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离婚协议

帝都甜妻 亦生YO 3453 2019-08-31 13:20:47

  伊思玥抬起头看着他眼里是失望还有苛责:“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韩铭这些年你是觉得在我这里很委屈求全?那我给你自由,再见时我们是路人。”

  韩铭情绪波动很大的说:“你有没有心啊伊思玥,你对我冷漠到我认为你根本就是个没有心的人。”

  晚归的言轩和程亚刚开门就听到了书房里韩铭的声音,言轩不悦的想要赶他走,程亚立马拦住他:“看看。”

  她手指敲打着桌面顿了顿:“你忘记了是怎么求我留下你的?我为什么不带你见言轩不带你见表哥和俊峰?因为你没资格,从你求我的时候你就没有那个资格,你说的对我对任何人都可以心软唯独除了你。”

  “为什么?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都看在眼里,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是,是我求的你又怎样,我只是喜欢你有错吗?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陪在你身边现在都变成奢望了是不是。”韩铭痛心的红了眼眶。

  伊思玥走到他身边垂着眸子说:“什么是喜欢?你所谓的喜欢就是连我也算计?”

  错愕的韩铭愣愣的望着她:“思玥你是什么意思?”

  从抽屉里拿出资料和照片的伊思玥狠狠的把东西摔在他身上:“你好好看清楚这些年你算计我的事情,你真以为我不知道?08年你合伙邓晴扳倒了我家分公司,09年你以我的名义打击刘家让刘家家破人亡,12年你在许诺身边煽风点火让她去求薛慕沉把她送到言轩身边,还有其他的小事我就不想一一再说出来了。”

  看着地上的资料和照片韩铭第一次觉得她生来就擅长谋略的,她太聪明了,也太会隐忍了:“思玥....我是....”

  “你是为我好?你想说这个是吗?你为我好就来算计和利用我?韩铭,我不说这些是给你颜面让你自己明白,但是你今天说的这些我不得不告诉你,我至始至终就没有对你付出过真心,所谓的扶持不过是你有利用价值而已,叶南和明夜才叫相互扶持而你我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吧?”她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张照片笑了起来。

  韩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和我认识这么多年了……是你不愿意给我机会相信我才会变成这样的思玥,我对你的心是真的我可以发誓。”

  她一挑眉有些不屑:“真心?你对我有几分真心啊?有的是算计之心吧?话已至此走不走随你,要是你想留那就请你以后不要再我面前玩心机和手段。”

  一时间韩铭慌了神:“思玥,我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伊思玥不耐烦的看着他:“是我的错了吗嗯?求我?怎么求呢?像当年一样跪下来求我可怜你吗?帮帮你?当年你是跪下来求的我,现在还想过卑躬屈膝的日子?韩铭啊人要有自知之明。”

  “我是个男人我也有尊严的,言轩当年不也一样跪下来求的薛慕沉?”韩铭一句话惹恼了她。

  一把揪住他衣领的伊思玥将他按在墙上声音提高了不少:“你找死?韩铭,你说出这句话之后我更不会留你了,我警告你以后说话最好过一下脑子。”

  韩铭很害怕她这样,连韩铭自己都不知道怕她什么:“思玥....你不要这样....是我说错了话,我们能不能像以前一样。”

  她眯起眼盯着他:“以前哪样?你随叫随到然后伺候我?你是下人?你一个富养的少爷何必呢?离了我你活不了?”伊思玥厌烦的收回手。

  程亚对韩铭一点好感都没有:“这样的人跟狗有什么区别?”

  言轩一脸的冷漠也突然想起在薛慕沉身边的日子,那时薛慕沉也没把他当人:“寄人篱下的日子过久了会麻木的,韩铭怕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

  “那是他一厢情愿能怪谁?走吧上楼去免得出来被看到就不好了。”程亚不再有兴趣听下去了。

  楼上的程亚坐着看着窗外夜景:“小南和张俊峰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言轩微微点头道:“知道了不少,主要还是因为明夜的关系,明夜和罗凝联手扳倒张家我觉得明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一些传闻而已,明夜有自己的想法。”

  程亚叹了口气说:“不一定吧,明夜护着小南不错,归根究底明夜和薛慕沉的关系也不错,薛慕沉和苏瑶感情不好,明夜也许是想帮着自己兄弟呢?”

  “他不是这样的人,明夜喜欢思玥都愿意放手,怎么会因为二小姐算计张俊峰,在他眼里他看重的只有二小姐。”这一次言轩不知道为什么格外的相信明夜,程亚不由的怀疑了起来:“你是什么意思呢?”

  思绪放空的言轩淡淡的说:“明夜比你想的更要有心机,他看的懂人心,明夜心高气傲当然瞧不起罗凝,肯帮他也是出于自己的目的,张俊峰没有想明白是他不了解明夜也跟明夜接触太少了。”

  犹豫了一会的程亚默默的说:“俊峰请了律师,准备办离婚手续了,估计明天叶家就要得知消息了。”

  “很意外吗?迟早的事情,明夜和薛慕沉就是根刺扎在他心里挥之不去,这些年叶南温顺乖巧懂事也是张俊峰喜欢的,因为明夜叶南对他发了脾气,在他看来叶南已经不乖巧了,所以他才会提出离婚,我想他们一直是分房在睡吧?”言轩一语说出重点。

  程亚眯起眼看向他:“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如果叶南知道了会怎样?是会挽留这段婚姻还是....”

