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帝都甜妻

我信你

帝都甜妻 亦生YO 3110 2019-07-06 01:41:00

  明夜冷眼看着地上狼狈的康城:“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被你最瞧不起的两个孩子算计了。”

  康城明白了什么:“你们是为了赵家这些年才跟我过不去的?早知今日我就不会留着叶家,当真是留了一条祸害。”

  红着眼眶的叶南耻笑:“叶家是赵家一手提携起来的,赵千帆曾经救过阿夜的命所以自小跟阿夜交好,你逼死了千帆的父亲也逼死了他的母亲和他,千帆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你多狠的心啊,逼的他父亲跳楼不算还去他家侮辱了他母亲,害的他母亲抱着千帆一起跳了楼,康城,你就不会半夜惊醒梦见他们一家找你索命吗?”

  程亚和张俊峰也明白了事情原因,张俊峰先前只知道是康城抢了叶家的货,没想到还牵扯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栽在你们两个手上,我不服,赵家那是咎由自取。”康城不知悔改的仰着头。

  忍不住的明夜重重的给了他一拳:“你有什么资格说着赵家咎由自取?自始至终你都是赵家养的狗,小南,怎么处置?”

  努力平缓情绪的叶南捏紧了拳头:“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好了,我知道,你应该比我更恨他,恨的巴不得他死。”

  明夜笑了一声那笑寒意:“其他人送警察局把证据一起送去,康城做了,找个没人的山上丢下去,收尾要干净利落,不许被看出任何破绽来,那六个兄弟的抚恤金明天分发给他们家里人。”

  “是!”

  康城震惊的盯着叶南和明夜:“你们敢杀人?这是法律社会。”

  叶南不为所动的转过身来:“是吗?你杀了明家六个兄弟的时候想过吗?你一条人命抵他们六条人命算便宜你了。”

  被捂住嘴的康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只能无助的挣扎要表示抗议。

  人被带走后一切归于平静,叶南走到明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我知道你比我更难过更不满意对他的惩罚,事已至此我们没有别的选择,阿夜,你对千帆的感情是我远远想象不到的,我也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活在痛苦和自责里面,对不起。”

  明夜捂着脸坐在椅子上很沉闷:“我只觉得对赵家不公平,当年我要是挽留一下千帆多陪陪他安慰他,或许他不会死,这样的结果太便宜他了。”

  “他们一家在天之灵会保佑你的,这事不怪你阿夜,让你忍了这么久,我保证这件事过后不会再有任何人敢对明家和叶家有任何坏心思,我只希望你从愧疚和自责里面走出来别再怪自己,千帆也不会怪你。”叶南强忍着失控的情绪。

  这一刻张俊峰明白了她对明夜的感情也明白了他们这些年过的并不好。

  掉着眼泪的明夜看向她:“你叫我怎么走出来?就像你自己说的,你根本不了解我对千帆有多在乎,从他救我的开始,我就把他当亲哥哥,你口口声声说的走出来,你不是我,你想象不到,我能感受到千帆那时该是多么绝望,叶南,你没有心,你也不会为赵家流一滴泪。”这是他第一次吼叶南,也是第一次跟叶南争吵。

  心痛的叶南沉默了一会:“那是你自己认为,阿夜,事情都过去了,就算我为赵家流了眼泪能有什么用?能报仇吗?不能。”

  “你没有半点觉得对不起赵家对不起千帆的,千帆对你那么好,而叶家在赵家最无助的时候却无动于衷,你从不承认,是因为你不敢承认,叶南,我认识你这么久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怎么想的,对赵家又是怎么的心情,你一直保持是无所谓的态度。”明夜站了起来愤怒的指责她的不是。

  叶南能理解他现在的失控:“你冷静一点阿夜,叶家那个时候只有姐姐跟我,我们年幼能做什么?我没有不承认,赵家成那样我也难受,千帆死了我不难过吗?我比你更难过,那是千帆,叶家还是赵家提携扶持才有今天的,我父母死的时候是赵家对我和姐姐百般照顾当成亲生女儿疼爱,我比你还要心痛,我以为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是最了解我的人,阿夜,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发怒的明夜狠狠的将她按在墙上,吃痛的叶南闷哼一声。

  程亚想进去帮叶南被张俊峰拉住:“你干嘛?没看到他伤了二小姐吗?”

  “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矛盾,我们不能插手的,解决了他们还能跟以前一样,解决不了就此分道扬镳。”张俊峰一眼就看出此时的局面是怎么样的。

  明夜一拳打在墙上:“你是不是觉得叶家扶持着明家,我就低你一等?你是不是觉得明家就该像当初的赵家一样?”

