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为你永远热血

为你永远热血

士彦屏幽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7-04上架
  • 6461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分手后的“偶遇”

为你永远热血 士彦屏幽 5952 2019-07-03 20:40:51

  第一章节分手后的“偶遇“

  (一)

  在从上海回来的机场上,司安良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是一个很年轻很靓丽的女生。手挽着手,俨然一对热恋时的情侣。

  那苏银屏呢?司安良故意快步走到拐角处,等了几秒钟,再迎面上来,装作不经意碰到。

  “好久不见。”司安良故意很轻松的问道,但眼光却落到雒之恒旁边的女生身上。

  雒之恒当然知道这眼光是什么意思。转头对女孩说:“汐汐,你先去取票吧,我一会过来找你。”支开那个叫汐汐的女生后,雒之恒很坦然的看着司安良,“我和银屏分开了。”

  司安良心里虽然有预期,但是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毕竟当初是这个男人把银屏从自己手里抢走的,让自己痛不欲生,现在却和另一个女生亲亲我我。

  “我知道你心里很疑惑,或许你会觉得是我背叛了银屏,但我想说的是,我们是和平分手的。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两个心里都是有过伤的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小心翼翼,那种不用言表的理解不太适合发展成恋人关系,男女之爱是需要流血,流泪,是需要歇斯底里的快感的,不需要对方为了自己不痛快的旧疾而隐忍。汐汐不知道我的过去,她以为我和她是一样的人,她对我撒娇,和我闹,用她幼稚的方式爱我,用正常的男女关系要求去要求我,让我自己也慢慢地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有过那样不堪的过去。所以我慢慢明白了,我需要的不是银屏的体贴和关爱,我想要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可以向阳而生,也敢直面阴影的人。“

  司安良看着眼前这个人,真的和以前的雒之恒不一样了,眼神少了一些忧郁,多了一些阳光,发型服饰等等都符合着现代流行男生的装扮。看来真的是不一样了,获得了重生般。

  “恭喜你,结婚时记得给我递请柬。”司安良拍着雒之恒的肩膀,很真诚的说道。

  那苏银屏现在怎么样了?这是在从机场到回家的路上,司安良一直在想着的唯一的一个问题。

  (二)

  “梦梦,你是不是生日快到了?”司安良打电话给陈梦儿

  “你竟然记得我的生日,说,你是不是喜欢我,一直暗恋我。”陈梦儿很自恋的问道

  “呀,我现在都可以想象你的嘴巴要挂到耳朵上了,但很不好意思的要答复您,不是的,我是有事请你帮忙呢。”

  “不帮。”

  “还没听什么事就拒绝,会后悔的。哎,我最近有个同事,刚生了一个娃,还没保险,而且听说他们一家都没有保险。”

  “停,你说什么事,我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哎,你这么好的文学底子,去卖保险可惜了。”

  “卖保险怎么了,保险是未来的朝阳行业,我这是救国救民……”

  “好,好,我错了,我不该瞧不起卖保险的,我道歉。说正事,我给你办场生日PARTY吧。“

  (三)

  在双方达成一致后,陈梦儿开心的拨通了苏银屏的号码。“银屏,下周六我要隆重的为自己庆祝28岁的生日,现特邀您来做为我的座上宾。“

  “下周六?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啊。”银屏很小心翼翼的回答,不敢回答的太快,为自己留点余地,这种沟通方式一直没有变。

  “银屏,我28岁的生日就这一次,很早的时候,我和我妈妈就约定好,当我在这个城市立足的那一年,她会为我举办一个大大的生日会。但是,你也知道,我妈她没等到看我买房,就走了。“陈梦儿哽咽着

  “好了,好了,不哭了啊,我来,我一定来。对不起,让你想起妈妈了。”银屏带着歉意的回复。“那你还邀请了谁啊?”苏银屏继续她那谨慎的风格。

  “我在西安这么多年,认识的人也不多,有一部分同事,再就是我表妹和咱们几个朋友,但是,你说司安良这个家伙,真的没良心啊,我隆重邀请他来,他居然不来参加,说自己太忙了,一直在出差。”听到司安良不来参加,苏银屏放下了心,“没关系,我肯定来,来不了的人也不要太勉强,毕竟大家都要工作。”

  苏银屏就当只是一场朋友间的生日聚会,穿着很休闲的去了,带了一只小猫咪去给梦儿做生日礼物,以前梦儿在她跟前经常嚷着想养个猫猫,但是同住的室友,对猫毛之类的东西过敏,所以陈梦儿就想着如果自己一个人住了,就一定要养个猫猫陪自己。

  那天大家玩的很开心,突然间,司安良来了。当司安良推门而进的瞬间,陈梦儿装作很吃惊的样子,“安良,你不是说你工作很忙吗?参加不了吗?”