  言轩并不看他:“赵千帆没死,叶南该嫁给赵千帆的,薛慕沉都轮不到,更何况张俊峰呢?程亚,我也是向着叶南的,无论她做任何决定,我都赞成。”

  当张俊峰把离婚协议摆在她面前时叶南没有任何犹豫的签了,张俊峰苦笑着翻看协议说:“你也不看看分了多少财产或者协议公平吗?”

  “我们没有办婚礼,我也不在乎钱,所以何必看这些。”叶南说完起身想走,张俊峰忍了很久说:“这个结果你早想到了?”

  停下脚步的叶南深吸一口气说:“俊峰你刚认识的我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不可一世很骄傲的?我身边在乎的人只有阿夜,他是我家人不是你敌人,我不会伤害你,阿夜更不会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你怕的是我对阿夜有别的感情,我为你放弃了叶家放弃了慕沉放弃了太多机会了,我也想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张俊峰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看起来疲惫不堪:“你有太多的在乎了,小南,我要的只有一个你,我也说了我就是你的依靠你可以随意的依靠着我。”

  笑起来的叶南没有看他:“依靠?我的依靠如今提了离婚这就是依靠吗?我从来没有对你发过脾气,就因为我在你面前不再温柔了对吗?我很累,这样的日子早就该结束了俊峰,你好好想想吧。”

  “累吗?最该累的人不应该是我?这些年是我照顾着你,小南,我早已经视你为我的妻子,我要走一生的人,我对你的那些承诺都是真的可你从来就是不信。”张俊峰眼眶微红着声音哽咽。

  她并不是没有心的人:“俊峰,我们好聚好散不好嘛?感情里没有对错,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感情,与你而言我算什么?”

  笑起来的张俊峰真是苦笑不得,他一把拽住叶南的胳膊掉下了眼泪:“算什么?你算我的妻子,张家的夫人,一眼误终身你懂是什么意思吗?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抬不起头的太卑微。”

  叶南红着眼眶撑着眼泪望着他:“我一直被这个张夫人的称呼给压的喘不过气来我怕....我怕因为一时的错毁了张家的名声,这场婚姻一开始我们就错了,你设了局,我上了套,我们的开始就是算计利益,结束也是为了利益,你不用解释和反驳,设局要我嫁进张家的人是你,现在为了张家利益要离婚的人也是你,我不觉得我哪里说错了。”

  “是我承认没错,我设局和你结婚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张俊峰的一句喜欢她只觉得好笑:“感情里不应该有算计。”

  陆少阳伸手逗着薛长生:“这孩子越长越好了,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薛慕沉摸摸薛长生的脑袋,忽然一个重物摔落的声音惊到了两个人,陆少阳第一反应过来往那边看去,薛慕沉一把护着薛长生的眼睛:“有人跳楼了。”

  “你等会,我去看看。”陆少阳顾及有孩子在怕吓到孩子了,等走过去一看自己都差点吓到了,死的人他认识,薛慕沉也认识死的有些太惨了,一时慌了神的陆少阳差点忍不住吐了连忙跑过来一句话也说不出,薛慕沉疑惑的皱起眉:“长生你在这里等着。”

  当他要过去时陆少阳拽住了他的胳膊摇着头说:“是贤珉,别过去。”

  震惊的薛慕沉愣了好久:“贤珉?怎么可能是贤珉呢?”薛慕沉一抬头看到了天台上慌张的许诺:“怎么是许诺?少阳你看着长生,我去看看。”

  陆少阳抱起薛长生拨打了叶南的电话。

  这个电话很及时的化解了张俊峰和叶南的争吵,接了电话的叶南扒开张俊峰的手抹了抹眼泪:“怎么了少阳?”

  “小南....贤珉死了....不清楚是自杀还是被杀的,在南湖小区。”陆少阳哄着薛长生来不及多说挂掉了电话给伊思玥打去。

  听到这个消息的叶南脚下一软扶着桌子才勉强撑住,眼泪瞬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了张俊峰因为离的近也知道了是谁:“死的是你前男友江贤珉?”

  心痛的叶南捂着胸口不想跟他说话拿起包就跑了出去:贤珉,我还没来得及让你原谅我,你怎么能就离开呢?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啊,贤珉。

  薛慕沉一把抓住许诺按在墙上,慌神的许诺吓的直掉眼泪脚下都是软的。

  “你干了什么?你为什么会认识贤珉他又为什么会在你面前坠楼的?”薛慕沉的步步紧逼令她慌了神。

  许诺目光躲闪着害怕的发抖:“不是我不是我,是他自己,是他自己没站稳掉下去的跟我没有关系。”

  这样一说薛慕沉更加怀疑了:“你找贤珉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