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无中生有

帝都甜妻 亦生YO 3147 2019-09-01 00:43:05

  怕的直发抖的许诺一把握住薛慕沉的胳膊哀求:“慕沉,你救救我救救我,真的不是我,我也没想到是这样,他从十八楼掉下去了……是死了吗?”

  薛慕沉反感的甩开她的手:“十八楼掉下去还不死吗?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和贤珉在一起。”

  许诺一边哭一边蹲了下来说:“我打听到江贤珉从前和叶南很要好的,叶南亏欠江贤珉,我想着去求求江贤珉把我送到言轩身边去,言轩怎么说都是叶南的人,总会看着这一层关系叶南会帮我的,我怎么知道江贤珉这么不听劝,他不仅不肯帮我,还说...还说我痴心妄想根本不配得到言轩,说我就该被抛弃,我一时气不过....推了他一把,江贤珉没站稳就掉下来了,慕沉,我是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的,我怎么知道他受不住。”

  “你疯了?你怎么能干这种事,你知道贤珉是什么人吗?他不会帮你的,连我都要给贤珉面子,你怎么能....你真是愚蠢至极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保不了你,要是叶南找你算帐你只能认下来,说不定她气消了兴许能轻饶了你。”薛慕沉此刻对她内心再没有任何的关照只剩下厌烦。

  害怕的许诺直掉眼泪:“怎么可能,叶南绝对不会放过我的,要是我说了....”

  薛慕沉一拳打在墙上愤怒的说:“你以为不会放过你的人只有叶南?我和贤珉相识多年了,他是我兄弟,被你害死的是条人命是条人命。”

  赶到的伊思玥看到地上的江贤珉手脚都变形了连忙转过头去:“长生没看到吧?”

  陆少阳抱着睡着的薛长生摇摇头:“还好没看到,不然这么小的孩子看到这些一定会有心里阴影的。”松口气的伊思玥点了点头从他怀中接过薛长生:“这是江贤珉吗?”

  “嗯是贤珉,已经叫了救护车过来,不过他已经死了。”陆少阳脱下外套盖在江贤珉的身上,伊思玥感叹可怜,江贤珉的长相很出众的,气质也很清冷却又温柔。

  他们抬头时看到叶南站在不远处那种不敢靠近又难过的模样令陆少阳和伊思玥很是同情和难受:“小南....”

  叶南红着眼眶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却像是用了浑身的力气,脚下一软的叶南跪倒在了江贤珉面前:“谁干的?”

  还不知道事情原委的叶南就已经断定了江贤珉是被人害死的,陆少阳和伊思玥垂着眸子没有说话,叶南愤怒的掉着眼泪抬起头质问:“我问是谁干的?贤珉不会自杀的。”

  被吓到的伊思玥和陆少阳实在无话可说薛慕沉走了过来尽力的平复着心情:“小南你先别激动。”

  她站起身来揪住薛慕沉的衣领:“贤珉为什么会死?说话啊,你说啊。”

  “是许诺做的,她也是无意的,小南你先听我说...”薛慕沉眼眶湿润着想解释,叶南用力推开他:“许诺?许诺是你的人怎么你就不知道?”

  薛慕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叶南气愤的就往许诺家里跑去,伊思玥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我先送长生回去了。”

  薛慕沉跟着叶南跑去,陆少阳拽住了伊思玥说:“新仇旧帐一起算吧,思玥,我送长生回去,那里有你我也放心,小南一个女孩子又这么难受怕不太好。”

  犹豫了一下的伊思玥把薛长生交到了他手中:“好我知道了。”

  刚打开门的许诺就被叶南一巴掌打倒在地上:“慕沉....”许诺似乎惊魂未定,叶南怒不可遏的盯着她揪住她的长发狠狠的推在墙上控制不住怒火:“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为什么要害贤珉,为什么?”

  伊思玥看到这里不禁后怕,薛慕沉看到许诺的嘴角被她打的都流血了:“小南你冷静一点小南。”

  “冷静?是她把贤珉推下去的,你让我怎么去冷静。”叶南不听劝的打许诺。

  收到消息赶过来的言轩看到这一幕自然是可怜许诺又可恨的:“小南。”

  看到言轩想劝的伊思玥靠在墙上歪着脑袋双手环抱在胸前,许诺倒在地上卑微的抱住言轩的腿:“阿轩,我不是故意的。”

  言轩看她这样子是真的可怜:“我知道江贤珉和小南你关系很好,我多少了解一点你们的事情,就算你打死许诺,江贤珉也回不来了。”

