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冰释前嫌

帝都甜妻 亦生YO 3449 2019-07-22 16:40:38

  明夜勾起嘴角:“是吗?你没有?你没有为什么不回赵家,看看你的好丈夫,要是千帆没死怎么会轮到他?”

  薛慕沉不太高兴了:“阿夜,你疯了赶快放开小南。”

  苏瑶也哭的不成样子:“阿夜,你清醒清醒,千帆要在的话也不会希望你们两个变成这样的,阿夜你放开小南吧。”

  “都给我闭嘴,小南,我们相互扶持一路走到现在,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忍,但我忍不了你对千帆这么冷漠,他就站在你背后望着你,你告诉他为什么不愿见他?”明夜伸手抚上她的长发。

  叶南掉着眼泪握住他的手:“赵家失势叶家处于困境,那个时候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我才十几岁我能做什么?阿夜,不是我不想,是我和你一样愧疚,我不来赵家是因为当年的事情让我太害怕了,我害怕失去,阿夜,你清醒一点吧。”

  明夜不信她的说辞:“骗子,都是骗子你们都在骗我,既然这样,不如你去陪千帆可好?他那么喜欢你应该会高兴吧?”

  “你要做什么?明夜你住手。”

  “阿夜你冷静一点阿夜。”

  “少爷您千万不要冲动啊少爷。”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铐锁住自己和叶南面无表情的说:“我们都去陪他。”

  叶南还没反应过来明夜就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叶南死死的抓住栏杆才得以没有掉下去:“阿夜,我拉你上来阿夜。”

  张俊峰率先过去抓住明夜的手,晕过去的明夜悬在空中摇晃。

  “阿夜....阿夜。”被拉上来的明夜躺在叶南怀中,她哭着抱紧明夜:“对不起,阿夜我不能再失去你,阿夜。”叶南跪在地上哭的伤心。

  换好衣服的叶南急匆匆的走到明夜的房间:“医生怎么说的?阿夜神智不清现在又开始高烧不退了。”

  苏瑶神色凝重的说:“医生说是有人给他吃了迷幻的药导致的幻觉,高烧不退估计跟这药也有点关系。”

  “他最近见了谁的?”叶南捏紧十指,小白想了想说:“李家小姐昨晚去过赵家,少爷还刻意支开了我们两个,李家小姐跟少爷独处了半个小时就离开了。”

  张俊峰冷笑道:“是她?除了她就没有其余人了。”

  叶南不相信的喃喃自语:“怎么会是她呢不该是她。”“人总是会变得,她怨恨你和陆少琪瞒着她,小南,李七七已经不是当年护着你的那个李七七了。”薛慕沉的一席话令她惶恐不安。

  “她要想害我和阿夜,那阿夜根本就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叶南始终不愿意信。

  程亚默默的开口道:“也许她只是给你一个教训顺便挑拨你和明夜的关系。”

  摇着头的叶南松开了明夜的手:“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

  “不用找了,就是我做的。”李七七没有丝毫的不安走了进来看了眼周围的人也顺带扫视了一眼床上的明夜。

  不可置信的叶南疑惑不解:“为什么这样对阿夜,你和阿夜一向交好。”“不想交好了,夜他从始至终都偏向你,叶南,我看着你过的不满意我就高兴了,就是没有估算到药效这么快发作,也没想到你和他能活着怎么了?”李七七走到明夜的不远处面带无愧的看向床上的明夜。

  苏瑶气的指责:“那可是人命啊,七七你和阿夜可是最要好的朋友,他总是惦记你过的怎样,你怎么忍心....”

  “再要好也不抵他护着叶南啊,要真说惦记的话,他明明知道少琪和叶南在一起还对我隐瞒甚至帮着叶南欺辱我,别把你们一个个说的有多无辜,你们哪个人手上是干净没沾血的?慕沉嘛?阿夜?还是叶南?我想张俊峰也没少做这些吧?苏瑶你胆子最小自然是不敢的。”李七七笑了起来细细数着他们一个个的错。

  薛慕沉上前把她按在墙上语气冰冷刺骨又带着威胁:“你想做什么?你不怕死吗?”

  李七七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眸子:“我死了有叶南陪葬死而无憾了,我在你身边待了两年,慕沉你不曾真心待我这些我都知道都说叶南生的像我,怎么我发现一点也不像呢她可没有我美。”

  程亚鄙夷的瞪着她:“小南也没有你这样毒蝎心肠,你们根本不像。”

  叶南走过去拿开薛慕沉的手红着眼眶泪水在打转:“算我求你,把药给我,七七你就念在阿夜对你一片真心的份上,你有什么都可以冲我来,你放过阿夜,他没有一日不是活在过去的痛苦里,你知道他放不下千帆还拿千帆刺激他,当是我错了,你把药给我救救阿夜。”

  “求?跪下来求吧,就跟你当初求慕沉不要离开时一样。”李七七目光不带半点的柔情只剩下怨恨。

  众人都愣了一会儿,张俊峰握住叶南双肩冷漠的说:“我想让你死,你就不会活着走出这里,你还敢口出妄言?”