  叶南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用力给了他一耳光:“你胡说什么?千帆死后赵家堕落以后,我把你视为亲人,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对待身边的亲人兄弟?明家和你是与叶家平起平坐的,你再敢胡说,下次就不是一耳光了,我叶南用我的性命发誓,从前现在和以后,只要有叶家就有明家,我叶南不会连身边人都算计,明夜,你给我记住了我打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说了不该说的话,你要记得你是我的家人,在我这里没有高低贵贱。”

  清醒的明夜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做了过分的事情,他后退了好几步醒悟过来以后连忙道歉:“对不起小南,我不该说这些,我真的是糊涂了,你对赵家....”

  “够了,别说了,我的话你记住就可以了,阿夜,我叶南再狠,也不会到那种狼心狗肺的地步,更不会对家人下手。”叶南平缓了心情走了出去。

  迎面对上了张俊峰和程亚,程亚一脸痴呆又带些惊艳的眼神就让叶南知道张俊峰看到了这些。

  张俊峰什么也没有问她:“吃饭吧!”

  叶南示意程亚先走:“说实话,有没有那一刻你怀疑我和阿夜的关系?”

  “没有!”张俊峰不假思索的回答,叶南皱起眉头有些好奇:“为什么?”

  他伸手帮她捋捋长发:“我的女孩我为什么不信?我信你!”

  错愕的叶南怔在了原地,她好像喜欢上了面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对她毫无保留甚至纵容她所有的任性和胡作非为,她不想说和不想做的事情从不勉强。

  垂下眸子的叶南调整好状态:叶南不许胡思乱想,他只是跟你名义上的夫妻,并不是真的,他的话不能信的。

  苏瑶看到他们来了这才松口气:“阿夜怎么没来啊?”

  “他马上就过来了,不用太担心。”叶南坐到她身边说完这些就保持沉默了,餐桌上他们依旧在说一些笑话和这些天帝都发生的一些好玩事情。

  张俊峰看她情绪不太对夹了些菜到她的碗里:“你爱吃白灼虾,吃点。”

  她很意外的看向张俊峰:“你怎么知道我的口味?”“日久见人心,以后你总会有知道的那一天,我对你没有任何邪念。”张俊峰亲手帮她剥着虾。

  叶南在他面前多了几分乖巧,张俊峰戴着手套递过去,叶南刚要用手接,张俊峰拍打了一下她的手喂到她嘴里:“脏!”

  这个字叶南并没有误解,他的意思是叶南碰了康城没洗手所以嫌弃康城脏。

  赖在床上的叶南翻了个身感觉怪怪的她伸手摸了摸碰到了一处鼓鼓的地方,猛的睁开眼睛的叶南惊吓的拽住被子:“你怎么在我床上?你想干嘛?”

  张俊峰光着上身侧躺在她床上皱皱眉头说道:“领证!起床!”

  她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记得好像是被他抱回来的。

  换好衣服上了车,一路上张俊峰没有主动开口说半句话,包括拍登记照一直到登记结婚他都没有说话,临到出去时张俊峰握住了她的手:“想好了,出去会有记者的,出了这个门你就是张夫人了。”

  “我们就是个利益关系,你搞这么严肃干什么呢?真是的。”叶南的手被他握在掌心,他的手冰凉冰凉的有点刺骨的寒冷,大热天的都是冷冷的,不过她浮躁的心竟会多了些许的安稳。

  戴上口罩和帽子的张俊峰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外面围满了记者问东问西。

  他一手搂着叶南的腰一手护着她的帽子尽量不让她出镜,以往叶南遇到的只有那么几个记者和偶尔偷拍的狗仔,这么一群记者还是第一次碰到。

  好不容易上了车叶南已经热的喘不上气来了,张俊峰体贴的打开空调发动车一脚油门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明天头条是不是就是叶家二小姐与张大少爷登记结婚?果然这张夫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我做二小姐的时候可没看到有这么多记者要采访我。”叶南拿起座位下的橙汁拧开就喝。

  不嫌弃的张俊峰很自然的拿过她手上的橙汁送入嘴里:“以后会习惯的。”

  叶南皱皱眉头用手指戳戳他:“老板你喝的是我的橙汁啊!”“我不嫌弃你,张夫人嗯?”张俊峰把橙汁还给了她并顺便逗了逗一脸呆呆的叶南。

  心里抓狂的叶南装的很平静:“别说张夫人这称呼还不错。”

  笑笑的张俊峰专心的开着车:“也不看看二小姐的眼光有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