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卑微

帝都甜妻 亦生YO 3246 2019-07-26 09:56:35

  这些话一直在林优脑海打转,她终于是忍不住小心翼翼试探着:“我哥哥的失踪是不是和小南有关?”

  明夜疑惑的眯起眼看着她:“谁告诉你的?林泽失踪和小南有什么关系?你哥哥咎由自取被人陷害,小南才没这心思做这些下三滥的事情。”

  林优不再相信明夜了,她咬定了叶南和林优的死有关系。

  “不要再想那么多,我不爱她,对小南只是年少情谊,她是我的家人。”明夜搂住她的肩带着她回去。

  醒来的薛慕沉头疼的要炸了,他捂着脑袋一眼就看到了躲在床角瑟瑟发抖的苏瑶和床上的一片血红:“苏瑶?怎么是你?”

  苏瑶红着眼眶用被子遮住身体流着眼泪发抖,薛慕沉眼神闪过几丝慌乱,床上凌乱不堪,他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薛慕沉懊悔的拍了拍脑袋:“你别怕,我昨天晚上喝多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他手刚碰到苏瑶的肩,苏瑶害怕的抖了一下眼神迷茫:“怪我,要是我回去了就不会有这事发生。”

  薛慕沉收回手穿上衣服背对着她:“你先洗漱一下吧。”他眉头紧锁的出去。

  看他出去了苏瑶松了手:我都对你这样了为什么你还是不看我一眼?慕沉,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

  洗漱完的苏瑶穿好衣服走到客厅,薛慕沉坐在阳台上喝着酒,他目光颓废没有了往昔的高傲,苏瑶走过去坐下来:“刚醒喝酒对胃不好。”

  “我回来是为了小南回来的,她现在结婚了我可以等她离婚,她心里还有我的位置所以瑶瑶,当是我不好,我不能对你负责你就算是我太渣好吗?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对不起,以后你要是有需要尽管找我开口。”薛慕沉放下酒杯对上她的眸子。

  苏瑶摇着头握住他的手:“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可以不要任何名份,你让我待在你身边就够了,就像当年的小南一样。”

  薛慕沉扒开她的手垂下眸子:“当年我不公开是为了让叶家更好的发展,我留她在身边是因为爱她,瑶瑶,你可以待在我身边但我没办法爱你,我也给不了你名份,希望你明白我不是你的良人。”

  风扬起她的长发,苏瑶狠狠的推了一把明夜:“我都按着你说的做了,结果呢?他一样对我没有任何的动心。”

  明夜邪笑着抚上她肚子:“没有孩子你怎么成为薛夫人?他又凭什么给你名份?那么多跟你一样小门小户的小姐想攀附慕沉哪怕是睡上一觉都有好处,你怕什么,你和慕沉可比那些小姐的关系好太多了。”

  “孩子孩子,我当然知道要有孩子,才一次我怎么能有孩子?你别忘了,这个办法是你想的,慕沉知道不会轻饶你。”苏瑶生气的怒视他。

  耻笑的明夜握住她脖子:“还没成薛夫人就有了薛夫人的架子?你知道你比小南差在哪儿了吗?小南再喜欢也不会使手段爬上男人的床,可你会,你就算成了权贵骨子里也流着低贱的血统,我们生来高贵,可不像你这样。”

  慌乱的苏瑶怎么会料到他这样:“阿夜你太过分了,你不怕我告诉小南吗?”

  明夜无所谓的收回手:“你去啊,你去了就是把自己的后路断了,你觉得到那个时候小南会留你?她会信你还是信我?”

  无力反驳的苏瑶靠在墙上很挫败,明夜点燃烟抽了一口:“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怎么会拦你的富贵路呢?只能说你自己没有本事留不住他的心,我会帮你想办法让你尽快怀上这个孩子,你自己要是不争气我怎么帮你都没用。”

  “我已经无路可退了,阿夜你要帮我我只有成为薛夫人才不会被人瞧不起。”苏瑶拉着他的胳膊苦苦哀求。

  他扯出手看了她一眼:“我自然会帮你的,等过些时候你的肚子没动静,那我就再帮你一把,苏瑶,你自求多福吧。”

  身体不好的叶南再次病倒这次貌似比前几次严重了许多,张俊峰守在她身边喂她吃着粥:“你也不好好吃饭,衣服也不好好穿怎么不生病,你就是太操心了,言轩说等会和明夜一起过来看你的。”

  “言轩吗?他倒是会讨好人,巴结了阿夜不过他办事挺好。”叶南自己接过碗。

  张俊峰转了转手腕的丝巾:“我觉得言轩没你想的那么坏,他还有转换的余地并不是无药可救,加以利用又是下一个明夜,他对你很顺从你没问问为什么?我看的出来他没有对你藏有心思。”

  叶南靠在床头摇摇头:“他杀了林泽我要是留他在身边,哪天优优知道了我该去怎么解释?”

