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大雨滂沱

帝都甜妻 亦生YO 3420 2019-08-10 00:45:18

  伊思玥看了晕过去的男人一眼:“陆少阳要夫人的命,是以为陆少琪是夫人害死的而这人办事不力回去也是死,我伤他这么重兴许能保他一命。”

  叶南猜测出了几分:“少阳性子温和估计是少琪的死让他记恨我。”

  “这事我干的?我自己会承担与夫人无关。”伊思玥气质清冷令叶南总觉得和她无法靠近:“你做的和我做的有区别吗?”

  她淡然一笑:“我从来没说过我和夫人站在一边的,长生要喂奶了,我先走了,李妈走吧。”明夜看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也不好上前去说话。

  等她们走远了才缓缓开口:“也是,思玥是张家人,跟我们也没关系。”

  摇摇头的叶南觉得难办:“唉,这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不愿牵扯别人,但此事的确是经过我的允许,她不过是要自己来而已。”

  雨下个不停还越来越大,伊思玥蜷缩在屋檐下瑟瑟发抖,陆少阳撑着伞路过时撞上了那双单纯又惶恐不安的眼睛,他停住了脚步和她对望。

  伊思玥怯生生的看着他,陆少阳只一眼就心动了,他伸出手冲她温和一笑:“别怕我带你回家。”

  陆少阳的家里格局简单很符合他温和的性子,如若不是陆少琪死了,他也一定是与世无争的翩翩少年。

  换上干净衣服的伊思玥怯怯生生的不敢看他,陆少阳端着面包和牛奶放到她面前目光柔和:“我想你应该饿了,又淋了雨这开春的雨是最冷的,先吃点东西喝点热牛奶暖暖身体。”

  “谢谢先生。”伊思玥抓起面包塞进嘴里惹的陆少阳怜爱:“慢点吃,还有,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儿?”

  她像是被戳中了痛苦委屈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叫伊伊,家中落魄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了,幸得先生垂爱不然怕是活不下来了,先生收留我吧,我什么都可以做真的,我会好好听话的。”

  陆少阳伸手帮他擦去眼泪:“我有个弟弟他的眼神和你似曾相识,幼年时他也这般怯生生的望着我喊我哥哥,两个月前我的弟弟被我以为是要好的朋友给害死了,别人都说我弟弟是跳楼自杀的,我不信,他一定是被人害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

  伊思玥头一次觉得在帝都无人知晓她是一件好事了,她只在宴会上远远的见过陆少阳一次,如今却是来要他命的。

  半夜起来的伊思玥光着脚走进陆少阳的房间,她眯起眼一步步靠近床上的陆少阳想动手,灯被打开,伊思玥慌张的手背在身后以为被发现了。

  “怎么了?我听到开门声知道是你,是睡不着吗?还是害怕。”陆少阳没有任何的怀疑坐起来穿着睡衣。

  她低着头说:“我有点害怕睡不着。”

  伸手将她拉入怀中的陆少阳从后抱住她轻轻的拥着:“别怕了,快睡。”

  伊思玥背对着他竟会感到很温暖,这还是除了言轩以外第一次被其他男人拥在怀里感觉到的温暖,她脸颊微红有些不知所措的惶恐也有些安心。

  “你要帮思玥,陆少阳太过温和,思玥下不了手的,她接近少阳有害而无利,现在陆少阳对她格外宠爱,日子越久,思玥就越不利了。”张俊峰看着言轩很难办。

  言轩一挑眉对上张俊峰的眼睛:“你怕思玥对他动心?”

  张俊峰皱着眉头叹口气:“我比你了解思玥,她虽然不会动心但终究心软,思玥心太善良了,陆少阳是一个不容易靠近的人偏偏思玥也是一个让人想去保护她的孩子,既然陆少阳留下她了,就说明陆少阳喜欢思玥我是担心,担心思玥心软。”

  “她会心软的,因为叶南并不想杀了陆少阳以绝后患,这是叶南亏欠陆家的,思玥在陆少阳身边也许会让他放弃报仇。”言轩说透了叶南的心思。

  这倒是让张俊峰对他刮目相看:“你想的很开啊。”

  薛慕沉一进门就看到了插花的伊思玥陆少阳站在她身边温柔的注视伊思玥。

  当伊思玥看到薛慕沉时插花的手抖了一下率先开口:“这位是薛先生吧,我在报纸上看到过,有幸见到薛先生本人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很钦佩薛先生。”

  再过半个月薛慕沉就要结婚了,他看到伊思玥皱起眉头捏紧了拳头:“少阳?”

  “给你介绍一下,她是伊伊,伊伊这是我朋友慕沉。”陆少阳摸摸她的长发,伊思玥沉着气微微一笑:“你好啊!”

