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抑郁症

帝都甜妻 亦生YO 3179 2019-09-06 10:19:42

  叶南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衬衣:“我只剩下你了阿夜,错的人是我,是我太年轻太骄傲不愿意低头认错。”

  言轩对伊思玥现在格外小心翼翼,她抱着兔子摸着怀中兔子的耳朵,薛长生被送去薛慕沉那里住几天了,言轩端着茶水放下来望过去:“思玥你还在生气吗?”

  “生气?因为你还是因为许诺?我有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生气吗?”伊思玥话中的意思言轩似乎没有听懂。

  笑了笑的言轩伸手去抱她:“不生气就好了。”“我说的不值得的人是你,江贤珉死了可惜,江家因为一个许诺家破人亡,江家双亲纷纷离世,偏是你帮着许诺说话,你安的什么心?”伊思玥对他格外的失望的躲开他的拥抱。

  目光暗淡下来的言轩看向她:“你这话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伊思玥摸着怀中的兔子不看他:“小南从来不用你,以后更加不会,她身边只有一个明夜,你只不过是个挂名的人,江贤珉死了你却为她的敌人说话,我宁愿叶南打死许诺倒是个不错的法子,我告诉你言轩从你为她说话的那一刻开始,我也放弃你了,既然你可怜她那就去可怜吧。”

  看着伊思玥离开这一次言轩没有再阻拦她的离开了。

  喝多的伊思玥拉了拉外套,明夜正好从叶南家回来遇到了她:“思玥?你怎么喝这么多酒了?”伊思玥摇摇晃晃的拽住了他的胳膊问:“阿夜,你为什么会亲手处置了林优呢?在你眼里所爱之人比小南还重要?”

  明夜愣了几秒扶稳她:“我那样做是因为林优伤害了你,思玥,在我眼里你和小南一样的重要。”

  “只能选择一个人呢?你会选谁?你一定会选择小南吧?”伊思玥自嘲一笑长发散落在腰后有些凄凉的美,明夜对上她的眸子微微一笑:“对小南是情义,对你是责任。”

  她扬起嘴角踮起脚吻上他的唇,明夜错愕的睁着双眼呆住了。

  犹豫几秒的明夜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叶南拿着刀忍不住的划向手腕,进来的伊思玥眼疾手快的握住她的胳膊:“你在做什么?”

  明夜听到声音这才急忙过来,跪坐在垫子上的叶南目光呆滞的望着窗户外:“我活着只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下个月十二号我和阿夜订婚,小南会来的吧?”伊思玥像是故意说给她听,总算有一件高兴的事情令叶南有了表情:“真的吗?多久没有听到这样的事了,思玥不管和谁在一起我都会来。”

  伊思玥放下匕首悄悄的令明夜拿走随后握住了她的双手:“我见你时为言轩而来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的人,小南,阿夜在这里陪你聊聊,别想太多了。”

  一旁的明夜也因为叶南的事情清醒不太好最近也没怎么休息好:“嗯思玥你还要回去照顾长生,先去吧。”

  这两天薛长生有些感冒伊思玥也是整宿睡不安稳。

  一下楼两个男人就迎面撞上了她,伊思玥想走被其中一个男人叫住:“伊小姐你好我们是小轩的哥哥。”

  停下脚步的伊思玥上下打量了下这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一个三十来岁正是成熟稳重透着男性气息很是引那些二十来岁小姑娘的喜欢,另一个男人和言轩差不了多少估计只大一两岁的模样,有些玩世不恭,他们三兄弟还真是气质差不多。

  伊思玥虽然没见过但也知道言轩的确是有两个哥哥的:“有事吗?”

  言亦第一次见到伊思玥就觉得她身上透出的清冷气质拒人千里之外,她不惧怕也不畏缩倒是落落大方:“听到明少爷和伊小姐即将订婚的消息,小轩病了,现在节食也不不肯吃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说话。”

  “所以你们找我是为了让我去看看他还是取消婚约和言轩在一起?”伊思玥抬起眸子的那一刹那仿佛点燃了言宇的心。

  同样被惊艳到的言亦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三十多岁了都没曾见过这样美又有个性的女孩子,宛如清晨里的晨露干净透彻,言亦似乎也明白为什么言轩迷上她:“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多年感情好歹喜欢一场,伊小姐能否去安慰安慰他。”

  伊思玥收回目光缕缕长发:“多年?那就当多年感情是我瞎眼了,我以为这一次他会改变,结果他完全不知道错,与其和这样的人共度一生不如另择良婿,告诉他,我和阿夜在一起是我自愿的,这些年是阿夜守在我身侧而不是他,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认识就是错。”

