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潇潇夏至归

第七章 林小姐再见

潇潇夏至归 瘦肉麻麻 2473 2019-07-10 12:15:00

  “爆炸事件发生时间是今天晚上7点42分,中心地点是面前这一栋单元楼,目前现场情况稳定。”林萧夏毫无感情地复述,“未发生人员伤亡。”

  叶简婷拿出本子来,匆匆忙忙地记笔记。林萧夏瞥了一眼,真的是一字不落。写完后,小姑娘抬起头,犹豫地问:“这些跟电视、还有网络上发的通稿好像没什么区别……”

  林萧夏思忖片刻,郑重地点头:“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作为过来人,她还是试图小心翼翼地保护新人的新闻理想,虽然她不知道这样的理想究竟掺杂了多少功利的元素。

  她又继续说:“现场的情况主要是这样,如果你觉得有比较新颖的选题和角度,随时和我联系。”

  叶简婷点点头。

  “我再陪你盯一会就走,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林萧夏不太放心,毕竟现在浮出水面的,都只是表象。里边的水到底有多深,怕是需要一段时间才知道。

  其实近几年的新闻都是如此,事发当场总是缺乏新闻要素,等到所有的谜底都揭晓,却又过了新闻的时效性。只有普通人傻傻地相信媒体的字字句句,企图从中寻求生活的安全感。

  林萧夏向叶简婷交待工作的时间,秦归南已经退到一边。他懒散地倚靠在车身,修长的两条腿交叠,在夜色中被灯光拉长,再加上那张云淡风轻的脸,很容易就让人挪不开眼。

  “给你花露水,夏天外面蚊子多。”林萧夏自己都没注意到,目光不经意地就落到秦归南身上。她递给叶简婷一瓶驱蚊花露水,又叮嘱了她一些注意事项,便走过去找秦归南。

  秦归南的脚下,是一地的烟头。

  林萧夏低头,脚撵在烟头上,没有说话。

  “抽挺多年,想戒没那么容易了。”秦归南像是窥探到她的心事,先于她开口。

  “嗯。”林萧夏也不多说什么,她很清楚,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是相亲对象。她的立场,最多是讨厌相亲对象的生活习性。

  “结束了?”秦归南问。

  “嗯。”

  “那我送你回家。”

  秦归南帮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林萧夏略为犹豫,还是钻了进去。等她系好安全带,秦归南才放心地上车,坐在驾驶座上。

  一路上都是沉默。林萧夏手撑额头,很快就昏沉沉地睡过去。秦归南也不吵她,安心地开车。

  车到达林萧夏所住的小区门口时,她仍旧没醒。秦归南打开手机,轻手轻脚地下车,逐一回复未接来电。

  “喂张教授不好意思,晚上有点事,您说。”

  “陈老师抱歉,晚上再跟朋友吃饭。”

  “……”

  回复完所有的未接来电,秦归南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好像把这辈子所有的对不起都说了一遍。

  回到车上时,林萧夏已经睁开眼。她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双眼笔直地望向前方。

  “今晚谢谢,陪我跑了这么远的路。”林萧夏微微侧身,头靠在座椅上,看着秦归南说。

  秦归南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他的手握住方向盘,缓缓地说:“应该的。”

  当年来不及的陪伴,不肯给予的陪伴,如今期望给她的陪伴,秦归南一点都不想错过。

  分手后很长时间,秦归南都在回忆,两个人的感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深刻,变得难以捉摸?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对方的等待、对方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的脸上突然浮现起异样的神色,偏过头往小区门口望过去:“好像是陈阿姨!”

  林萧夏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陈凤琪晚上给她打了十几通电话。因为在爆炸现场,所以她一个都没接,陈凤琪肯定急死了。

  她顺着秦归南的视线望过去,陈凤琪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肩膀上裹了一条披肩,正在门卫室门口晃来晃去,时不时还得焦虑地望一眼马路的方向。

  想都不用想,陈凤琪女士肯定担心了一晚上。

  林萧夏急忙解开安全带跑过去,秦归南见状,也跟着下车。

  “妈,你怎么下来了?”林萧夏拉起陈凤琪的手问。

  “我看新闻发生爆炸了,想着你肯定要去,打电话让你小心点,臭丫头还不接。”陈凤琪嘴上虽然说着责备的话,眼里流露出的情绪却是担心。

  林萧夏抱住她:“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本来陈凤琪满腹心思都在林萧夏身上,见她安然无恙地回来,悬了一整晚的心终于放下来,注意力自然而然地就被秦归南给吸引过去。

  “你怎么了啊?”见陈凤琪不说话,林萧夏觉得奇怪,也就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感到一阵头痛。

  秦归南压根没打算打破这么一副母女相拥的美好画面,他只是默默地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等着跟林萧夏说声再见。可既然被陈凤琪看见了,他不过去打声招呼,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陈阿姨好,我送林小姐回来。”秦归南面带微笑地说。

  林萧夏跟着就松了一口气,得亏他没说夏夏,要是让陈凤琪知道头一次吃饭就那么亲密,今晚她别想过好日子。

  “归南送夏夏回家呢?”陈凤琪的高兴,都写在脸上了。

  秦归南看一眼林萧夏,倒像是在邀功:“嗯,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家。”

  “真懂事。”陈凤琪连连点头,“要不要上去坐坐?”

  林萧夏在一边一个劲地使眼色,还得防备着被陈凤琪看见。

  秦归南仍旧笑:“谢谢阿姨的好意,今天太晚了,林小姐明天还要上班,我就不打扰了。”他看一眼林萧夏,见她松了一口气,便继续说,“来日方长嘛。”

  林萧夏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只能扔给他一个白眼。

  陈凤琪却非常满意:“好——好!归南啊,今晚你辛苦了。”

  “阿姨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萧夏看来,现在的秦归南妥妥的斯文败类。她决定是时候结束这场对话了。

  “妈,人家搞学术的,本来就睡不好觉,赶紧让人家回家睡觉吧。”说完还瞪了一眼秦归南。

  秦归南不着急,假装没看见她的鄙夷。

  “对对,阿姨老糊涂了。那归南……要不你先回去休息?”陈凤琪不舍地说。

  “谢谢阿姨关心。您跟林小姐先上楼,我再走。”

  礼数周到,三言两语就把陈凤琪哄得服服帖帖。

  林萧夏赶在陈凤琪开口前拦下她:“欸妈……妈,您别说了,还让不让人家休息了,我们先上去就是了。”

  陈凤琪欲言又止,看看秦归南,又看看林萧夏只得依依不舍地开口:“那,归南我们下次见。”

  “嗯,阿姨再见。”他又转向林萧夏,语气听起来带几分炫耀,“林小姐再见。”

  “再见!”

  林萧夏生怕陈凤琪没完没了地说下去,赶紧挽住她的手,硬是把她拖进小区大门。她急匆匆地回头看一眼,秦归南仍旧站在原地,笔挺的身材被灯光拉长,显得愈发修长。他就那样注视着母女二人的背影,神色淡然。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林萧夏有片刻的失神。

  “不过夏夏,我总觉得秦归南这个名字我在哪里听过……”两人走进楼道,陈凤琪才嘀嘀咕咕地说。

  林萧夏当然不会说,当年她也是为他写过厚厚的日记的人。至于陈凤琪是不是从日记里得知这个名字,她就无从知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