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宣战

帝都甜妻 亦生YO 3212 2019-08-13 12:25:55

  林优呆了半会才反应过来:“伊思玥我和你势不两立,你以为你依附张家我就会怕你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都是拜你所赐。”

  她略微鄙夷居高临下的望着林优:“如今的林家今非昔比,你又没了李七七替你撑腰,陆少琪也不在了,你更加没依靠,就凭你和伊家斗?还不够我玩的,省省吧免得输的太惨连命都保不住。”

  “你....你别得意。”林优冷漠的看了眼明夜整理好衣裙强装镇定的离开。

  叶南走到她身边伸出手还没碰上她的脸伊思玥就躲开了,叶南尴尬的收回手:“和我是生疏了吗?思玥。”

  伊思玥皱了皱眉头:“最近我身体有点不适,言轩走吧。”言轩牵着伊思玥的手路过明夜的时候停了一下:“看好你那个麻烦精她敢找事我也饶不了你。”

  想开口说话的明夜被叶南拽住,伊思玥也顺势拉住了言轩:“没关系,走了。”

  “你知道林泽怎么死的吗?是言轩,他替代了林家才有今天的地位,一个小门小户的少爷爬到现在,是我捧他上去的。”薛慕沉望着言轩和伊思玥那是深恶痛绝。

  陆少阳也对言轩恨之入骨:“恩将仇报的狗你也是养在身边,没什么可看的了。”

  薛慕沉故意没有告诉陆少阳,其实是自己命言轩除掉林泽的,薛慕沉自己都没想到他安排在陆少琪身边的棋子野心这么大,大到自己控制不了。

  苏瑶和薛慕沉的婚宴上来了很多人,叶南找了个借口开脱了,明夜也迎合了叶南没有过去,婚宴举办的轰轰烈烈,苏瑶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她所得的一切都是自己争来的也明白薛慕沉不会再对她有任何的感情。

  “今天开始你就是薛夫人,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心里只有小南,是我对不起你。”薛慕沉站在床边看着坐在床上的苏瑶。

  她红着眼眶拽着他衣角:“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你就这么对我吗?”

  反感的薛慕沉扒开她的手:“是你把孩子交给伊思玥做的交换,我成全你,但并不代表我会接受你,苏瑶,你把薛家的孩子寄养在别人身边,薛家已经成为笑柄。”

  “我也没办法,是她威胁我的,慕沉我真的好想孩子,你想想办法。”苏瑶哭着低下头无力反驳。

  心烦的薛慕沉背对着她说:“我不会让薛家的孩子在别人身边寄养,我会想办法把孩子接回来,你最好也别给我惹麻烦,你要记住你只是名义上的薛夫人,在外别人会对你恭恭敬敬,在家你还是苏瑶。”说完薛慕沉走出了她的房间一刻也不想停留。

  明夜揉着脖子躺在沙发上:“你觉得思玥会把孩子还给你?你跟她做的交易就该想到这一天不是吗?”

  慌了神的苏瑶坐到他对面:“是你让我这么做的,阿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我怎样对你了?你不是已经成了薛夫人的吗?还想怎么样。”明夜不太高兴她说这话,薛慕沉端着果汁走过来:“阿夜难得来一次跟我也生分了,我还记得我们三个从前是最要好的。”

  明夜拿起果汁喝了起来笑着说:“没有生分呀,只是冬天小南身体不好,这不刚开春吗,我才得空过来坐坐,你不用担心她身体好了不少。”

  点点头的薛慕沉似乎没有听到刚才他们的对话,苏瑶尴尬的笑着也端起了果汁,薛慕沉和明夜的目光一起望了过去。

  “万一苏瑶再生下孩子,她会用孩子来要挟你忘记小南的。”明夜靠在墙上抽着烟头也不抬。

  薛慕沉冷哼一声:“我不会碰她,也绝对不会再让她有机会。”“慕沉你忘记了她的孩子怎么来的吗?一个女人要想怀上你的孩子有千万种方法,而你只有一种办法令她永远不能怀上你的孩子。”明夜扔了烟头狠狠的踩灭了。

  他有些不明白:“什么办法?阿夜你说就是了。”

  明夜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这药是我托人从国外带来的,女人吃了子宫会脱落无法有生育能力,慕沉,你也不想苏瑶再怀上孩子吧。”

  毫不犹豫接过来的薛慕沉看向明夜笑着拍拍他的肩:“我要谢谢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你还愿意和我往来,阿夜,不管你选择了谁我都会把你当兄弟一直都是。”薛慕沉能算计所有人,唯独不会算计叶南和明夜。

  这一点明夜自己也清楚,他陪伴叶南和薛慕沉的时间最长感情也最深:“儿时的承诺我不会忘记的,千帆走后你也安慰陪着我很久,慕沉我们还是兄弟一辈子。”

  看着苏瑶喝下果汁明夜勾起了嘴角,薛慕沉看着手表等着药效发作。

  被瞒在鼓里的苏瑶还假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和明夜说笑:“阿夜好久没有来看慕沉了我们婚宴你都没来,阿……”她小腹隐隐作痛苏瑶捂着小腹疼的脸色苍白,下身血流了出来:“我的肚子....好疼,慕沉....快送我去医院....我的肚子....”

