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雀登枝

第四章 沐雨节

雀登枝 天平的另一边 2029 2019-07-10 18:52:10

  要成功算计柳夫人,博得进宫的机会,只能从身边的人下手,比如老夫人的心头肉,苏宝儿,而苏宝儿虽然顽皮,但终归还是个孩子,所以,从他身上下手,就要简单的多。

  苏明秀打定主意后,便回了自己的院子,瞒着贴身的婢女,在杂物房里找到了打络子的工具,她要仿制一个和苏宝儿身上的络子一模一样的络子。

  但是,苏府的吃穿用度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哪怕是随处可见的络子,都是制作的非常精巧的,一般人的手工,根本仿照不来。

  可苏明秀却心中有数,毕竟前世她被关进冷宫,在那生活了三年之久,才被赐予一丈红,终结了性命,在冷宫的那三年,吃穿用度通通都要自己出钱。

  如果没有一点心机和手艺,恐怕早就在冷宫之中饿死了,那些宫女和太监,可不会同情一个已经失宠又没有油水可以捞的女人。

  而苏明秀当初保命的手艺就是女红和手工,她有一双妙手,即便是当宫女的时候,在御绣阁,也是出类拔萃的绣娘,而且手工也是相当不错的。

  苏明秀心灵手巧的拿出针线,开始打络子,这个络子她在苏宝儿身上见过一次,凭借记忆,苏明秀,很快就连夜复制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络子。

  这络子里,苏宝儿可没什么可以装的,所以装的一般都是牛皮纸包的香袋,苏明秀很快就找来一了一张崭新的牛皮纸,在寻常的香料里面,加入了桂花。

  苏宝儿有个毛病,就是对桂花过敏,所以苏府是连桂花糕都不能出现的,就是为了防止苏宝儿得过敏症。

  看到自己手中的成品,苏明秀知道,这次的仿制非常的成功,那么剩下来的就是在提前一天,掉包苏宝儿身上的络子,然后刚好,后天又是沐雨节,苏府的夫人小姐都会去节会,真是一个大好时机。

  苏明秀趁着早课的功夫,直接把苏宝儿身上的络子给换掉了,然后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换下来的络子用火烧了个一干二净。

  处理好络子之后,便是等待明天的好戏了,那包香料之中,苏明秀用自己的独门手法包了一下,保证香味能持续不断,一点点的放出来。

  所以换上去之后,苏宝儿不会有任何不适,但时间久了,就会过敏,要是不及时医治,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苏老爷果然带着苏府的女眷们,出门去节会的庙里,给关公上香。

  苏老爷为人方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穿着黑色的锦衣长服,一副富贵人家的打扮。

  不过,苏老爷最喜欢的还是柳夫人所出的苏宝儿和苏茹慧,至于苏明秀和三房姨娘所出的庶子,则是跟在他们后面,默不作声。

  而苏宝儿玩性大,为了预防他在庙会里撞到人,苏明秀主动请缨去照顾苏宝儿,以防万一。

  老夫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心中有了计较,明秀这丫头,做事都是很诚心的,而且原来的大房,也是对她这个老夫人很是孝敬。

  只不过,柳氏心胸狭窄,容不得明秀这丫头,只怕明秀的亲事,是谋不到什么好人家了,不过,这个月刚好宫中择人,或许可以让明秀丫头去试一试?

  老夫人如此想着,不过,想法也是一瞬而过,并没有拿定主意,毕竟她现在最在乎的还是苏茹慧的亲事,到底是嫁给丞相府的大公子,还是送去宫中当秀女。

  这两个主意,都会给苏府带来莫大的好处,如何抉择还是要看老夫人的了,不过也不急,茹慧明年才及笄,有的是时间,慢慢考虑,视情况而定。

  可没想到的是,这时,在一旁玩闹的苏宝儿却突然浑身难受,苏明秀立刻抱起了苏宝儿,跑了过来喊道:“爹,祖母,宝儿她不舒服,我们先去医馆请大夫吧。”

  这时的苏宝儿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老夫人直接就说道:“你和明玉带宝儿去医馆看看吧,要是没事,就直接回府吧。”

  “是,祖母。”站在后面的庶子明玉说了一句之后,直接和苏明秀一起去了医馆。

  苏明玉虽然是庶子,但生的比宝儿早,现在也有十八岁,一直在考功名,是个沉默寡言的书呆子。

  但苏明玉的母亲,只是一个婢女,所以老夫人是看不上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庶子的。

  苏明秀赶到医馆后,大夫连忙查看了一下,居然是过敏之症,然后脱去了他身上的衣物,用针灸暂时控制了病情,并开了方子,要熬药。

  这时的苏明玉才觉得事情大了,连忙对苏明秀说:“明秀妹妹,我现在立刻回去通知爹和祖母他们,这过敏可不是什么小病,他们不在,要是宝儿有点什么闪失,我们真的担待不起。”

  “好的,那你快点去通知祖母他们,我在这里照看宝儿弟。”苏明秀焦急的说着,按照大夫的指示,不停给苏宝儿擦汗,降温。

  苏宝儿迷迷糊糊之中,只感觉苏明秀一直在照顾他,很是感动,没想到这个好欺负的明秀姐姐,居然这么关心他。

  几个时辰过后,苏宝儿的情况好转,喝下了药汁,慢慢的醒了过来,不过人还是很虚弱,脸色苍白。

  这时,老夫人和柳夫人也及时赶到,“哎哟,我的乖孙,你怎么会突然过敏呢?吓死祖母了,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祖母也不活了。”

  “没事,祖母,明秀姐姐一直在照顾我,这次还要感谢明秀姐姐。”苏宝儿虚弱的说道。

  “这次多亏了你了,明秀,这件事祖母记在心里了,不过,宝儿到底怎么过敏的,一定要彻查,我一定要知道结果!”

  老夫人怒气冲冲的说着,苏明秀一脸的平静,根本看不出丝毫的心怯。

  “祖母,刚刚大夫给开了药方,叮嘱我们宝儿弟每天要吃三副药,我现在去把药抓好,交给府里的人去煎。”

  苏明秀说完之后,老夫人点了点头,便让明秀顺便把大夫也叫过来。问问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