  这一次伊思玥是死心的,言宇本想叫住她来着结果看到了张俊峰。

  张俊峰一步步走来令他们两个有些畏惧的收敛了一点。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吗?”张俊峰直接忽略了他们,伊思玥微微一笑:“小南状态不好所以来看看,阿夜守着呢,你要是现在去怕是不太合适了。”

  看了下时间的张俊峰皱着眉头点点头拍了拍她肩:“走吧送你回去,程亚这几天在你家住吗?我去找他喝酒。”

  伊思玥笑了笑:“嗯是啊,长生病了表哥担心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李妈打开门看到言亦和言宇两人不认识疑惑的问:“请问找谁啊?”“阿姨你好,请问伊小姐在吗?”言宇率先开口,言亦抱着一个盒子似乎里面装的是很贵重的东西。

  薛长生坐在书房里练着字听到:“母亲外面好像有人找你。”

  放下书的伊思玥看向他:“儿子乖把写的拿来母亲看看。”

  拿着字帖的薛长生跳下椅子走到她身边交给她:“母亲儿子的感冒好了,母亲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伊思玥看着他写的字满意的亲亲他额头:“我儿子的字写的不错。”

  进来的言亦和言宇看到薛长生的时候明显很疑惑,薛长生也歪着小脑袋:“母亲他们是什么人啊?”

  “明舅舅在楼上给你煲汤了,去找李麽麽带你喝好不好?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只有多喝汤才能长大保护母亲呀!”伊思玥拿着他的字帖头也不抬的看着薛长生写的字。

  懵懂的薛长生乖巧点头:“母亲,我能抱着兔宝宝陪它玩玩吗?”

  微微一笑的伊思玥答应下来:“可以呀不过先去喝汤,抱完兔宝宝要洗手才可以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母亲,儿子会喝汤的。”薛长生奶声奶气的抱了抱伊思玥大方的走了出去。

  沙发上的伊思玥翘着二郎腿低着头看字帖说:“找我?”“嗯找你,小轩听说你和明家准备订婚,送了个东西过来,说是祝贺你和明家联姻的礼物。”言亦放下盒子,伊思玥站起身走到桌前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块上好的玉佩,伊思玥见过这块玉佩,那时的言轩和她去拍卖会上看中的也是这个,这其中有一段凄惨的故事。

  笑了起来的伊思玥拿起了玉佩,她还记得那个故事,是一位公主和将军青梅竹马却因为一个误会相爱相杀,后来将军自刎在公主面前时公主才知道原来将军心中一直都是有自己的,最后那位公主为了守护国家和子民战死沙场,国破家亡。

  拿着玉佩的伊思玥毫不犹豫的将玉佩摔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言宇忍不下去了:“你这女人有没有良心的啊?怎么能这么狠心。”唯独言亦拦住了言宇,因为他也知道这玉佩的故事。

  “他在把自己比喻做含冤自刎的将军是这样吗?他送这玉佩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和那位公主一样冤枉了他?我没有亏欠言轩的也不需要弥补,亏欠的人是他自己,我狠心吗?从他决定这样做的时候他就该知道会是这样结果,我答应阿夜不是别的,是我难过我绝望的时候是阿夜陪在我身边而不是你们的弟弟言轩,我想着解决问题,他却想着逃避明白吗?我狠心?我没良心?我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我还怕威胁?我活了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说我狠心没良心的人。”伊思玥坐回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翻看着薛长生写的字并不搭理。

  言亦默默的捡起玉佩:“将军死的不冤枉至少公主知道了他的心意,伊小姐真的放弃和死心了吗?不过是不想睹物思人以及太伤心选择将就。”

  抬起头的伊思玥盯向了言亦沉默良久淡淡开口:“言亦啊,你不是我,也不要妄想揣测我的心思,你什么都好,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又成熟又稳重又善解人意,可你就败在了自作聪明上,不过是几年的感情舍了就舍了,与其找个让自己难过自己卑微的男人,不如找一个疼爱自己宠爱自己的男人。”

  进来的程亚看到了他们两个一脸茫然并不认识:“家里有客人吗?长生呢?”

  “表哥你回来了,长生在楼上喝汤,阿夜刚才来过给长生熬了汤,这两位是言轩的哥哥言亦和言宇。”伊思玥撑着下巴慵懒的看着程亚。

  皱起眉头的程亚稍微还是不爽:“送客吧,思玥陪你上去喝点汤。”

  言宇尽力的憋着怒火:“同样是做哥哥的人,你爱护妹妹的心情我能理解,所以也请你理解理解我和哥爱护弟弟的心情,你的妹妹要订婚了,而我的弟弟得了抑郁症生命垂危,随时可能想不开,可曾经小轩也是个阳光活泼的男孩子,自从五年前和你妹妹伊小姐分别就很少说话很少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