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第41章:南村盗窃案(上)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非也大人 3190 2019-08-27 22:14:01

  美玲夫人面色如土,怒气冲冲的离开玉府,独自一人往北村走去,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王姑娘的家。

  “开门……”美玲夫人用力的敲着门,确切是说是砸门。

  王老汉,还以为是强盗知道尽管他家收了不少彩礼过来抢劫的,吓得趴在门缝看了好久,发现只有一个女人在砸门,他也没那么怕了,他轻咳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什么事而啊?”。

  “开门,我是来找王姑娘的!我想和她谈谈。”美玲夫人语气生硬,听起来但是来打架的。

  “什么事儿,明儿再说吧!俺闺女睡下了!”王老汉觉得来者不善,并不打算开门。

  “我现在就要和她,说清楚,玉府今天送来的聘礼不做数的,玉相斯还是个孩子,小孩子瞎胡闹,不经过大人物允许就擅自做主,你们可别当真。”美玲夫人大声的喊道,王语嫣被门外的吵架声惊醒,急急忙忙的下床,她随手拿了件衣服穿好,跑了出来慌张的问道“爹爹,怎么了,谁在那大喊大叫的”。

  “说是玉府的人,过来告诉咱们一声,说小寨主说话不做数,俺看看就是个疯婆子,玉寨谁不知道小寨主从小到大说一句二,就连寨主也要听她的,不知道哪来的疯婆子,搞不清楚状况就来胡说八道,闺女快回去睡觉吧,别搭理她。”王老汉完全没把美玲夫人的话放在心上,困意来袭直接回房睡觉去了。

  “王姑娘,我是玉夫人的妹妹,我是来找你谈谈的,你开门。”美玲夫人听到王语嫣的声音后继续砸门。

  “你就是相斯的姨母吧,不是我不开门,是家父不许,夫人有什么话就这么说吧,我听着呢!”王语嫣突然想起玉相斯叮嘱的话,她对这个砸门的人还有敬畏,毕竟是玉夫人妹妹,以后都是一家人了,闹的太生没什么好处。

  王语嫣说话唯唯诺诺和美玲夫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玲夫人听她说话挺文静的,感觉自己胜算更大了。

  “王姑娘,我今天过来了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玉相斯送来的聘礼不做数,姐夫没同意她这么做,而且她还是一个孩子,你这么大的人了不应该信一个孩子说的话。”美玲夫人句句诛心,王语嫣却不以为然,诸如此类的话她听的太多了,早就有吗免疫了。

  王语嫣清了请嗓子冷声说道“这位夫人,说这话就不对了,玉寨是玉家的,玉家除了林青寨主就是小寨主玉相斯,我不听小寨主那我该听谁的呢!”。

  “玉相斯就是小孩子,她懂什么,我姐夫说过要娶你了吗,他要是想娶你为什么不亲自来,让一个孩子过来提亲,王姑娘你还年轻,不应该对玉林青动心思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以为你嫁给玉林青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想得美,有我在不会让你得逞的,也不会让玉相斯和玉林青被你蒙骗的。”美玲夫人指着木质的大门破口大骂,完全没有任何形象可言。

  “这位夫人,我念你是小寨主姨母的份上才在这儿听你说话的,既然夫人说的话这么不中听,那莫怪语嫣,语嫣回去休息了。

  夫人也早些回去吧!天不早了。”王语嫣彬彬有礼的说完就回房了,美玲夫人听着她离开的脚步声,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了,自己气的要死,人家一点事儿都没有回去睡觉了。

  美玲夫人又用力的砸了几下门,院子里在无人搭理她了,她也没力气在砸下去了,气冲冲的来,就气冲冲的回去了。

  美玲夫人回到玉府直奔相斯阁,相斯阁和其他的院子都不一样是玉林青特意给玉相斯建造的,正门八间,上面桶瓦泥鳅脊,那门栏窗,皆是细雕各种镇宅异兽,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矶。

  院外红墙环护,绿柳周垂,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正房上悬着“相斯阁”匾额。

  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团锦簇,剔透玲珑,后院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富丽堂皇的,相斯阁是玉林青亲自带人修葺的,可见玉林青对玉相斯的爱。

  淡淡的桂花香充斥在整个院子,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灯光,房间里玉相斯早已经休息了,而千诺离侧躺在榻上盯着她。