  他疑惑又没有拆穿她:“少阳能给我泡杯咖啡吗?”“嗯好没问题,伊伊你和慕沉说说话我马上来。”陆少阳说完走开了。

  等陆少阳一走薛慕沉立马把伊思玥按在了沙发上掐着她脖子:“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的孩子呢?把我孩子还给我。”“你急什么你不是不想那孩子降生吗?陆少阳想杀了你心尖上的人,他以为陆少琪是叶南害死的,你和陆少阳关系不错,会帮谁呢?”伊思玥丝毫没有害怕。

  薛慕沉显示不知道这件事:“你胡说些什么?少阳性子温和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更何况陆少琪是你害死的。”

  “你说出去他信吗?陆少琪的死跟你也脱不了关系,你亲眼看到我把陆少琪推下去却无动于衷,你的兄弟会怎样?陆少阳可是很在乎他那软弱无能又很嚣张的弟弟,我接近陆少阳也是为了陆少琪的事。”伊思玥冷漠的推开薛慕沉。

  愤怒的薛慕沉捏紧拳头说:“是我小看你了,张俊峰还真是厉害。”

  她整理了一下衣衫站起来走到插花面前拿起剪刀剪着花:“多谢夸奖,还是得了薛先生的教导不是么?”

  “你.....伊思玥....我警告你,要是你敢打什么主意耍什么花招我饶不了你。”薛慕沉怒视着她,伊思玥一挑眉把花插到花瓶里淡淡的说:“那就试试吧,我一个晚辈不介意和前辈你玩玩。”

  薛慕沉盯着她眼神里有了敌意:“上次的教训看来是不够了。”

  伊思玥默默的眸子闪烁了几下,她的掌心里的刀疤是为叶南留下的:“至少现在我们是一条战线的不是么?陆少阳已经盯着叶南不放了,你和我还为这些小事计较,估计叶南就真的凶多吉少。”

  “你有什么证据?”薛慕沉并不相信她的话,伊思玥亮出掌心给他看:“这伤是前不久为了救叶南留下的,这就是证据。”

  她掌心的刀疤很是刺眼,薛慕沉半信半疑之间陆少阳端着咖啡来了:“伊伊这是给你的热巧克力,知道你爱喝所以给你也做了一杯,你们两个相处的挺好嘛。”

  剪着花的伊思玥笑笑:“少阳待我这么好那我当然得尊敬少阳的朋友,薛先生人很好的,只是不爱说话而已。”

  陆少阳放下咖啡和热巧克力走到伊思玥面前看了看花:“伊伊很有插花天赋,不比那些富家小姐差。”薛慕沉喝了口咖啡就差说了一句伊思玥可比那些富家小姐尊贵。

  “当然是少阳教的好。”伊思玥装的温柔大方又得体,薛慕沉早就看清伊思玥的真面目了,她可以妩媚动人又可清纯甜美。

  傍晚时分薛慕沉告别了陆少阳,阳台上的陆少阳拿着陆少琪的照片想些什么,伊思玥走到他面前都没发现:“在想他吗?”

  点了点头的陆少阳看向她:“害死我弟弟的人是一个叶南的女人,她是慕沉最爱的人,伊伊,我只有你陪在身边了,我想和你拥有属于自己的家,伊伊,我们结婚吧留在我身边好吗?我唯一的愿望是给弟弟的报仇再就是你在我身边。”

  心被触动的伊思玥手上的茶杯掉在地上碎了,她慌忙的想去捡,陆少阳一把握住她的手:“伊伊,你不愿意吗?”

  她眼神躲闪的推开陆少阳,伊思玥在他身边待了许久,这是他第一次向自己说起陆少琪,也说出自己的心愿,伊思玥慌了她心软了:“少阳.....”

  “如今我不能再失去你,伊伊,我不介意你的身份是不是卑微,我更不在意这些明面上的东西,我只要你。”陆少阳初见她的第一眼就回不了头了。

  红了眼眶的伊思玥后退了两步她终于是下不了手:“我不是什么伊伊,我是伊思玥伊家的大小姐,陆少琪是我推下去的,你找错了人和叶南没有关系,少阳,我是来杀你的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知道真相的陆少阳震惊的看着她,他难以相信单纯无害的伊思玥在骗他更是杀害陆少琪的凶手:“是你推少琪下去的?”

  闭上眼的伊思玥心痛的厉害:“是,都是我做的,这些和叶南无关,少阳,你是个好人我下不了手,对不起,你会恨我对吧恨不得杀了我吧,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真的下不了手。”她走进房间拿出一个U盘放在桌子上:“你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好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陆少阳心碎的抓住她手腕:“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少琪哪里招惹你了,他本性不坏,我以为你是个可怜人,我待你真诚也是真心爱你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不一直瞒着我。”

  “我做不到,少阳,就算是我错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冲我来,我都受着,真的很对不起。”她甩开陆少阳的手跑了出去。

  这雨下的宛如第一天陆少阳带她回家的那天,言轩站在雨中撑着伞走到她面前,屋檐下的伊思玥蜷缩着身体哭的楚楚动人。

  言轩蹲下身手抚上她的发,这一幕恰巧被寻她的陆少阳看在眼里,他就站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愣愣的呆住了。

  “思玥,我在等你。”言轩温柔的帮她整理着长发,抬起眸子的伊思玥一把钻进他怀中泣不成声:“我好想你,我发现我自己太没用了我怎么能心软呢?”

  他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没关系,无论发生什么我和你一起面对,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我是你男朋友要和你分担。”

  伊思玥抬起那张泪眼朦胧的脸,言轩吻了吻她的唇握着她的手站起来,转过身来陆少阳正对上他们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