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休战

帝都甜妻 亦生YO 3111 2019-08-15 23:59:39

  明夜冲她微微一笑:“这孩子在你这里养的不错,苏瑶生不了孩子了,她和慕沉的指望也只有这个孩子了。”

  伊思玥面无表情的说:“我从来不用孩子做威胁,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薛慕沉和你交好,这孩子还要喊你一声舅舅。”

  “没什么意思,思玥,你不用对我那么大的敌意,我是喜欢你,但我没有想过拆散你和言轩,你都说了长生要喊我一声舅舅那我当然和你要亲近一些方便照顾他。”明夜伸手从她怀中抱走薛长生。

  她想阻止发现薛长生在他怀中渐渐的安静下来了,伊思玥掏出手帕心细的帮薛长生擦去眼泪:“哭的叫人心疼。”

  明夜哄着薛长生问她:“长生该喊你什么呢?母亲?”

  伊思玥目光躲闪的垂下眸子说:“我不过是觉得养在身边有趣,他母亲是苏瑶怎么能喊我母亲。”“怎么不可以?生娘哪有养娘亲?养育之恩大过天,喊你母亲再合适不过的难不成喊姐姐?是吧长生。”明夜逗着薛长生看到伊思玥那样子笑了起来。

  “儿子,儿子。”苏瑶不知道怎么突然找到小区来了,伊思玥伸手挡住她过去:“苏小姐这是干什么?”

  苏瑶带着哭腔哀求她:“我现在无法生育了,伊小姐就把儿子还给我吧,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日思夜想的,伊小姐也不愿意看我们母子分离吧?”

  明夜不满的抱着薛长生说:“思玥对长生尽心尽力照顾,怎么你捡现成的?你当初用你儿子交换你薛夫人的位置现在事成了就反悔了吗?苏瑶,你别忘记你是怎么得到这个位置又是谁帮的你。”

  被惹生气的苏瑶看向他:“阿夜你给我闭嘴,一定是你让慕沉这样做的,我是他的妻子,要不是你他怎会那样对我。”

  “妻子?你不觉得可笑吗?你以为你成了薛夫人就有资格这么跟我说话?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真以为他把你当回事?你也就只能捡捡小南不要的。”明夜抱着薛长生对她早就心有不满。

  苏瑶愤怒的要去抢孩子,伊思玥抬起手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耳光:“薛夫人,请你自重。”

  她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瞪着眼:“你竟然敢打我?”“打你有错吗?就算你嫁给了薛慕沉骨子里还是卑贱,你用长生跟我做交换我也成全你了,如今你还想利用长生留住薛慕沉的心吗?苏瑶,长生没有你这样的母亲你也休想把长生带走。”伊思玥转身接过薛长生就走。

  还想追上去的苏瑶被明夜拽住,她气的挣扎指责:“都怪你,当初就是你要我去求她的,不然我们也不会母子分离。”

  “要不是我让你去求她,长生根本就不会被你生下来,你也不会成为薛夫人如今就要过河拆桥了?”明夜厌恶的推开她。

  看到言轩的伊思玥笑着要上去,不料她看到另一个女子亲昵的上前搂住了言轩的胳膊吻了吻他脸颊:“阿轩。”

  这一刻伊思玥的泪瞬间掉进下来,言轩一转身对上了她的眸子慌张的扒开女孩的手想要解释:“思玥....”女孩的神色像极了从前的伊思玥,如今的伊思玥变化太快。

  “你别过来,我不想听,难怪你最近对我冷漠,原来是她,言轩,我们就此别过我不想再见你。”伊思玥背对着他泪流满面的跑走,言轩慌忙的追上去:“思玥。”

  他看到伊思玥这样心里乱了方寸,伊思玥像行尸走肉一般穿梭在车流里目光无神。

  找到她的言轩看到一辆车向着伊思玥迎面而去彻底慌了跑过去:“思玥小心。”

  “思玥!”明夜一把抱住伊思玥摔在马路边,薛慕沉紧张的跑过来:“阿夜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多危险。”

  明夜顾不得那么多担心的握着伊思玥的双肩:“思玥你有没有摔哪儿?疼不疼?”

