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无尽绝望

帝都甜妻 亦生YO 3468 2019-07-20 12:21:35

  薛慕沉闭着眼伸着手敲打着桌面已经有了不耐烦的神色,陆少琪坐在他对面微微有些紧张:“慕沉.....我不是故意的。”

  他睁开了眼睛盯着陆少琪:“你不爱她又要她帮你办事,所以你就折磨她?你当我死了还是不会回来了?我把她交给你,然而你就这样对她?”

  不动声色的薛慕沉把一本文件扔在了他的脸上,陆少琪缓了缓打开了文件,里面是他和叶南争吵动手的照片。

  “贱人,你想害死我吗?”陆少琪狠狠的把叶南推了一把,叶南也不客气的打了他一耳光:“我帮你做的事情还少吗?你凭什么这么说我?陆少琪,你以为你是谁?”

  陆少琪用力的掐住她脖子按在墙上愤怒的说:“就凭你是薛慕沉玩的不要的人,你求他留下他都不愿看你一眼。”

  这些是她心底的伤痛:“闭嘴,你有本事像折磨我一样去折磨李七七啊,陆少琪待在你身边是我做的最错的事情。”“好啊你走啊贱人,你敢我就弄死明夜和苏瑶。”陆少琪把她甩在地上不屑一顾。

  他们在一起时两人就互相折磨,直到叶南一步步爬到如今陆少琪才放过她。

  “我不舍得动的人,却被你这样践踏随意辱骂动手?陆少琪,你算什么东西?”薛慕沉盯的他不寒而栗。

  陆少琪强装镇定:“慕沉,就算我折磨了她这么久,我也帮了她不少,叶家我也有扶持的。”“够了,这些荒唐的说辞你留给自己去听吧,今天开始,你就别想好过。”薛慕沉转过椅子背对着他。

  公寓楼下叶南和程亚迎面遇上等着叶南的陆少琪,他就那样看着叶南不说话。

  叶南抿抿嘴走了过去:“有事吗?”

  “帮我!”陆少琪没有拐弯抹角,程亚拉拉叶南小声提醒:“你想清楚。”

  她拿开程亚的手几乎没有犹豫:“你要我帮你什么?”程亚默默叹口气,叶南根本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帮他了。

  陆少琪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是慕沉他不会放过我的,小南,只有你能让他改变主意,我不能倒,我还有七七,我对不起她我不能就这样算了。”

  皱着眉头的叶南考虑了一会:“我答应你替你说服他,你爱七七,就不要做一些说着爱她又伤害她的事情。”

  “能帮我的只有你了,慕沉的性子你比我更了解,我会好好劝回七七,也会帮你跟七七解释的,小南,拜托了。”陆少琪才几日不见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高傲。

  他和她擦肩而过时叶南轻轻拽住了他的胳膊:“不论从前我们怎么折磨彼此,这一刻我释怀了,至少我知道你心里最爱的是七七就够了,少琪,珍重!”她松开手陆少琪沉默着离开。

  宴会上帝都的权贵几乎都到场了,张俊峰协同叶南以张夫人的名义出席,不巧的是宁漫漫也被邀请了。

  张俊峰和程亚在谈事情的时候宁漫漫故意找上了和明夜分开的叶南:“哟,张夫人啊不知道张夫人这身份用的可还习惯?”

  苏瑶远远看去提醒着薛慕沉:“是宁漫漫,宁漫漫是张俊峰的前女友。”

  薛慕沉上下打量了一下宁漫漫:“他眼光不太好,这种女人也看的上。”

  叶南一听就知道宁漫漫是来挑衅的她不想过多搭理:“不如宁小姐在娱乐圈里游刃有余,抱歉失陪了。”她的话倒显得落落大方没那么小家子气。

  气极的宁漫漫看了眼她身旁的水池勾起嘴角往她身上扑:“啊~”

  一个不稳的叶南摔进水池,薛慕沉和张俊峰几乎是同一时间跑了过去:“小南!”

  程亚和苏瑶还有明夜也都围了过去,林泽站在陆少琪身边看笑话,宁漫漫装做委屈的模样看她出丑:“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快上来。”

  张俊峰抢在薛慕沉前头跑进水池全然不顾形象的抱起她上去:“没事吧有没有磕到哪里?”薛慕沉目光聚集在宁漫漫身上,宁漫漫没料到薛慕沉也是个狠角色。

  他没有半点犹豫的伸手把宁漫漫推进了水池莫不在乎:“装的倒是无关紧要。”

  掉进水池的宁漫漫被呛了好几口水周围也有人笑话和议论:“哎你看我说,这薛家和张家势均力敌,现在又为了这叶家二小姐争风吃醋真是有意思。”

  “谁都知道宁漫漫先前是张俊峰的女朋友,这叶家二小姐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和张俊峰结婚了,宁漫漫心里肯定有气,只是张俊峰也有点绝情了,宁漫漫掉下去他都不看一眼的。”

  听着这些议论声宁漫漫更是来气的跑了上去指着薛慕沉就骂:“你谁啊,多管闲事谁装了,是她自己不小心....”