  “离儿,有人来了!”玉相斯不悦的翻了个身,语气中带着温怒。

  “相斯睡了吗?”美玲夫人站在门口敲着房门,千诺离一个棋子飞了出去,划过美玲夫人的脸,吓得她跌坐在地上。

  暗卫飞身而出,将她遏制住“什么人,竟敢擅闯相斯阁”。

  美玲夫人吓得跪坐在地上半天都不敢说话,浑身发抖。

  千诺离冷声说道“把她送出去”。

  “属下遵命。”暗卫拎着美玲夫人将他扔在相斯阁门外。

  美玲夫人有一种死了逃生的感觉,吓得三魂掉了二魂,看暗卫走了,她慌慌张张的起身往自己房间跑去。

  “暗影,如果她会武功,我现在已经死了。”玉相斯清冷的声音响起。

  暗影跪在门口“主子,属下并没有感受杀气和内里,是属下失职”。

  “以后在我睡觉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许放进来,下去领罚。”玉相斯慵懒的声音响起,暗影大气都不敢出“属下告退”。

  “相斯,刚才那人是谁啊?”千诺离好奇的问道。

  “我娘的妹妹,我姨母。”

  “既然是姨母为何不让进来,不是亲人吗?”

  “亲人是指亲近的人,有血缘关系不亲近的人只能成为亲属。”玉相斯三世的总结,在她心里亲人只有玉林青。

  “那相斯为何还要收留她,直接打发了不省的麻烦了吗?”

  “人情味儿,人没有人情味儿和机器有什么区别,我本打算好好待她的,可是她要反客为主,我不喜欢自来熟,更不喜欢别人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的,今天算是和她提个醒,毕竟是亲属,还是要照顾的。”玉相斯把什么分的太清楚了,完全不想一个孩子,千诺离对她又爱又惧。

  “不过你不可以仁慈,你生在皇宫,仁慈就是在害自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出卖的的人,不要再给他活着机会知道吗!”玉相斯眯着眼睛,语气平淡,千诺离却听的明白,也很赞同。

  “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的。”

  “记住没有用,要用上,反复运用才能铁石心肠,姐姐祝你早起登基。”

  “相斯,说这话不怕被杀头吗?”千诺离趴在塌上和她闲聊。

  “我什么都怕就不怕死,身为太子不想当皇上,就是窝囊,上辈子就是和窝囊废,这辈子也该逆袭了。”玉相斯困意袭来,后半句话说的不太清楚,可是千诺离却听的清清楚楚的,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窝囊废了,还是上辈子的事儿,可是这种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也不足为奇,千诺离总感觉玉相斯能未卜先知。

  刚才玉相斯避而不见就是为了让美玲夫人去找王语嫣,如果王语嫣因为美玲夫人几句话就动摇了嫁进玉府的决心,那玉相斯再也不会让王语嫣进门了。

  她又知道美玲夫人会折回来找自己,又让他出言警告,自己不废一句话就把刁蛮任性的美玲夫人解决了。

  “相斯是不是能未卜先知?”

  “小子再废话,就把你扔出去了。我困了你别偷看我了。”玉相斯背对着千诺离,却能感觉到千诺离在盯着她看,可见她武功之高。千诺离暗自发誓,要勤加练习争取超过她,这样就不用被她说成窝囊废了。

  翌日清晨

  初秋的风冷嗖嗖的,吹的人立马就精神百倍,玉相斯站在院子里欣赏着荷花池中的花,投喂着池子里的锦鲤,享受着初秋的美好时光。

  青稞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打破了这副美景,玉相斯坐在汉白玉制成的栏杆上,不紧不慢的说道“青稞村长,不要慌张吗,什么事儿慢慢说来”。

  “小姐这件事事发突然,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南村出现了盗贼,不少村民都过来报案说自己家的东西被偷了。”

  “盗贼,倒是新鲜,敢来玉寨偷东西,这不是把命往黄泉路上送吗?”玉相斯不急不躁额的说道。

  “小姐,南村这次损失重大,今天税收恐怕是要过不去了。”青稞急得满头大汗。

  “都丢的什么啊,至于这么严重吗?”

  “小二家丢了三头猪,李然家丢了两头羊。莽子家最惨丢了两头牛。李寡妇家丢了三只母鸡,宋画家丢了一头母猪,村民嚷着要让村部给个说法,俺也搞不定,特意回来请小姐过去主持大局。”青稞急得只挠头,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还有了吗?我们农场的东西丢了吗?”玉相斯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

  “没有,俺查了,一只鸡都没丢。”

  “农场那么大,很容易偷东西的确不去农场偷,看来这个贼还挺喜欢寻求刺激的啊!”玉相斯似笑非笑的说道。

  “小姐,别开玩笑了,俺该怎么办啊,小姐你快去看看吧”

  “别慌,我去看看!青花,走了溜溜去。”玉相斯喊了一声正在屋子里收拾东西的青花。

  “来了来了…”青花一听说要出去可高兴坏了,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屁颠屁颠的跟在玉相斯身后,主仆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来到南村。

  南村村部

  “小寨主,这事你必须给俺们个说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