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原谅

帝都甜妻 亦生YO 3242 2019-08-08 18:21:32

  苏瑶大着肚子身上浮肿面露难色:“我知道突然拜访很唐突,但是只有伊小姐才能帮我了。”

  伊思玥放她进来关上门示意她坐下来说话:“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苏小姐怕是说笑了,我一个学生能帮苏小姐什么呢很抱歉,喝杯茶就走吧。”她身上的寒气还没褪去双手微微颤抖给她倒茶。

  “不瞒伊小姐,是阿夜要我来找伊小姐帮忙的,我知道这个孩子慕沉有心要除掉若不是伊小姐拦下,怕是一尸两命,我一心爱着慕沉,实在没办法,求伊小姐救命。”苏瑶渴望的看着她。

  皱起眉头的伊思玥捏紧十指:“是明夜让你来的?”“是,你一定要帮帮我,孩子是无辜的。”苏瑶激动的握住她的手。

  忙抽出手的伊思玥估摸着明夜应该是听到了自己和薛慕沉的谈话:“你和叶小姐交好叶小姐又是薛慕沉心尖上的人,怎么你不找她却找我?”

  苏瑶犹豫了一会说:“我抢走了慕沉小南能原谅我已是不错了,而且入冬她身体又不好我怎么敢告诉她。”

  “我可以帮你,但这孩子生下来必须我来抚养,我和薛慕沉是死对头,这孩子生下来了毕竟是他骨肉,他再怎么也会害怕我伤了这孩子的命,也许这个办法会让苏小姐彻底掰回一局。”伊思玥披上毯子没有看她。

  惊讶的苏瑶望着她:“这怎么能行呢我只有这孩子一个指望了,而且慕沉一心不想我生下这个孩子。”

  伊思玥淡淡的一挑眉:“釜底抽薪唯有这一招了,他现在是不想要是因为你还没生下他的骨肉他就有机会甩开你,一旦你生下这个孩子他不得不承认,而我抚养这孩子就是为了令他有所忌惮从而给你薛夫人的名份让你和孩子名正言顺的回到薛家。”

  无法抉择的苏瑶半信半疑:“这样真的可以吗?可是我就差一个多月就要生产了慕沉现在就要除掉这孩子。”

  “不急,我明天命人给你安排住的地方衣食住行都会安排好的,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守着,不会太大问题,生产的医生也给你安排,随时等候和检查。”伊思玥并没有特别想帮她只是实在没办法。

  喜极而泣的苏瑶握着她的手:“要是成了伊小姐就是我的恩人,我不会忘记伊小姐的大恩大德。”

  她不喜欢和陌生人太过亲密,尴尬的把手再次拿出来:“不用客气,孩子一生下来我就会抱走,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照顾你和孩子的人,等你出了月子可以随时来这里看孩子的,时候不早了,我送送你吧。”

  “不了不了,阿夜在下面等我,他担心我一个人怀着孕,这些天我都是住在他那里的,明天我就等着伊小姐通知。”苏瑶感激的站起来护着肚子。

  站在阳台上的伊思玥若有所思,言轩走下来他都没注意:“你想好了,你帮苏瑶就是和薛慕沉作对,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个人,他是帝都唯一一个可以和张俊峰对抗的人思玥。”

  伊思玥回过神来拢了拢毯子:“那也是一条生命,他有权利被生下来选择自己的命运不是吗?”

  言轩看着她扬起了嘴角:“那你为什么会想害陆少琪和李七七呢?为了我?”

  “是为了你,俊峰哥哥和夫人对李七七恨之入骨,李七七想要了夫人的命,就算我不出手也该你和明夜出手,我要是帮了夫人的话,她会念在我的面子上信任你。”伊思玥转过身来碰上了他柔软的唇。

  久违的温暖让伊思玥有点措手不及,言轩握住她的后脑勺温柔的侵占她的双唇容不得她有喘气的机会。

  放开她的言轩轻轻抱住她:“我改变主意了,不分手,你一个人对抗薛慕沉我不放心我和你一起吧,孩子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虽然你懂方法不错,但需要我帮忙。”

  她感动的回抱住他扬起嘴角:“好。”

  一个月后苏瑶平安的生下了孩子,她虚脱的躺在床上抱着孩子有了初为人母的喜悦之情。

  保姆站在床边冷漠的说:“苏小姐,您该把孩子交给伊小姐了,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孩子去了。”

  苏瑶不舍得的抱着孩子:“这么快?我才刚生下这个孩子,能不能宽限几天?”

  “不可以。”保姆强势的把孩子抢了过来走了出去。

  言轩看了眼保姆手中哭闹的孩子:“这模样和薛慕沉有几分相似。”伊思玥接过孩子哄着:“李妈还顺利吗?”“起初苏小姐是不愿意的,我强行把孩子抱走的,小姐我实在不明白,您何苦要帮这种人。”李妈从小看着伊思玥长大着实替她不平。

  伊思玥接过一旁育儿嫂送来的奶瓶喂他喝着:“苏瑶挺争气的生了个儿子,李妈我不是帮她,孩子无辜的,我们的恩怨没必要牵扯到孩子的身上,这孩子有名字吗?”

