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五章 世外桃源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467 2019-07-04 16:46:11

  周六,铃当在家精心装扮了一番,背起包就去赴约了。

  秦松远远的看着她飞奔而来,愣愣的看着,这个女人,难道从来不化妆吗?简单的T恤、牛仔裤,马尾辫,很是清爽,不过,这就是她告诉他要精心装扮吗?靳松忍不住微微扬了下嘴角。

  铃当不悦道:“怎么了?我这身打扮丢脸了?那个,这么热,化妆会花掉的,我想了下,山里肯定有蚊子,所以穿牛仔裤最合适,晚上万一冷呢对吧,哎呦,我又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就躲得远远的听歌看风景就好了,是吧。”铃当不自信的问着秦松。

  秦松拉开车门,把她推进去,自顾自的开了车。

  “你怎么不说话?”铃当又弱弱的问了一句,其实,在她心里她很在乎这次聚会,毕竟是和偶像的近距离接触,不过她真的只是纯粹的喜爱,并没有别的歪心思,她虽然职场八面玲珑,虽然能跟秦松他们开玩笑逗乐子,大家也都觉得她是一个阳光、外向的性格,但本质上,她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又不自信的人,她在不经意间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了秦松面前。

  “我觉得挺好,清澈如莲。”秦松一贯惜字如金,不过却轻轻的打消了铃当的担心,两人沉默无语,两个小时终于到了西山脚下。

  果然是密林深处,桃花源。远远的一片桃林,有音乐声,有蝉鸣,有花香,有高山流水,铃当快要窒息了,真想将眼前的一切深深的埋进记忆。秦松拎着包,带她走进音乐区,没有舞台,近靠青山溪水,远望桃花丛林,这就是他们平时排练的地方吗?

  “安排好房间了,我先带你去,那边有个露营区,可以去那里看星,不过怕你住不惯帐篷,还是安排了房间。”秦松自顾自的大步在前面走着,铃当发现这家伙在放松状态下居然可以一口气说那么多字,也是个奇迹了。

  铃当坐在桃林下的藤椅上,静静的听着他们排练,言的歌声依然带给她感动。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言的歌声解百愁,比酒管用。这是精神食粮,唯一能让铃当走心的人了。

  柏老师的吉他,充满激情,果然是大师!自己能与神级人物距离这么近,真的不是梦吗?

  其实,秦松也不差,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却如此忘我认真,仿佛此刻是他一个人的舞台,男人认真的时候总是充满魅力,他是属于音乐的,天生的乐者,此刻的铃当,像个怀春的少女,忘我的看着他,浅笑着,如果人生有定格键。

  “我们去烧烤吧,你好,我叫苏怡,经纪人。”一个素颜干练的女人打断了铃当的怀春,她收了收心神,果然,这只是如梦幻泡影。

  苏怡笑着领铃当去了烧烤区,开始准备晚饭,“哦,你好,我叫铃当,刚才太走神了。”铃当不好意思的笑着。

  “很正常啊,他们是一群有魅力的老男人,哈哈哈哈哈,我和老言认识二十多年了,从抑郁症走出来,一路成为顶尖歌手,有自己的风格,会创作,有义气,对这个乐团的每个成员都极力推荐,给他们展示的机会,现在这个物欲社会,很难得,我觉得老言已经洒脱了,人生对于他来说,就是做好音乐。”

  铃当点点头,“这确实挺难的,活的通透了,一定要经历点什么。”苏怡若有所思的看着铃当,这个女孩子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阳光下面可能有难以摘下的面具,她看了看秦松,又看看铃当,“哎,听说你是秦松的朋友?”

  铃当点点头,“哦,难得啊,我从没见过大松带朋友参加聚会,我一直以为他刀枪不入,除了这些团队的朋友外,没有社交的,你,很不简单哦。”苏怡意味深长的拉长了音调。

  “没有啦,我是言老师的歌迷,在商场认出了秦老师,就这么认识了,我也是他的乐迷。”铃当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给秦松惹麻烦,连称呼也都变成了秦老师。

  苏怡笑而不语,招呼着朋友们准备晚餐。

  铃当真的真的很能干,又不惜力,她是做餐饮的,对待食物的态度一丝不苟,熟练而又游刃有余的切配着原料,苏怡默默的观察着一切,很是欣赏她。

  乐队排练告一段落,纷纷过来做一些体力活,秦松很诧异铃当会做饭,还做的如此好,默默的帮铃当打下手,铃当抬头撞见了苏怡犀利的目光,立刻紧张起来,跑去帮言老师的爱人整理餐桌,苏怡终于忍不住上前拍了拍秦松的肩膀,“秦老师,您辛苦,这位女性朋友真不错,有眼光!”不等秦松解释,扭头走了。

  秦松远远的看着铃当,她似乎又给他展现了不一样的一面。

  “大姐,你是我松哥的朋友,女朋友?不能吧,大松哥降低标准了?”