  “忍忍吧,再过一会药效彻底发作的时候医生就会来了。”薛慕沉冷漠的站在离她有几步远的地方。

  疼痛难忍的苏瑶摔倒在地上疼的蜷缩身体:“阿夜....慕沉....你们干了什么?”

  明夜看着血那么多一脸厌恶的挪了挪身体离她远远的:“慕沉心疼你,担心你身体不好再生孩子会影响你,所以他特别挂念干脆让你以后再没这个机会也让你舒服点。”

  震惊的苏瑶捂着小腹疼的叫出声:“慕沉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慕沉....求你了送我去医院....慕沉....”

  无动于衷的薛慕沉盘算着时间:“阿夜你见不了血要不先回去吧,改天我再约你出来见面。”“也好,那我就顺路去看看小南恢复的怎么样了。”明夜站了起来穿上外套没有任何表情的离开了。

  “不要,不要慕沉,求求你了。”苏瑶苦苦哀求着薛慕沉让他救救自己。

  一挑眉的薛慕沉叹口气:“苏瑶啊,跟了我你注定是这个下场,你放心,我会把孩子接回来,我们只要一个孩子就够了,你安心等着吧,医生再过半个小时就来了。”

  叶南听完明夜说的有些可怜她:“真的是慕沉自己下的手?”

  明夜点着头懒懒的坐在椅子上:“我还怕他自己心软,没想到慕沉比我们更希望苏瑶生不了孩子迫不及待的动手了,薛家这个孩子啊,是接不回去咯。”

  “我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我去算计我曾经最爱的人,思玥养着长生,我就不能让思玥有威胁。”叶南有点偏爱伊思玥。

  发现出来的明夜笑着说:“我怎么觉得你对苏瑶这么狠心,但是对思玥就很好呢明明苏瑶和你相识更久。”

  她犹豫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我看到思玥的时候就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她像极最初的我,也活成我最想要的样子,她高高在上又那么美丽,思玥不喜欢用卑劣的手段来讨人欢心,她和苏瑶不能相比,苏瑶和她比就有点小家子气了,她更显大气,思玥像是从小就该生活在富贵人家中的孩子。”

  “说的不错,思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当然和苏瑶不能比了,一个宛如公主一个宛如婢女怎么能比。”明夜从来都瞧不起她。

  叶南没有再说话,她觉得明夜说的的确是有道理的,叶南不信任苏瑶也有这一部分原因,更大的原因是苏瑶喜欢薛慕沉,她不是瞧不起小门小户,只是瞧不起喜欢却又隐藏心思的人。

  言轩伸手轻轻抬起她下巴:“疼吗?我去给拿冰。”

  她握住他的手靠近他怀中:“言轩,一开始你是薛慕沉的人,也是薛慕沉让你除掉林泽的是吗?”

  “思玥?”言轩松开了她坐在沙发上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沉默良久的言轩拿出手机,里面是薛慕沉和他在一起的画面:“我无意撞见你和薛慕沉见面,言轩,你明明知道薛慕沉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还和他接触?”

  言轩皱起眉头移开视线:“那你也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薛慕沉早就想除掉你了?你为什么又一直不告诉我?他找我是想要我劝你不要插手这些事情,就算你依附着张家公然挑衅他,你也会有危险的。”

  她脸颊上的指印褪去了不少,伊思玥心知肚明:“是,我知道,薛慕沉视我为眼中钉一心想除去我,他不敢动我的。”

  “不敢?我亲眼看到他把你推进池塘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了吗,他说要我看好你要是你再坏他的事情他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走你。”言轩的话宛如一根刺扎进她心上。

  站起身的伊思玥盘算着什么:“那就不要给他这个机会了,言轩,你曾经是薛慕沉的人,是他捧你上位的,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我今天有些累了想睡了。”

  张俊峰轻轻拥住叶南轻声说:“你还在想什么,这么晚还不睡。”

  她一愣回过头来:“思玥今天对我很是生疏冷漠,我担心因为这些事她和我伤了情分,思玥是个很好的孩子我很喜欢她。”

  “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思玥一直很听我和程亚的话,她现在一心都是长生和言轩你有空多和程亚过去走动走动,看看长生就不会和她生疏了,言轩现在依附你,思玥也会看在这方面的。”张俊峰安抚着她的情绪。

  抱着长生的伊思玥碰上了明夜,薛长生哭闹个不停,伊思玥换了只手拍着薛长生的后背轻轻安抚:“长生乖,不哭不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