  “还没有,不如伊小姐给他取一个?伊小姐学业夜不是很繁重,就当是养着玩玩打发打发时间,等孩子大了也会念着伊小姐的好不是吗?”李妈的话似乎很有道理。

  点点头的伊思玥逗着怀里的孩子,言轩想了想说:“薛慕沉的取义是薛先生爱慕着薛夫人所以取了各自的姓加了一个慕。”

  她坐下来盯着孩子想了会:“长生吧薛长生,这孩子没出生时他父亲总想取了他性命,我偏要这孩子平平安安的。”

  “薛长生?这名字不错。”言轩看着这孩子突然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伊思玥像是很喜欢这孩子:“如果薛家没倒,这孩子养到七岁就还给他们,如果倒了就养在身边吧,我想薛家是没有希望接过这个孩子了。”

  言轩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所以你还是要帮苏瑶嫁给薛慕沉是吗?”

  “那是她的愿望我该成全她,落魄了也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相守也算不错。”伊思玥宾馆不同情苏瑶,她只觉得这是苏瑶咎由自取的结果。

  开春了叶南身体也好了不少也没那么觉得冷了:“苏瑶的孩子在思玥那里?”

  明夜摆弄着花瓶里的花说:“薛慕沉因为这事被家族催婚,薛慕沉和苏瑶的婚宴定在了下个月。”

  叶南笑了笑:“用亲骨肉来威胁慕沉这事只有苏瑶做的出,你的主意吧。”

  “就算我给她出再多主意,她不心动也是枉然,苏瑶根本就不是什么善类,我也只是让你看清楚她对你的心。”明夜继续摆弄着花瓶没有太在意。

  她捧着暖水宝点着头:“如果有那么一个人令我深爱又爱而不得,也许我会和苏瑶一样的,在感情里人都是自私的。”

  明夜听的烦了走到她身边帮她披上毯子说:“我陪你下去走走透透气。”

  知道他性子的叶南笑笑没说话只是跟在他身边随他一起下去。

  这不下去还好,一下去就出事了。

  “你嫁给张俊峰也有些日子了,怎么这肚子就是没有动静呢?”明夜扶着她走在小区的花园里,叶南脸颊一红说:“你问这些干什么,你和林优怎么样了。”

  眉头一皱的明夜淡淡的说:“遇到思玥以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喜欢,小南,我反悔了优优根本没我想的那么好,她因为思玥的事情整天和我闹简直不可理喻。”

  叶南舔舔嘴唇很是无奈:“原本的林优也是温顺乖巧的,对你百依百顺,是你自己喜欢上了思玥把她弃之不顾,阿夜,思玥和言轩在交往的,言轩和我们是一起的朋友你千万不要让言轩知道你对思玥的心思。”

  “他们又没结婚,公平竞争有什么不可以的?”明夜现在似乎有了自己的想法。

  身后的匕首一步步靠近,伊思玥身边跟着李妈,李妈把薛长生包的严严实实的跟在伊思玥身后应该是要去哪儿。

  伊思玥抬头瞬间无意看到这一幕,明夜和叶南根本没有注意到危险,她惊呼快步上前:“小心!”当匕首捅向叶南的那一刻伊思玥徒手握住了匕首,血涌出来滴在地上。

  男人戴着口罩很明显没有想到会有人阻止的,叶南和明夜回头愣了一下,伊思玥死死的握住匕首抬腿把男人揣在地上。

  她手受伤了,伤口看起来还很深:“李妈护着长生。”李妈一脸担忧的抱着襁褓中的薛长生,男人爬起来就像薛长生冲去,伊思玥眼疾手快的拿起匕首从后狠狠的刺进男人小腹,睁大眼睛的男人跪倒在李妈不远处捂着伤口。

  “她练过?”叶南丝毫不知道,帝都里的千金小姐几乎都不会去练身手的。

  伊思玥掏出手帕缠绕住伤口走过去扯下男人脸上的口罩:“谁派你来的?”男人倒在血泊里痛苦的挣扎:“救我。”

  叶南和明夜也走了过去:“思玥你手伤的很重啊,要不先去医院。”

  “我没什么大事,伤了手而已,夫人没事就好。”伊思玥面不改色的看着地上的男人似曾相识:“我见过你,你是陆少阳身边的人。”

  男人伤的更重奄奄一息,明夜看出她是故意避开了要害,叶南也看的出了:“陆家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疼的受不了的男人抓着伊思玥的裤脚哀求她:“帮我叫救护车,求你了,我受不了了太疼了,不要为难我。”伊思玥微微一皱眉蹲下身匕首插进他掌心。

  叶南不自觉的闭了闭眼睛捂住口鼻胃里一阵翻腾,惨叫声不绝于耳。

  伊思玥翻出手机拨打了救护车:“麻烦定位我手机来一辆救护车,这里有个病人受了刀伤谢谢。”

  “他都受了伤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叶南觉得她好像比以前多了些狠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