  清脆的耳光有些吓到众人,叶南浑身上下湿透了更显得身材苗条:“我不打你,你就不长脑子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肯教训你便也是你的福分。”

  不可置信的宁漫漫捂着脸:“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今后我不想在帝都再看到关于你的任何消息和你的人,保安把她拉出去,别什么人都能冒充帝都权贵。”薛慕沉拍拍手厌恶的看着她。

  两个保安强行把宁漫漫给拽了出去。

  张俊峰关切的护她在怀里:“身上都湿了去换身衣服吧,我陪你。”

  薛慕沉欲言又止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叶南被张俊峰带走。

  换下衣服的叶南一阵头晕,她本来身体就虚一直体弱多病,强撑着的叶南补了补妆揉揉脑袋:“俊峰,谢谢你。”

  “我们之间无须言谢,看你身体好像不太舒服要不我让程亚先送你回去?”张俊峰扶着她生怕她晕过去,点了点头的叶南确实有些体力不支:“也好。”

  程亚送她回去时走到公寓楼下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女孩子,女孩子走到叶南面前习惯性的去搀扶叶南:“这些事程少爷还是交给我做吧,我是服侍二小姐的艾儿。”

  叶南额头冒着冷汗看起来发烧了:“程亚是姐姐让艾儿来的,平日里都是艾儿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不用在意。”

  艾儿和她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二小姐,夫人最近又来为难大小姐了。”

  “我知道了会处理的,姑姑一心想要取代我的位置让她女儿做叶家的当家人,现在更是过分的去找姐姐麻烦了,过几天我自己会回去一趟的,我有些累了。”叶南咳嗽了几声程亚看出她的不舒服只是没有说话。

  薛慕沉盯着张俊峰,苏瑶感觉到压力很大这是他们二人第一次正面交锋:“慕沉我也累了,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明夜听到苏瑶这样说心里一紧,薛慕沉从张俊峰身上移开视线:“阿夜送苏瑶回去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张俊峰也顺势挪开目光,薛慕沉转身离开明夜正要开口被陆少琪一把抓住手腕及时出手阻止了明夜:“送苏瑶回去,阿夜,慕沉的性格你也了解,你就是问了他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

  “怎么是你?”明夜不悦的抽回手,陆少琪皱皱眉头:“今天是千帆的忌日,这宴会你也推托不了,少惹事端。”

  陆少琪看了眼张俊峰转身离开,张俊峰听到是赵千帆的忌日想起什么往家里赶。

  雨越下越大,苏瑶坐在车里欲言又止明夜看出她的犹豫和畏惧:“你我同在小南身边这么多年不用对我这么畏畏缩缩。”

  苏瑶咬着唇捏着衣角:“是....阿夜,我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

  “想说什么就说。”明夜停下车靠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苏瑶眸子转了转:“我怎么觉得小南比起慕沉更向着张俊峰?万一小南对张俊峰动了心....”

  明夜冷笑几分淡淡的说:“那不是正好合了你的意思?苏家小门小户倘若攀上薛家这棵大树,你不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借着薛家的势力给苏家带来了荣光?从小南把你带在身边起到你见到慕沉时的样子,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你喜欢慕沉,苏瑶,能不能讨慕沉欢心那是你的本事,不过你要是敢打小南的主意可别说我不念旧情了。”

  她一脸慌张像是做了坏事被看破:“阿夜这你就冤枉我了,我胆子小怎么敢....再说了慕沉心里只有小南。”

  弹着烟灰的明夜看了她一眼:“还有你不敢的事?慕沉回来以后你就不常去小南那边走动了和叶家也没什么来往,倒是日日陪在慕沉身侧关系挂怀的,苏瑶,你要想清楚了,小南花了这么多年也未能真正的走进慕沉的心里得到他欢心,往后你要是真想嫁给慕沉这路可难了。”

  心里一沉的苏瑶垂下眸子:“至少慕沉心里现在有小南,我长得也不如小南,家世更不如她,这些事也只能想想。”

  “你要是能怀上慕沉的孩子,还怕成不了薛夫人?幼子无辜,慕沉再不喜欢你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你名分的,权贵之家最在乎的也就是孩子。”明夜也不知道是真心想帮苏瑶还是怎么,竟帮她出主意。

  回到家中的张俊峰换下湿衣服,一声响雷吓的卧室里的叶南惊醒:“千帆!”她最害怕打雷闪电了。

  张俊峰闻声赶去坐在她床头,叶南眼眶红红的吓的抱住张俊峰:“我怕。”

  “不怕不怕我在这里。”张俊峰安抚着她到现在他才知道叶南害怕雷声。

  发着高烧的叶南昏昏沉沉的又睡过去张俊峰摸摸她额头不自觉的担忧:“这么烫?”

  她睡着了都在梦呓着:“千帆,不要千帆求你了,留下来不要跳。”艾儿走了进来看到他在恭顺的低下头:“少爷回来了。”

  “你是谁?”张俊峰坐在她床头对艾儿略有敌意,艾儿拿着毛巾和冷水说:“我是服侍二小姐的艾儿,以前是赵家管家的女儿赵家没落以后我就留在了叶家。”

  张俊峰接过她手中的毛巾和冷水放在床头帮她物理降温:“知道了,你去休息这里有我照顾夫人。”

  艾儿看着张俊峰照顾叶南的模样看的痴呆了,除了薛慕沉她就再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看的忘记了离开。

  “怎么还有事么?”张俊峰见她迟迟不走以为她有话说,回过神的艾儿急忙低下头脸红红的:“没....没事,少爷早点休息,有事就叫我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