  “是吗?一命抵一命正好,一句阿轩你就心软了?”伊思玥见不得言轩为她说话哪怕半个字也不行的。

  知道什么意思的言轩看向伊思玥并没有推开许诺:“思玥,如果打死许诺江贤珉能回来,那我不会说一句话的,现在就算打死许诺了,江贤珉也不会活过来。”

  伊思玥一个白眼漠不关心:“你忘记是谁要我们两人分离这么多年的吗?看来你是忘记了对吗?这种人死不足惜。”

  许诺哭着摇头泪眼婆娑长发散落早就没有了高傲可言:“阿轩不是的,你相信我江贤珉真不是我推下去的,我不是故意的,是他自己没有站稳你要相信我阿轩。”

  叶南扶着桌子打的累了:“我问你,你是怎么找上贤珉的,他又为什么被你推了一把掉下去的?我要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不知所措的许诺瘫软在地上求救一般的望向薛慕沉。

  不满的薛慕沉皱起眉头:“自己说。”

  “我太爱阿轩了,我打听到你亏欠江贤珉的,我想着如果他能在你身边为我说两句话说不定你看在他的面子上会把我送到阿轩的身边,可是他不愿意,还斥责我,那时我真的太生气了,我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的羞辱,我气不过就轻轻推了他一把,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掉下去了,我怕极了,我吓的腿软了,我想他应该不会死的。”许诺哭的喘不过气来。

  越听越气的叶南扬起手就要打她,伊思玥给拦了下来,这个举动不止薛慕沉意外言轩更是意外。

  伊思玥轻蔑的盯着许诺:“打死她吗未免太便宜她了,她是个千金大小姐,下半辈子在监狱渡过才好。”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了,慕沉,阿轩我求你们不要送我去坐牢,许家就我一个独苗我要是坐牢了,许家就完了。”许诺惊恐的摇着头,对他们这些权贵子弟来说,与其坐牢还不如杀了他们是个痛快,高高在上的人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

  叶南还是很相信伊思玥的:“那就按着思玥你说的做,我想陪陪贤珉。”

  默默点头的伊思玥示意薛慕沉把叶南带走,她打了个电话看到言轩还在许诺身边放下了手机:“警察很快过来,刚才的话我也有录音下来,你还想在这里看她被带走?”

  “不是的,思玥你先别....”言轩话还没说完伊思玥狠狠的给了他一耳光:“闭嘴,言轩你喜欢她?我认识的言轩不是这样的,你清醒一点吧,她害死的人是小南最亏欠的人你为她说话考虑过自己的前程吗?你没有你只是想帮她,这一巴掌我是替自己寒心。”

  闭上眼睛的言轩没有再说话,没过多久警察就来把许诺带走了。

  后来因为许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了,江贤珉的母亲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作跟着去了,爱子离世爱妻也走了,江父拟了份遗嘱把公司和财产全部转到了叶南名下后跳河自杀,一时间辉煌的江家就次消失,因为江贤珉的离开家破人亡。

  短短的一个月里叶南瘦的很厉害,整天以泪洗面,张俊峰和程亚也得知了消息。

  窗户前的叶南蜷缩着身体望着帝都的高楼大厦默默的掉着眼泪。

  “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慕沉,所以我不会强迫你的,小南,做你自己就好。”江贤珉伸出手摸摸她的长发笑的温暖。

  “很难过吗?慕沉心里有你的,你放心我会在你身边永远陪着你。”

  “这花是为你种的,知道我们小南不喜欢那些庸俗的花,这勿忘我很适合你,小南不要不开心。”

  “哪怕算计我的人真的是你,我也认了从今以后,我不能再陪你了,小南,我不怪你真的,你有自己的路要走,原不过是我的痴心妄想罢了,我以为可以感动你,结果只感动了自己,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以后也不要再见了。”

  回忆着点点滴滴的叶南忍不住哭出声来她捂着胸口疼的难受:“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就走了呢?伯父伯母也跟着你去了,才一个月呀,江家就没了,贤珉,你不是说要陪我一辈子的吗?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扔下我一个人为什么?”

  走上楼的明夜坐下来替她披上毯子轻轻抱住了她:“无论如何我还在你身边,小南我也伤心难过,贤珉我也亏欠,可我更不愿你成这样整天自责。”

  “如果不是我贤珉就不会死,如果当初我不是那样心高气傲的我要是解释清楚了我们就不会变成这样,江家也不至于家破人亡的啊,阿夜,我恨的是自己,我恨自己无能为力看着他离开,甚至他都没能再见我最后一眼就走了,我们多年没见,再见竟是他离开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叶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明夜也再也没有了笑容:“小南,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你维护我,你们也不会闹成这样的,小南,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