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怀疑

帝都甜妻 亦生YO 3491 2019-07-31 01:37:21

  明夜倒是佩服她小小年纪竟有这般的胆量了:“那是自然了,姑娘好福气。”

  路过的林优偶尔间偏见了咖啡厅里的明夜和伊思玥,气急的林优冲了进来指着伊思玥质问道:“好啊,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背着我勾引我未婚夫。”

  伊思玥不悦的皱起眉头,周围的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般与我说话还以为林家处于风光呢?”

  林优气的扬起手要打她,明夜的亏给拦了下来:“优优,你过分了。”

  “我过分了?她勾引你怎么是我过分了呢阿夜你是怎么对我许诺的。”林优委屈的掉着眼泪,明夜再也对她喜欢不起来:“我和她不过第二次见面,你要闹什么?你真的变了,从前的你温顺乖巧大方,现在的你蛮不讲理了。”

  哭闹着的林优越是这样越令明夜对她百般厌恶,伊思玥勾起嘴角:“明先生,好好掂量掂量娶了这样的女人是否能让明家安生啊,这样的女人没资格也不配入明家,只会徒增笑柄罢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明夜略带歉意的说:“不好意思了,下次我请客。”

  伊思玥鄙夷的白了眼林优:“还是算了吧我担心明先生的未婚妻误会了。”伊思玥和林优比起来,林优差远了,伊思玥年轻又漂亮举手投足之间都吸引着人,既乖巧又张狂不羁,时而温顺时而霸气。

  想着去看望一下叶南的言轩一身黑色的西装刚进小区就看见了伊思玥。

  本来他要去打招呼,结果张俊峰的出现打断了他的动作。

  脚下打滑的伊思玥差点摔倒,张俊峰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她的腰扶她站稳:“怎么这么不小心,路上有积雪当心脚下。”

  她笑笑站稳脚跟:“要不是俊峰哥哥来的及时我还真摔着了,我碰上明夜了,本来想着先放过林优的,结果她自己找上门来了想来明夜已经开始厌恶她了。”

  “得来全不费功夫,陆少琪已经知道了李七七的事情,今天晚上就了结他吧,陆少阳就不需要再管了,不过也要盯着点免得出什么意外了。”张俊峰任由她依偎着边走边说着话。

  言轩小心翼翼的听着这些:李七七?难道说思玥你是张俊峰的人?李七七也是你害死的吗?

  伊思玥想起了什么:“夫人最近还好吗近日在化雪,温度更低了,熬过这两个月就开春了,夫人从小就尊贵惯了,这身体也是娇嫩要好好护着。”

  张俊峰心里都明白的很:“你自己也要注意点啊,别到时候生病让程亚和我担心就好了,你自己多穿点。”

  “哎呀,我都不小了还总唠叨我,俊峰哥哥还是多唠叨唠叨自己夫人吧,真羡慕夫人有这么好的丈夫疼惜怜爱。”伊思玥捂捂醉笑了笑。

  他刮刮伊思玥的鼻梁笑着说:“没有我们思玥好福气不是吗?傻丫头,这些日子委屈你了,等这些事有了结果,你就可以和言轩光明正大了。”

  叹口气的伊思玥摇摇头:“怕是难了俊峰哥哥,明夜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那像是只有言轩看我才会有的眼神,我担心明夜喜欢上我就难办了。”“有这回事?我过几天探探他的口风,你还是不要和他多接触,怎么着他和言轩都是夫人的人。”张俊峰皱起眉头觉得为难了起来。

  伊思玥抽回了手说:“对了,苏瑶快生了吧,也不见薛慕沉对她有什么动作,估计苏瑶想嫁进薛家也难。”

  “一个女人做不到安分守己,处心积虑耍手段爬上男人的床,思玥觉得薛慕沉会娶这样的女人?”张俊峰一语言中。

  撇撇嘴的伊思玥垂下眸子:“也是她自己害了自己,我先回去准备晚上的事情了等晚上出了结果再报信给俊峰哥哥。”“好那你注意点安全别被发现了。”张俊峰揉揉她的长发目送她离开。

  叶南喝着茶看到言轩和明夜两个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都好像有心事。”

  张俊峰在一边皱起眉头,明夜率先开口说道:“这几天遇到了一位姑娘,那姑娘年纪轻轻但是很像小南的性格,我总想问问那姑娘叫什么,她老说以后有机会的。”

  言轩偷听过张俊峰和伊思玥的谈话当然知道明夜口中的姑娘是谁:“你都有了未婚妻还惦记着别的姑娘。”

  “她不一样,她给我一种想要抛弃所有东西只要她一人的感觉,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她既有富家小姐的高傲不羁,又有小女孩的单纯可爱,小南她是我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想要在一起的姑娘虽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又是什么人。”明夜对伊思玥的评价越高言轩就越生气。

  叶南抿抿嘴看向言轩:“阿夜你是有未婚妻的人该收敛性子了,言轩,你又有什么心事呢?”

