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潇潇夏至归

第二章 讨厌的相亲对象

潇潇夏至归 瘦肉麻麻 2106 2019-07-03 15:14:57

  林萧夏到达随园饭店的时候,正好6点10分,距离约定时间提早了二十分钟。她倒是不太在意女孩子一定要迟到半个小时的规矩,直接走向前台:”您好,有位李女士订了位子。“

  ”稍等,“前台小姐姐微笑地点头,开始在电脑上查询相关信息:”李蕙女士,晚上6点半是吗?”

  李蕙?出门走得急,还真忘了问陈凤琪女士口中的李阿姨是不是叫李蕙,不过时间姓氏都对得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林萧夏点头,”嗯嗯,是的。“

  ”您这边请。“很快就有服务员过来,领着林萧夏走到一张靠窗的桌子边上。”这是您的座位,请问现在点单吗?“

  对方还没来,林萧夏直接摇头,”等会就行,还有一位客人。“

  服务员走开后,林萧夏直接瘫在椅子上刷起微博。餐厅的布局简单大方,一色的木质桌椅古朴典雅。窗外就是宽大的人行道,只是餐厅位置偏僻,环境清幽,视线所及之处风景都十分秀丽。

  大约十分钟后,对方才不疾不徐地坐定,并不说话。

  林萧夏也不急着抬头,她看一眼时间,距离6:30还差五分钟。嗯,是个守时的人。

  她依然不动声色地刷手机,余光可以瞥见对方穿一件白色衬衫。如果感觉没有出错的话,对方现在正盯着自己。

  我K,就不能直接说句话?这么盯着我是几个意思?

  “林小姐。”

  声音清透沉稳,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油腻感,除了有点讨厌的熟悉感。林萧夏在心里将陈凤琪女士吐槽了几万遍之后,才慢慢地抬头。

  这张脸……就更讨厌了。最让人生气的是,已经快过去六年的时间,这张脸居然都没有任何变化。

  “秦先生。”林萧夏回以一个微笑,表情无懈可击,目光刚好对上对方打量的眼神。

  秦归南好整以暇地盯住林萧夏,表情像是在看戏,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听到林萧夏的话,他挑眉:“好久不见。”

  林萧夏清楚得很,在这种前任碰头加相亲的情况下,谁先云淡风轻地说出那句好久不见,谁就占了上分。这个时候一定不能着急上头,而是要同样若无其事地回击对方。

  “是啊,得有五六年了吧?”林萧夏满眼都是笑,加上青春无敌靓丽的丸子头,整个人看上去精气神十足。

  秦归南颇为认同地点头:“对,今年是第六年。”

  “你可是一点都没变。”林萧夏毫无畏惧地迎上对方的眼神,甚至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当然我指的是守时这一美好的品质。”

  秦归南忍不住笑出声,身体自然而然地靠在座椅上。以前两个人交往过,林萧夏对秦归南忙于学术这件事心存不满,因为每次约会她都是等待的那个人。

  林萧夏心里漠然,这有什么好笑的?她打了个响指,“服务员,点单。”

  秦归南没再说什么。

  服务员分别递给两人一份菜单,笔直地站在桌边,等待两人点单。

  气氛陡然安静下来,林萧夏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她快速地扫了一眼菜单后合上:“我要一份水果沙拉。”

  秦归南抬头:“吃这么少?”

  “嗯,上了年纪就得时刻记着减肥这件事。”林萧夏认真地说。活到28岁的年纪,她比谁都清楚,美貌和思想就是女人最大的本钱,尤其是她这种不太美丽的女人,自律就显得尤为重要。

  “那我要一份千岛湖有机大鱼头,香煎雪花牛肉粒二例,再一份扇贝。”秦归南合上菜单,冲服务员点头,“酒的话……你们这里有牛栏山二锅头吗?”

  林萧夏一口水差点把自己噎死,她急急地抽出纸巾,捂住口鼻,让自己不过于失态。

  服务员小哥一脸同情地看着她。

  秦归南说:“开个玩笑不要介意。”

  “……”林萧夏自顾自地翻了个白眼,没有接话。有的人,就是不管过了一二三四五六年,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不过喝了这么多酒,还是牛栏山最值得。”服务员走后,秦归南恢复了那种事不关己的姿态。

  林萧夏不说话,她自己都忘了有多少年没有喝过那些廉价的白酒,上一次应该是前往邻省的乡村去采访的时候,乡亲们为她倒的那一杯牛栏山。

  “秦老师国内国外混了这么多年,居然还记得牛栏山,也是难得。”林萧夏的话意味难明,连自己都不清楚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秦归南忽然笑起来,带有几分打趣的语气:“你在怪我。”

  从以前到现在,这个人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一样的自负,一样地让人讨厌。林萧夏轻笑:“秦老师你想多了。”

  秦归南挑眉,并不过于纠结这个问题,转而问道:“你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来相亲了?”

  “彼此彼此,况且,我比秦老师还是更看重个人情感一些的。”林萧夏回敬一个笑容。

  “还说你没怪我?”秦归南说。

  “……”

  “抱歉,两位打扰一下,给两位上菜。”

  服务员的突然到来,打断了林萧夏的辩解。

  “我没有怪你。直到今天我都不曾否认,我和你相爱过在一起过的事实,但那对我来说,只是一段过去而已,当初分开的时候没有怪你,这么多年过去,就更不用说到怪这个字了。”等到服务员走开,林萧夏才冷静地说。

  二人平静地对视,秦归南想要确认她说的是不是事实,而林萧夏则是在强调每一个字的真实性。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哪里有那么多天长地久的爱情,大多数都是时过境迁罢了。

  “那就好。”

  空气安静了好一会,秦归南才深吸一口气说。他靠在座位上,不再像先前那样打量林萧夏。

  “这些年怎么样?”秦归南问。

  “还行吧,马马虎虎过得去。”林萧夏喝了一口水说,“在报纸当记者,到现在也没升职加薪,反倒是物价一节高过一节。”

  秦归南颇为认同地点头:“我看过林大记者写的稿子,深入社会鞭辟入里,说到底你还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林萧夏笑笑:“别别别,提理想这么虚的东西干嘛,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嘛,我是实在人。”

  秦归南不置可否,只是低头吃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