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执念太深

帝都甜妻 亦生YO 3258 2019-07-20 16:00:51

  好不容易叶南的烧退下了一眨眼天都亮了外面依旧下着毛毛细雨。

  醒来的叶南看到张俊峰在他床头睡着了旁边还摆着毛巾和冷水盆心里有些温暖小心翼翼的把手抽出来想起身。

  “你醒了?”张俊峰坐了起来揉揉脑袋又伸手摸摸她额头:“不烧了就好,我熬了些粥你要不要起来吃点?”

  叶南望着他一本正经的说:“俊峰,你能成为我的依靠吗?”

  笑了起来的张俊峰刮刮她的鼻梁:“当然可以,你只需要握着我的手依靠着我就够了不需要想这么多明白吗?”她靠近他怀中眨着眼睛:“我怕,我怕再亲近的人也会有分离的时候,帝都的勾心斗角我怕,一个不留神就被算计了。”

  “有我在,不会分离也没有算计。”张俊峰温柔的抱着她,现在有多甜蜜往后就有多难受和绝望。

  艾儿拿着毯子为她披上:“昨日是千帆少爷的忌日,外面打雷闪电的少爷守在二小姐身边一宿,二小姐睡的还安稳?”叶南喝着粥微微点头:“还算安稳,千帆忌日阿夜有什么动静么?”

  叹口气的艾儿站在一旁说:“明少爷还是和往年一样坐在赵家大门口喝闷酒,只是昨夜雨大想必淋了不少雨。”

  张俊峰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光着上身散发着男人气息走到餐桌边坐下,艾儿忙去为他盛粥看的脸颊泛红,张俊峰听着她们刚才的话头也不抬:“夫人可以去看看明夜,他和夫人交好又是夫人在意的朋友,昨天赵千帆的忌日夫人不去表示难免明夜心里不舒服会有怨言的。”

  这些事叶南不知他全为自己想好了,叶南看向他说:“阿夜不会和我生疏的,不过你的话也在理,我吃饱了,你慢用。”

  “忘记找人伺候你是我不对,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拘谨,还是大小姐想的周到。”张俊峰伸手摸摸她的头,叶南微微一笑:“我和你一样,但是艾儿不同艾儿是从前就伺候千帆的人,你在家休息休息我去看看阿夜。”

  薛慕沉望着病倒在床上的明夜大声的斥责小凡和小白:“废物,他要淋雨你们就不会拦着点?怎么照顾阿夜的?”

  苏瑶不忍心小凡和小白被斥责:“慕沉你消消气,昨天是千帆的忌日,阿夜才会那样做的,小凡和小白也不敢拦啊!”

  床上的明夜高烧不退还说着梦话,薛慕沉缓了缓走到明夜身边:“还是他们照顾的不够好,明天我挑几个人来换了他们,什么叫不敢拦?一群废物。”

  “小凡和小白是阿夜看重的人,你怎么能擅自作主换了他们?”叶南及时走来替小凡和小白说话,小凡委屈的垂着头:“二小姐您来了……薛少爷说的对,是我们做的不够好拦不住少爷。”

  叶南拍了拍小凡的肩:“你们想拦未必还拦的住阿夜,有我们在没人敢动你们。”

  小白不安的抬起头说:“昨天晚上少爷和往年不同,少爷是跪在赵家大门口喝酒伤心的,少爷说什么没能让千帆少爷亲眼看到二小姐和少爷为赵家报仇,我们怎么劝都没用,少爷就那么跪了一晚上身体扛不住晕倒在地上我们才忙把少爷带回来请医生。”

  薛慕沉微微皱了皱眉:“跪着?他跪你们就不知道拉吗?小南,你何必为他们两个说话,阿夜身边怎么会有这样不护主的人.”

  她挥挥手示意他们两个出去:“阿夜醒来是不会想看到小凡和小白被赶走的,这是我的意思也是阿夜的意思。”叶南坐到床头拿起药喂明夜喝着。

  “小南....你以前都是依着我的。”薛慕沉有些错愕,她从前对他百依百顺。

  苏瑶忙替叶南说话:“小南说的也没错呀慕沉,阿夜平时最看重的就是小凡和小白凡事都为他们两个着想,不要生气了,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叶南看都不看薛慕沉自顾自的照顾着明夜喝下药,她拿着手帕小心翼翼的为明夜擦去嘴角的药渍:“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阿夜这是悲伤过度又着凉淋了雨才高烧不退的,秋冬季节这烧是有些难退下,要是今天还退不了就麻烦了。”苏瑶担心的看着明夜。

  她放下药碗点了点头:“知道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他。”

  薛慕沉看到她这样不由来气:“你现在对我的情意淡了,都不如阿夜了。”

  拧着毛巾的叶南顿了顿折好毛巾敷在明夜额头上:“慕沉,阿夜病着我没心思和你谈论这些,而且我已经是俊峰的妻子,对我来说你只是故人和朋友,别的话我不想说了说再多也没用。”

  “小南!”说着梦话的明夜一把握住叶南的手:“小南,救千帆,救他,能救千帆的只有你,求求你救他。”