  他回过神来勉强一笑:“没有,就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才这样的,再坚持两个月就开春了,你也能出去走动走动了。”言轩转移开话题。

  替他们斟茶的叶南笑笑说:“这天冷你们还总是来看望我,其实程亚和俊峰把我照顾的还不错。”

  “每年冬天都是我和叶沫姐照顾你,今年突然换了人我有点不放心,毕竟张俊峰也不够了解你,所以想着多来看看你,不是信不过张俊峰,就是你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比较麻烦,我和你相识也久应该多照应照应你的。”明夜对她的事情很是上心。

  张俊峰也不傻:“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懂你的意思。”他从明夜口中也听出明夜的确对伊思玥有兴趣和想法。

  守在小区门口的言轩一路跟着伊思玥开车来了陆少琪的公寓,此时的陆少琪一人坐在天台喝着闷酒,言轩故意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你在哪儿呢?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吃夜宵玩一玩。”

  “啊?我在外面等同学呐,我约了同学一起逛夜市的,怕是没空了,要不明天晚上我陪你吧?”伊思玥站在小区门口看着手表有些着急:“我先挂了,等会给你回。”

  言轩默默的看着挂掉的电话目光投向小区外的她,他刚要下去无意看到跟踪她的薛慕沉:怎么会是薛慕沉?

  下了车的言轩一路跟着薛慕沉,只见薛慕沉跟在伊思玥身后去了天台。

  陆少琪坐在栏杆边喝着酒,伊思玥在来的时候就让人切段了监控器,她走上天台望向陆少琪,浑然不知的陆少琪以为是有人过来叫他了:“我不是说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上来的吗?”

  “李七七死了你很难过吗?她活着的时候你们错过了,她死了倒见你怀念。”伊思玥走到离她两步远的地方。

  薛慕沉站在墙边看着一切,言轩也站在转角处听的清楚。

  回过头的陆少琪对她很陌生:“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伊思玥手背在身后微微一笑:“一个会让你害怕的人。”

  耻笑的陆少琪站了起来:“我看你也不过十八九岁就敢说这样的话?”“敢不敢是我说了算,李七七不是自杀的,她是被人推下去的,是我找人轮奸她把视频发在网上的而她的死也是我做的。”伊思玥丝毫不避讳的把这些事说给他听。

  得知真相的陆少琪愤怒的一把掐住她脖子把她按在墙上:“谁指使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谁?”

  伊思玥喘不上气来握住他胳膊:“你想知道?那就看你有没有命知道了。”她勾起嘴角陆少琪还没反应过来,伊思玥猛的扒开他的手将他压在栏杆上,松动的栏杆承受不了他的力气倒了下去,陆少琪抓着边缘悬在了空中,他吃力的蹬腿想爬上来。

  “你为什么要害人,我和七七与你并不相识,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少琪垂死挣扎都不问她是什么人。

  蹲下身的伊思玥叹息的说:“李七七罪有应得,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只能说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是张俊峰的人,陆少琪下辈子好好做人吧!”她拿起他的手陆少琪惊恐的盯着她:“不要,不要,啊~”

  七七,如果真的有来生,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一生对你犯下的错,你等着我,下一世我一定要找到你来偿还对你的亏欠。

  言轩听着这声音就知道伊思玥肯定把他推下去了,他看到薛慕沉走了过去不敢松懈立马跑了上去。

  “想不到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的伊家大小姐竟然会为张家办事。”薛慕沉冷漠的表情不带一丝温度的盯着她。

  站起身的伊思玥先是一愣而后恢复镇定看向他:“薛先生,初次见面这么不客气?”

  薛慕沉并没有录下来:“我应该对伊小姐客气吗?”“那就不要多管闲事,我做我的事情,你做你的事情,你的那些破事我也不会提及,倘若你要是让我不好过了,我自然也会拉薛先生下来。”伊思玥看出薛慕沉有些想要威胁自己的意思。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伊小姐这是来劝我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那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薛慕沉低估了她。

  伊思玥好笑的摇摇头:“薛先生也配跟伊家合作吗?伊家向来和张家程家交好,我也不屑与薛先生这种不择手段的人合作,你要想说出去那便随你,别想用这件事来威胁我,你要是说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说不定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出乎意料的薛慕沉挺意外的:“小小年纪如此猖狂,我还真是小瞧了你,难怪张俊峰这么信任你。”

  她走到薛慕沉身边淡淡的说:“彼此彼此而已,薛先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而且薛先生不是也恨透了陆少琪吗?我这样做也正和你的意思,我想你绝不是为了跟踪我调查我来的,你也是想杀了陆少琪吧。”

  被说中的薛慕沉略微吃惊:“你很聪明但聪明过头了就不是什么好事,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看见,来日方长,我看伊小姐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多谢夸奖,那就告辞。”伊思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停车场里伊思玥给张俊峰发了消息,她走在停车场里腿脚有些发软无力,刚才和薛慕沉正面交锋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言轩坐在车里目睹一切:思玥,你是为张俊峰办事的吗?你为什么要瞒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