  “我也是今天下午刚下的飞机,你那天把话都说成那样了,我再不来,真心感觉阿姨会在天堂盯着我的,我良心会受不了的。”

  陈梦儿装作很不好意思的看着苏银屏,“不好意思啊,他给我说他百分之九十来不了,我才叫的你。”

  “啊,你看你说的,没事啊,大家都是朋友嘛,是朋友来参加你的生日聚会这是应该的,也是正常的。”苏银屏赶紧打圆场,殊不知,她就是那个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陈梦儿在心里默默的道歉,银屏啊,对不起啊,我也是被逼的,不过这对你也是好事。陈梦儿自我心里安慰道。

  “哇,好帅啊。”不知道人群中是哪个女生突然喊了一句,这句话引爆了这尴尬的场面,大家都笑了起来。

  是的,这是哪个花痴和自己的审美竟然很相符。苏银屏也觉得司安良很帅气,但是自己却放弃了司安良,一直以为两个人中最先会背叛对方的是他,没想到竟然会是自己,可是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一切都过去了,都是过去式了,想到这里,苏银屏转向司安良故作轻松的问道,“那个,好久不见,你过的好吗?”啊,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没变,不过好像是瘦了点,看来工作是真的很忙。

  看着这熟悉的表演,司安良心里不禁一阵凉意,就是这样假假的向大家表达自我很好,其实内心估计一阵龙卷风都过去了,但是脸上依然一幅笑意盈盈的样子。

  “应该过的比你好。”司安良不客气的回复道

  苏银屏一愣,不知道接什么话好,尬笑着看向陈梦儿,陈梦儿立即领会意思,连忙说道“安良,你还没吃我的生日蛋糕呢,我给你分一块。”

  “苏银屏,你现在开始吃蛋糕了吗?”

  “啊,那个,现在偶尔吃一点点。”

  “你看,人都是会变的,只要去尝试。就没有绝对的事情。“

  在接过蛋糕的时候,司安良拿出一个包装好的长条妆的盒子。“生日快乐,梦梦。”

  “啊,你还准备了礼物,我想着你能来参加就不错了,还精心准备了礼物,谢谢你,安良。”

  “你打开看看,这可是我在北京出差的时候,转了很多的古玩市场,才找到的。你绝对喜欢。”

  苏银屏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会崩溃的。拿出手机,悄悄的给自己的一个男同事发了微信,让他过五分钟给自己打个电话。

  在接起电话的瞬间,银屏故意很开心的示歉站起来,在走出门口的那刻,接通电话,“之恒,你现在到哪了?”

  司安良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唯一一个知道了苏银屏拙劣的小把戏而暗自欢喜,反而是有种难以名状的难过,苏银屏宁愿在自己面前装的过的很好,也不愿把自己的武装拿下来,为什么呢?是不好意思当初她背叛了自己,现在又被她自己倾心对待的人放弃了,还是现在在她的心里,我已经成为她的过客了,不需要对自己展示她一个人的状态,这种防线是为我而设的吧。

  司安良悄悄的跟了出去,苏银屏面向墙角,低着头脚不断的踩着墙角的踢脚线,“谢谢你这次帮我,回头我请你吃饭,或者下次你有同样的状况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咱们是难友。以后互相帮助吧。嗯嗯,我先不说了,我进去了。”

  在转身挂掉电话松了口气的一刹那,发现司安良双手抱着靠墙看自己,自己心里一紧张,手机在自己手里耍杂技般跳舞,虽然抢救了几会,最终还是没捞住,掉地上了。拿起来的时候,直接可以看到的是,屏幕碎了。“你男朋友要来接你了吗?”在听着司安良这样的问自己,苏银屏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没听到前面的。“啊,是的呢,那个我正准备走呢,我先进去给梦梦说一下。”