  叶南心猛的一慌:“阿夜?阿夜你醒醒阿夜。”

  苏瑶觉得明夜的话很有问题:“为什么阿夜说能救千帆的人只有你?”“出去都出去阿夜说着胡话你也信?这里有我就好,你们都出去。”叶南心疼的握着明夜的手:“阿夜我在这里陪你,你快点醒醒。”

  薛慕沉望着她为明夜流泪为明夜情绪激动心里多多少少不好受带着苏瑶出去了。

  一直到晚上七点多他的烧才退下去人也才醒来,明夜醒来时神色颓废,叶南扶他靠在床头喂他喝粥:“医生说了烧退了人醒了就没什么大事了。”

  “我梦到千帆了,他说他很想我和你说他很孤单,小南,这些年你为什么从来不去赵家?为什么?”明夜重重的掀翻她手中的碗叶南被他这样有些惊吓。

  听到动静打开门的小凡担心的说:“二小姐没事吧?”

  她缓过神来勉强说:“没事,再去盛碗粥过来在门口候着。”“是!”小凡关上门内心很疑惑但也不敢多问什么。

  明夜抓着她的手腕咳嗽着说:“他说他好想你,可你为什么不去看看他,小南你就这么铁石心肠吗?从赵家出事开始你就不见千帆直到他死,他都没能看你一眼,小南他会回来找你的。”

  “你说些什么胡话,阿夜,你闹够没有这些年你还没走出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再说这些话。”小南想抽出手来。

  抓的更牢的明夜怨恨的盯着他:“千帆最思念的人是你,小南,算我求你去赵家让他看看你,我总是会梦到千帆,梦到他站在我床边,他还是那个模样,如果千帆没死你嫁的人应该就是千帆吧?你到底是愧对千帆所以不敢见对不对?”爬下床的明夜像中邪一样拉着叶南就往外面走。

  叶南没他力气大挣扎也没办法,门外的小凡一看这情景吓坏了:“少爷,您要带二小姐去哪儿?少爷,您怎么了?”

  明夜挥开他:“滚开。”“阿夜你这是怎么了?阿夜,你放开我阿夜。”叶南扒着他的手,明夜拖着她上了车。

  小凡一看不对叫上小白:“快少爷带着二小姐出去了,去知会张家和薛少爷一声我们跟过去。”小白看他这么急忙和他一起上了车:“我现在就联系张家和薛少爷。”

  “喂?张少爷吗?二小姐出事了,二小姐被明少爷带着往赵家方向去了,还请张少爷来一趟。”

  程亚一听不得了挂掉座机跑去张俊峰房间摇醒他:“俊峰俊峰出事了出事了,明夜带着小南去赵家了。”

  张俊峰整个人都清醒了慌忙的穿着衣服拿上外套就和他出去。

  明夜车开的很快,叶南害怕的握紧安全带:“阿夜你这是怎么了?阿夜。”她说什么明夜都听不进去。

  赵家大门前明夜停下了车,叶南心慌不已不想下车,明夜打开车门将叶南拽下了车他抬头望着天台笑了起来:“千帆,我把小南带回来了,我们来陪你了。”

  大门生了锈明夜轻轻推开门,叶南惊恐的红了眼睛:“阿夜,我们回去吧阿夜,你还病着不能吹风。”

  “你怕了?你怕什么,千帆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怕千帆呢?”明夜的样子很恐怖他拽着叶南一步步走向天台,当初千帆和他母亲就是从这里摔死的。

  最先赶来的张俊峰和程亚一眼就看到了天台上的明夜和叶南:“小南?”

  同样赶到的小凡和小白来不及说什么就往上面跑:“少爷二小姐。”

  张俊峰彻底慌了:“快,小南有危险。”

  最后过来的薛慕沉和苏瑶也慌忙的往天台上赶去,明夜紧紧的拽着叶南走到天台边上笑着说:“你看,千帆就坐在那里对你笑呐他说你为什么不肯见他。”

  “阿夜千帆死了,他回不来了,你清醒一点吧阿夜,你不要这样。”叶南被他按在千帆死时的栏杆上无法挣脱。

  笑着的明夜一脸无辜:“你怕什么?他最喜欢的人就是你,最舍不得的人也是你小南你怕什么呢?”

  爬上楼的他们被吓到了,小凡就差哭出来了:“少爷您放开二小姐吧,少爷您这是怎么了啊少爷。”

  “我没想到明夜对赵千帆的执念这么深都,都有些失控了。”程亚惊叹。

  张俊峰看到叶南挣脱不了怕了:“明夜你放开小南,明夜。”

  薛慕沉和苏瑶也作势要过去,谁知明夜一把将叶南推到边上掐住她脖子:“你们谁再过来我就把她推下去,小南,这是你欠千帆的,他等着我们去陪他,这些年你就没有梦到过他吗?你说啊,你为什么这么对他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抛弃他。”

  “我没有,没有,阿夜,咳咳,你病着呢阿夜,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叶南掉着眼泪她不是因为害怕死而是心疼明夜从来没有走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