  马路对面的言轩停住了脚,他发现自己没有了过去的勇气,薛慕沉一心想伊思玥死但更不希望明夜受伤:“你管她干嘛,你看她这样子跟丢了魂一样,阿夜你没伤到哪里吧?我看看。”

  摇摇头的明夜查看着她身上:“我没有受伤,我看看她思玥伤着没有。”跪坐在地上的伊思玥目光呆滞也不说话。

  “吓傻了?”薛慕沉没好气的说,明夜白了他一眼:“慕沉你够了啊,我先送思玥回家再找你,她这样子我不放心,思玥,你怎么了?思玥?”明夜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伊思玥没有任何反应。

  不耐烦的薛慕沉双手环抱在胸前:“送医院,看她这样子十有八九受刺激了。”

  明夜点点头想要去抱起她,伊思玥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我没事,不用管我。”说完她站了起来就往家走。

  “你这样子我怎么放心,慕沉你先...”明夜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我说了不用你管让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伊思玥眼眶泛着红,明夜愣了一下让开了,薛慕沉鄙夷的翻个白眼:“你一翻好心,可是她未必会接受,走吧。”

  唯独言轩伤心的眼神跟着她生怕她再出什么事情来。

  河边她独自一人坐着神情落寞掉着眼泪六神无主,韩铭啧啧感叹:“这是怎么了?”

  “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妥了吗?”伊思玥抹去眼泪,言轩躲在一旁不敢现身,韩铭一挑眉坐了下来:“办妥了,我一直帮你办事可你连正眼都不瞧我,你好歹学学人家叶二小姐对明夜啊。”

  她目光冰冷的看向韩铭,那是韩铭从来没见过的眼神:“思玥....”

  伊思玥闭上眼冷冷的说:“林家只剩下林优,现在该是林家落魄潦倒了,既然办妥了林优也没有任何用处了,该怎么办你心里清楚,我和你不过是利益往来,你跟在我身边多年,我扶持韩家到今天不好吗?你要是对我忠心,我们也相安无事。”

  韩铭其实对她一直很忠心:“我不过就说说而已怎么还生气了,该怎么办我会去做的,倒是你今天怪怪的。”

  “跟你没有关系。”伊思玥坐在石凳上心烦意乱,韩铭随口来了一句:“你和言轩怎么样了?你说要给他....”

  一提到言轩伊思玥控制不住的掉下泪站起身冲他大声说:“不要给我提他,那些话不算数,通通不算数,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也不想再听到他的名字。”

  不知所措的韩铭傻住了:“怎么了?早上不还好好的吗?言轩哪里惹你了。”

  暴怒的伊思玥目光可以杀人,她用力把韩铭按在柱子上怒不可遏的说:“你再提他以后你也不需要出现在我面前了,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好好好,你别生气别生气,不提不提你别生气了。”韩铭立马举起双手不敢动。

  言轩目睹着一切也知道以伊思玥的性子她不会原谅自己了。

  一个多月后林家宣布了破产,没过多久林优失踪的消息也传了出来,言轩备受瞩目成为了帝都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而陪他身侧的是许家小姐许诺。

  这些事张俊峰和程亚并不敢告诉她,叶南看着伊思玥郁郁寡欢日渐消瘦心里也不好过:“思玥,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不要什么都藏在心里,你表哥和俊峰都很担心你的身体,你还有长生需要照顾呐,他最近都学着会爬了。”

  “有什么好说的呢?我能有什么烦心事好藏在心里,不就是言轩和许诺公布了恋情吗?他们两个连名字都那么般配,夫人你不用担心我,学会放下才能面对现实,我早就想开了。”伊思玥冲着叶南笑了笑低头看着关于期末考试的资料。

  叹口气的叶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后天就是期末考试了,我和俊峰还有你表哥商量了一下,暑期陪你去国外散心。”

  伊思玥专心的看着资料说:“我不想把长生一个人扔在家里,夫人好意我心领了散心就不用了,我真有什么事会开口说的,过去就过去了。”

  见她越是这样说叶南才更担心:“思玥你表哥和俊峰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他们两个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我知道了,我是俊峰哥哥一手调教出来的人,夫人尽管放心。”伊思玥抿抿嘴不想再说话了,叶南看出她的不耐烦无奈的一笑说:“那就好,有什么事就和我说,你好好复习我不打扰你了。”

  微微点头的伊思玥翻阅着资料。

  晒着太阳的伊思玥手里捧着书,许诺挽着言轩的胳膊和言轩说笑,只是言轩并没怎么搭理许诺,连笑都很勉强。

  看到伊思玥的言轩心猛的一疼,他已经三个多月没看到她了,自从那天伊思玥看到许诺和自己在一起后,言轩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伊思玥,她像是故意避开自己。

  停住脚步的言轩望了过去,坐靠在柱子上的伊思玥捧着书那样子恬静而美好。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张俊峰走了过去坐在她脚边,收起书的伊思玥在张俊峰面前显得有些乖巧了:“没什么,一些无聊的书而已。”

  张俊峰把橙汁放在她身旁说:“快入夏了,很多花都开了,你从小对花粉过敏这段时间少带着长生去花园透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