  司安良没说什么,跟着苏银屏进入房间,还没等苏银屏开口告辞,司安良先发制人,“梦梦,银屏说她男朋友找不到这里的路,所以我先送她回去,刚好我也准备要走了,我来把祝福送到,礼物送到,心意送到,你的蛋糕我也吃了,所以也让我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单位加一天班。”

  不等苏银屏有任何反应,拿起自己的包和银屏的包,一边递一边说,“走吧,我送你。”

  “安良,那你慢走,帮我把银屏安全送到家,你也早点回去休息。”陈梦儿如完成任务般回答。

  银屏知道司安良知道了,他都知道,却还看着自己在这唱独角戏。

  “你男朋友应该不会来了吧,所以还是我送你吧。“

  “其实不需要,我从这里打车回去很近的。“

  “没事,我刚好顺路,再说你手机屏幕碎了,你应该是不能网络支付了吧,你今天背这么小的包,看样子也应该是没有带钱包,所以,你如果真的要自己回的话,我怕是有困难。”

  苏银屏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能跟着上了车。司安良向那条很熟悉的路开去。

  到了路口,熄火,关灯,但是司安良并没有开车锁。

  “因为什么分手的?”

  沉默良久,空气中充满了压抑。

  “既然知道了,原因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想知道的是你现在心里还有谁?”

  没有任何掩饰,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直接到让对方没有任何缓冲,没有任何防备。

  “我现在一个人过的挺好的。”

  “我不是问你现在一个人过的好不好,我不关心这个。我是问你现在心里还有谁?”

  司安良不是以前的司安良了,有备而来,而且志在必得。

  “谁都没有。”苏银屏也坚持着,就像和司安良斗气似的,你想要的我偏不会让你轻松得到。

  “既然谁都没有,那刚好,现在我要进去。”

  对方不按常理出牌,让苏银屏不由得暗自懊悔自己的回答太容易,反而被对方捡漏。

  “我说了,我现在一个人过的挺好的,我不需要任何人进来。”

  “那只是你以为的挺好的,我进来可以让你过的更好。”

  苏银屏不再说话,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回复。

  “你现在不需要立即答复我,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车锁开了。

  “你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休息了。说着从侧面的车兜里拿出来一个东西递向银屏,

  “送你的。”

  “这是什么?我又不过生日。”

  “恭喜你分手的礼物。”

  银屏看着司安良,以为他在开玩笑逗自己,但是司安良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这时苏银屏反而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态来应这个景。

  银屏僵在那里,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拿着吧,我挑了很久的。”

  银屏接过来,并没有直接打开,而是打开车门直接下车,没有致谢,没有回头目送司安良离开。

  司安良看着这个死鸭子,倔犟的让人很生气,很想上前去从屁股踢两脚。但现在还不是收拾这家伙的时候,司安良心里有另外的计划。

  回到家,银屏打开了盒子,是个项链,坠子是一颗泪的形状,中间镶有一颗小钻石,一闪一闪的,很好看。

  银屏收了起来,并没有试戴。她自己怕戴上了再也拿不下来了。

  (四)

  又开始了每天如一日的上班节奏,但是心里却有了很大的变化,有了一点点的期待。但自那晚之后,司安良又像销声匿迹了一般,就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难道他是在等我回答,难道我不回复他就永远不来了吗?这份期待由树梢开始的一点点新绿一直滋长到像春天的风一样吹遍整个心田之后,又慢慢沉寂下去,又好像在开始酝酿夏天的狂风。

  司安良这段时间确实很忙,他在忙着交接,已经向公司总部提出换岗,不想再出差,想做个稳定的岗位,理由是,女朋友不等了,如果再这样不着家的长期性出差,就分手,不结婚了。总公司的人资岗非常同情这位可怜的同事,给的回复是已经在招可以适应这个岗位的新人,新人到岗后,还需要交接,预计会需要1-2个月时间。