  迟疑的张俊峰还是想让叶南给言轩一次机会,他觉得言轩好好利用的话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明夜:“那就不要让她知道,我是觉得言轩很不错。”

  门外的明夜带着苏瑶看望叶南:“确定怀上了?”“嗯。”苏瑶抚摸着小腹点点头。

  明夜扬起嘴角:“等会你得故意让小南知道你怀孕了,怀的还是慕沉的孩子,她自然会帮你讨公道,没想到你挺争气的,这不马上就是薛夫人了。”

  “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成为的薛夫人这段感情能维持多久?明夜你太小瞧了薛慕沉吧,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这个孩子能不能留得住还是回事。”言轩无意间听到明夜对苏瑶说的话不屑一顾,他虽然和苏瑶一样的出身不过怎么着地位也比苏瑶高上一点瞧不上苏瑶。

  苏瑶心虚的躲在明夜身后,明夜转过身看向他:“跟你没有关系。”

  言轩轻笑起来:“是没有关系,提个建议仅此而已,苏瑶应该自己先偷偷生下这个孩子才能有机会成为薛夫人,万一薛慕沉还惦记着二小姐偷偷派人把这孩子除了呢?你们告诉二小姐是为了让二小姐死心,但是明夜你是没有为苏瑶考虑啊!”

  “你给我闭嘴,哪里轮的上你说话,言轩你以为你很了不起?有了小南的支持慕沉是不敢动这个孩子的。”明夜白了他一眼。

  提着食物的程亚和艾儿无奈的走过来扒开他们:“干嘛在门口拦着不进去?”

  言轩绕开明夜和苏瑶跟着程亚走了进去尽显高傲,苏瑶觉得他的话有道理:“阿夜不如我们信他一次。”

  明夜冷漠的盯的她害怕:“蠢货,有我在怕什么,等会就按着我说的做。”

  张俊峰帮她梳了梳长发给她披上毯子扶她去客厅,言轩一进来热的不行:“虽然说是冬天,但你们家也太热了吧。”

  “医生说小南体寒是母胎里带出来的她从小就怕冷怕的要死,稍不注意一感冒那就是一冬天不会好的,所以家里暖气得备足了不然冻着她可不好。”张俊峰把奶茶递给椅子上的叶南,她扬起嘴角笑的幸福。

  苏瑶和明夜也走了进来,苏瑶下意识的护着肚子,叶南注意到她的动作:“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她心虚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明夜轻蔑一笑坐下来:“苏瑶可是马上要做母亲了。”

  言轩看笑话似得喝着咖啡,程亚和张俊峰微微一愣,叶南握奶茶的手忽然一抖,她缓过神来勉强一笑:“多久了?慕沉的?”

  “快三个月了……小南,你不会怪我的吧我真的很喜欢慕沉,对不起。”苏瑶装的可怜言轩看不下去了:“得嘞,我也看过了既然没什么大事我就先走了。”

  张俊峰挺待见言轩的:“那你路上慢点雪天路滑。”

  点头表示感谢的言轩拿起衣架上的外套就走了出去,明夜无动于衷的望着苏瑶,他一直瞧不起苏瑶,要不是叶南带着她,明夜早就跟她划清界限了。

  叶南咳的有点厉害了起来,张俊峰皱起眉头看着叶南,她放下茶杯盖好毯子:“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未婚先孕对名声不好。”

  “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小南你帮帮我,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苏瑶握住她的手哭着说。

  抽出手的叶南没有看她:“我帮不了你苏瑶,你看他的眼神就像以前我看他的眼神是一样的,那样痴迷和喜欢,我看到你就像看到当初的自己,一样的卑微可怜,你不适合慕沉,你驾驭不了他,这是我给你的建议和忠告,就算你拿孩子威胁嫁给了他,日子也不会好过的,他不爱你。”

  苏瑶失望的站了起来:“为什么?我嫁给慕沉对你不好吗?我可以更好的帮你办事不是吗?你为什么非要断了我的后路?”

  张俊峰坐在一旁没有吱声,明夜目光变得冷了几分,叶南抬起头看着她:“你是牺牲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赌一个根本不会爱你的男人,你对慕沉再好,也永远走不进他的心,苏瑶,嫁给慕沉你要是觉得是你最好的归宿,那我可以去求慕沉娶你。”

  掉着眼泪的苏瑶抹了把眼泪:“小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是真的爱他,我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他就是我的归宿。”

  明夜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叶南看出明夜的想法:“阿夜你以为呢?”

  “要是苏瑶真的不介意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做赌注,那何不成全她?到时候后悔的又不是我们。”明夜的话更加令叶南肯定这是明夜设计好的。

  没有反驳的叶南妥协了:“那后天苏瑶跟我一起去见慕沉吧,留下来吃饭再走。”

  她站起身来走上了楼,张俊峰本想跟着上去的,明夜伸手挡住他:“我有些事想和小南说说,麻烦了。”

  张俊峰侧身让开:“没关系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