  “你个小鬼,不要乱说,我们只是朋友”铃当打了对面窜出来的少年一下,这个小不点哪里冒出来的。

  “哎呦,我说嘛,不过,松哥啥时候有社交了,还朋友?不可思议”少年做思考状摸着头。

  “不是,你刚才说什么?哼,你松哥有啥了不起的,我这是屈尊和他做朋友,还有,你叫我什么?大姐?没礼貌,小鬼,重新叫一遍,叫小姐姐。”铃当一副凶神恶煞的威逼利诱着面前这个男孩。

  “哎好,小姐姐,哎,你们女人,都是虚伪的。”一边摇头晃脑一边说道。

  “你说对了,小朋友,你未来女朋友得谢谢我呢。”铃当插着腰说。

  “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小朋友,我都上高中了,再说了,你看,我比你高了快两头了,你好意思叫我小朋友,松哥怎么有你这种油腻的女朋友,你们也不撘嘛,一个内敛气质多金又帅气,一个,呵呵,你们接吻,松哥还得矮两头,啧,真是不值。啧啧”。

  啪,又是一巴掌拍到了男孩的头上,铃当快要气炸了。

  “咦,你俩在这里啊,到处找你们。”秦松缓缓的走过来。

  “这是言老大的儿子,在上高三,你们聊什么呢?”秦松很好奇两个人怎么会有交集。

  “哦~你是言老师的儿子啊,小伙子,还挺早熟嘛,你爸妈知道你谈恋爱,还知道接吻的事儿吗?”铃当故意拖长了语调说道。

  言小严紧张的四处望了望,“算你狠!”

  “别紧张啊,小朋友,你那一声小姐姐不是白叫的,我帮你保密哈,只要你够乖”,铃当憋住笑。

  “我服了,松哥,这是你哪儿请来的神,不过,这姐姐我还挺喜欢的,交个朋友吧,你好,我叫言小严。”

  “我是当当姐,小朋友,跟姐走,有肉吃,有酒喝!走!”铃当拉着言小严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无解的秦松。

  被冷落的秦松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此刻他的眼神离不开铃当,但铃当总是有意的避开他,难道他今天做错什么了吗?

  把酒言欢,音乐当前,所有人都很嗨,都是彻底的释放。

  “我带你转转吧?”秦松轻柔又小心的问着。

  铃当紧张的四处望了望,还好那个经纪人大姐不在。她夸张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是露营区,他们选了一顶露天帐篷席地而坐,“好美啊,能看到天上的星星。”铃当这话是发自肺腑,这样的星空只有小时候,父母带她去北戴河旅游才见到过,长大了,烦恼多了,顶着夜空回家,却总也打不起精神抬头看看。

  秦松伸出手想抚摸她的脑袋,又放下了。

  “你和小严聊什么?你不是怕生,怎么一整晚不见你人。”秦松还是话无语气,但是又像是质问。

  铃当神经质的四处望了望,朝秦松靠近了些凑在他耳边要说悄悄话,“我跟你说。”刚起了个头,就被秦松躲开了,他很不自然的摸摸头,展展衣服。

  铃当并没有在意,“哎,你干脆改名叫冰松吧”,翻了翻白眼,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神经质般的用手挡着嘴作悄悄状,“我跟你说,你们那个经纪人真是严厉呢,你们艺人是不是都签了什么不许谈恋爱不许结婚的卖身契?我觉得应该是有,所以那位苏姐姐在套我话,还好我够机灵,要不就给你惹麻烦了,我说只是大街上认识的新朋友,她才放过我,我可不想因为我影响你经纪人对你的待遇。毕竟,你在音乐方面,真是挺出色的,你信我,好好干,你一定能成为像柏老师那样的大师!”铃当一脸诚恳。

  秦松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这样的心思,为他着想还被他误会又嫌弃,他顺势躺倒在帐篷里,“我们的演绎合同签了10年,十年之后我45岁,我是不是能娶个20岁的小姑娘,肤白貌美大长腿。”秦松看着满天星星说着。

  铃当看着他,这句话像一根毒刺不小心扎伤了她,前夫也是升职加薪后禁不住诱惑找了个大长腿当小三,男人,果然都是动物,当初谈恋爱的时候说她是唯一,怎么都好怎么都喜欢,生完孩子就怎么都嫌弃。

  深深的叹了口气,“大松,你要找一个能包容你守护住家的,真心实意爱你的女人,可以从你喜欢的大长腿里划拉一个,找准了再结婚,不要轻易抛弃,明白吗”。秦松愣愣的看着一脸严肃的铃当。

  铃当扭过头看向星星,掩饰住一些情绪,这么美好的景色,还是不要轻易悲伤了。

  此时,秦松才突然顿悟自己说错话了,这大概伤害到了铃当柔弱的心,这个女人这么爱家,这么认真,怎么可能轻易离婚,还真是有够蠢,这个玩笑真的开大了。

  他突然搂住铃当肩膀,将她的头硬生生的掰进他的臂膀。

  “哎呀,你干嘛,好疼。”铃当小心的叫唤着。

  “别吵,我牺牲下,肩膀借你靠一会。”

  铃当没有挣扎,也没有出声,就这样静静的依偎在这个坚实的臂弯中,没有杂念,只是觉得是久违的温暖,熟悉的感觉。

  淡淡的香皂味儿,秦松小心的喘息着,这个女人,真的很特别,他特别想保护她。真是两个人都不想道破彼此的心思,因为现实就像满天繁星,看得到但是离你很遥远,这个距离是跨越银河系的距离,远远的守护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