  在苏银屏已经快要忘记自己还欠司安良一个答复时,突然在某天下班的时候,刚从小区周边的超市买完东西出来,正往大门的方向走,迎面就碰到司安良,没错是他,只不过这个时候,苏银屏嘴巴里正叼着一个雪糕,一个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另一个手在包里翻着找门禁卡。苏银屏这个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现在这个样子碰见他,不如让我去死,老娘不活了。而司安良却很自然的上手把银屏嘴巴里的雪糕拿下来。

  “不会先提前把钥匙找出来吗?或者就把钥匙放到固定的小口袋里,我这从远处看着你都翻了半天了。”没错,很是司安良,就是这个味道。

  钥匙终于找到了,刷卡时,司安良很自然的跟在后面,就像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下班买完菜一起回家一样。进了小区,司安良并没有把雪糕再还回去,苏银屏也没好意思直接要。

  “为什么不戴?样子不喜欢吗?”

  苏银屏“啊”了一声看向司安良,她都忘记自己还收了个礼物,正要回答的时候,却发现雪糕要化了,要往下掉,苏银屏看着雪糕,嘴巴着急的喊,“啊,我的雪糕。”

  这个时候司安良才注意到自己手里还拿着雪糕,看着要流掉的雪糕,第一反应是很自然的直接送到自己的嘴巴里吮吸起来。苏银屏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制止,而且已经来不及了。

  司安良余光发现苏银屏看着自己,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苏银屏的雪糕,赶紧拿出来,递给苏银屏,怎么说呢,那个画面简直不能再尴尬。司安良习惯了以前和苏银屏分着吃东西,所以这次也没有任何忌讳的表现出了自己随性的一面,可是女生却不一样,界限分的很清楚。

  苏银屏没有接,抿了一下嘴,“还是你自己继续吃吧。”

  “怎么,我能吃你吃过的,你就不能吃我吃过的了?你嫌弃我?”

  苏银屏发现司安良很久不见,这胡搅蛮缠的功夫见长啊。堵的苏银屏不知道怎么开始和他理论,嘴巴反而变得不利索起来,隔了很久,终于憋出一句,“我又没有邀请你吃我的雪糕,是你自己吃了,你现在还竟然问我为什么嫌弃你,我当然嫌弃你,别人吃过的东西我都嫌弃。”

  这句话把司安良的雄性本能激发了,司安良没有任何迟疑的上前抱着苏银屏,亲了一口。

  司安良又直接把雪糕塞进苏银屏嘴巴里。

  “你现在还嫌弃吗?”司安良一脸得意的问。

  苏银屏僵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看着司安良,嘴巴里衔着一个雪糕,这时候司安良的表情又马上变成了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看着苏银屏。不得不承认,司安良真的是长的很好看,而且加上185的身高,简直是完美,被这样完美的人吻了,一般的女生应该做梦都会笑醒吧,发火应该是无论如何都发不出来的。可是这个时候苏银屏却在纠结自己是否该发火生气,还是应该也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如果生气了,下一步反而更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也许会掉进他下一步的圈套。如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这样他就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许他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主导权我就可以拿回来了。想到这里,苏银屏拿下雪糕,故意露出一副很礼貌的假式微笑,然后不看他,继续走。

  “我喜欢你的不拒绝。”

  这句话说完,苏银屏还在想这是什么意思,头就被人扳过去。这次,苏银屏一手拿着雪糕,一手提着购物袋,就像一个丧失战斗力的机器人一样,被人按住定在那里。

  司安良赢了。司安良在和苏银屏分开的这段时间,就像是去哪里参加了一次恋爱培训,状态巨好,对付苏银屏这样原地踏步型选手,简直是秒杀,她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等级。

  苏银屏就这样像被人点了穴一样控制在司安良的双臂之下,司安良捂住嘴巴反而笑起来,而另一只手直接拿过苏银屏手里的购物袋,很自然的说了一声,“赶紧回去做饭吧,我都饿了。”

  天了噜,苏银屏心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接他的话,他反而给自己撒娇。

  他今天来不是为了要自己答复,自己的答复对于他,没有什么作用,无论答案是什么,他都会按照他想要的结果去做。

  可是自己心里还没想好,而且这样的回头,真的不在自己的预期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