  李七七耻笑着说:“好啊,我说了我不介意跟你们同归于尽,求不求是你们的事情本小姐还有很多事情,不想跟你们浪费这些时间。”说完她作势要走。

  推开张俊峰的叶南拽着李七七的衣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一滴滴落下来:“我求求你,把药给我,千帆当年死在我面前我救不了,现在我不想看到阿夜也死在我的面前无能为力,七七,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你原谅我,把药给我求求你了。”

  翻个白眼的李七七拿出一个小瓶子扔到她面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是你的报应连累了阿夜跟你受苦。”

  薛慕沉隐忍着怒火盯着她:“你的报应也会很快来了。”

  “是吗?帝都人人都忌惮薛家和张家的势力,我怕什么,反正我贱命一条失去了所有我想要的,活着比死更无趣,能早点死倒是我的福气,慕沉,你活该得不到最心爱的人因为这是你自己犯的错你要赎罪!”李七七平淡的诉说着这些像与自己无关的事。

  一旁的叶南双手颤抖的捡起瓶子去喂明夜喝药:“阿夜你醒醒,阿夜。”

  看不过去的程亚想说什么,张俊峰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小凡当然也没资格在这些人面前说些什么。

  苏瑶气的捏紧了拳头:“你太过分了。”

  李七七走到苏瑶面前伸出手抚上苏瑶的脸啧啧两声道:“你还真是小可怜,跟在叶南身边被她压了一头,也是,你这种小门小户家的千金小姐怎么能跟我们比呢?”

  “七七!”叶南把药喂下实在听不得她侮辱自己的朋友:“苏瑶是朋友。”

  她满不在乎的玩着指甲:“朋友?当初你也说我是朋友,但你是怎么对我的?人呐都是自私的家伙,都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曾经我也以为你对我真心,后来才发现我就是个傻子被你玩弄。”

  叶南抹了抹眼泪站起来:“我说我没有你根本不信,我对你没有算计之心,我以叶家名誉和我的性命发誓,对你我问心无愧是少琪说需要我帮他,到底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

  李七七不为所动的看向明夜:“阿夜对你忠心耿耿啊,如果不是那药,他也不会这样对你吧,还真是羡慕,告辞。”说完她转身大步离开头也不回。

  床上的明夜咳嗽了几声微微睁开了眼睛苏瑶第一个发现惊喜的喊了出来:“阿夜醒了阿夜醒了。”

  眼神没有了光彩的明夜只是轻轻握住她的手:“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都回到了小时候,千帆说要我放下过去替他好好守护他想要守护的人,我还梦到我带你回了赵家说和你一起去陪千帆,小南,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次。”

  叶南笑着眼里带着泪花:“千帆也想让你放下执念,阿夜,我们都好好的。”

  明夜一抬头看到他们都在咳嗽着撑起身体坐起来:“怎么都在呢?我不过就是小感冒而已,小南,你那天回去之后还好吧?晚上打雷了,你最怕打雷闪电的,我担心你睡的不踏实不安稳,从前都是我陪着你哄着你入睡的。”

  “睡的还安稳,你不用担心,现在最主要的是你养好身体才能陪着夫人。”张俊峰对他的态度好了不少,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将这件事给隐瞒过去。

  放下心的明夜点了点头:“那就好,千帆忌日那天我碰到七七了,她说千帆最在意的就是我和你,她说她不怨你了,她要离开帝都再也不回来,我怕她真的走了,你一定要告诉少琪,我知道她心里也怪我,怪我一意孤行护着你不肯为她说话。”

  叶南握着他的手笑着:“人没事就好了以后不许再这样。”

  药效过了他多了些安静温顺:“我知道的以后会注意,你们都回去吧,这里有小凡和小白就好了,我累了想休息了。”

  想到什么的叶南忽然明白了,她招手唤来小凡,小凡扶着她起来就往外走,任凭他们出来怎么叫她都没用。

  “小白你留下来伺候阿夜,让其他人先回去,小凡跟我走。”叶南脱了高跟鞋光着脚就跑出去,小凡追在后面着急问:“二小姐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她紧张的说:“我怕七七针对的不是阿夜,是少琪,七七要真想对阿夜做什么那阿夜早就没有命活着了。”

  张俊峰带着程亚就想跟上去,薛慕沉不冷不热的说:“急什么,她是担心陆少琪出事跑去找陆少琪了,张俊峰你就别瞎跟着忙活了,小白伺候好你家主子,要是阿夜有什么闪失你也不用留在明家丢人现眼,苏瑶我送你回去。”

  “是,薛少爷和苏小姐慢走,张少爷和程少爷也是。”小白对薛慕沉畏惧极了。

  苏瑶和薛慕沉走出了明夜的公寓,张俊峰和程亚也随后离开在他们身后。

  不放心的苏瑶担心的问:“小南匆忙跑出去真的不要紧吗?我这心七上八下的今天就没安定过。”

  薛慕沉不满的看了看手表:“慌什么一个陆少琪死了就死了,要不是小南让我放过他,我早让他在帝都无立足之地。”

  “小南和少琪好歹相识一场.....”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薛慕沉眯起眼余光看了下身后的张俊峰:“你怕什么,不会有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