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第34章:繁花偶遇千诺离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非也大人 3222 2019-08-20 23:01:31

  千诺离和李天宇回到玉寨时,已经是深夜,他回到玉府时,就连守夜的寨兵都在打盹。

  本想着偷偷潜入玉府,结果刚跳进去,就被暗卫给抓个现行。

  “什么人竟敢擅闯玉府!”暗卫的长剑架在千诺离的脖子上。

  “是我,离少爷,我回来看看小相斯。”千诺离恨自己学艺不精,动作这么轻还是被暗卫发现了。

  “转过身来!”暗卫提高警惕,随时准备了解了他。

  千诺离缓慢的的转过身来,暗卫急忙收回长剑“离少爷,在下多有得罪,还请离少爷下次回来,走正门,刀剑无眼,伤了少爷,在下的小命就保不住了,还请离少爷体谅。”暗卫看到的确是千诺离,急忙低着头,态度诚恳的说道。

  千诺离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面色稍暗,没有丝毫清雅细致的感觉,看起来有种沧桑操劳之感,带着面纱,遮住了一半的容貌,微垂的眼睫下有淡淡的黑影,颧骨也有些高耸突兀,衬得整张面庞更加精壮有力。

   

  “原来玉府还有暗卫,怪不得,小相斯睡觉从来不栓门呢!好了我知道了,我就是想测试一下你们的警惕性。”千诺离死鸭子嘴硬,坚决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那离少爷,可否满意!”

  “甚是满意,辛苦了,那我回房了,你也走吧!”千诺离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背着手大摇大摆的想玉相斯院子方向走去。

  “什么人,鬼鬼祟祟,还不混进来。”玉相斯武功高上,听力了得,千诺离走到他门口时,她突然惊醒,警惕的看着门口。

  听到她冰冷刺骨的声音,千诺离才缓缓开口“姐姐,是离儿”。

  “千诺离?进来吧!”玉相斯皱着眉头思考着,这么晚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大半夜的你怎么回来了?”玉相斯披了件衣服坐了起来。

  千诺离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心里一暖,走到床边,紧紧的抱住她,玉相斯一脸茫然,不自在的问道“你怎么了?又害怕了,还是有人欺负你了?”

  千诺离紧紧的抱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到底怎么了,你说句话好吗?我好困的。”玉相斯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问道,她并没有指责他,她知道他一定遇到什么事了才变成这幅鬼样子的。

  “姐姐,你说什么事爱情?”千诺离淡淡的开口。

  “爱情?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爱情也没有固定的定义吧!以前我的爱情就是可以为自己喜好的人做任何事,无论这个是正是邪,只要我爱他,我就可以奋不顾生的奔向他,不过这种爱情,往往不会有好结果。

  现在我所理解的爱情就是和喜欢的人牵手到白头,两个人一辈子都不分开,相互搀扶到老。”玉相斯想到了她和千封凌的点点滴滴,如今已成过眼云烟。

  “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个问题干什么,莫不是你有喜欢的人了?”玉相斯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千封凌。

  千封凌摇了摇头“母后很爱很爱父皇,她经常跟我说,她根本不喜欢做什么皇后娘娘,她只想和父皇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母后嫁给父皇那年十八岁,那时候先皇后刚刚去世,父皇喜欢睹物思人总喜欢去凤仪宫,那天晚上父皇喝醉了,错把母后当成了先皇后,才有了我,起初父皇只封母后为妃,剩下我之后才被封为皇后,母后受尽宠爱,惹来不少嫔妃的嫉妒,后宫的嫔妃们从来不把母后放在眼里,因为她出身卑微,母后也从来不告诉父皇。

  我那是气不过就去和父皇告状,父皇知道后大发雷霆处死了那些对母后出言不逊的嫔妃,从哪以后母后对父皇的爱越来越深,达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她经常去父皇的寝宫去看父皇,开始父皇还蛮高兴的,可是后来父皇就厌倦母后了,他吩咐奴才不让母后去找他,他也不去凤仪宫了,母后知道消息以后奔溃大哭。

  她跑去父皇那里想问清楚原因,可是父皇却避而不见,后来听他身边的给公公说,父皇爱上一个青楼女子,想要给那个女人接近宫中来,还劝母后不要在群闹了,因为越闹父皇越烦她。

  搞不好连后位都不保,我这太子之位也会受到牵连,母后为了我,再也没去找过父皇,整天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从哪以后我就没见她在笑过。”千诺离趴在她的怀里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心里脑子里都是对母后的思念,可是母后的身影在他的脑子里却越来越模糊了,他知道终究会有一天,他会完全忘记母后的模样,找找都觉得心酸。

  “原来皇上这般无情,你也不能怪皇上,自古以来很少有皇帝能经得起美色的诱惑,不过历史上也有很多一夫一妻的皇上,只能说你的父皇很博爱。”玉相斯心里寻思,这皇上就是个人渣,玩腻了就不要了,一点情面都不留。

  “博爱?”千诺离琢磨这这两个字。

  “就是人渣,不好的意思,你父皇是这样的,你九叔更不是个好东西,你们千家的男人还真是一路货色”玉相斯实在忍不住了,翻着白眼咒骂道。

  “我们千家的男人?这里不包括我,我觉母妃是对的,她说过,爱情是神圣的是两个人相互吸引,相互理解,相互照顾,多出一个人或者更多人,爱情就变质了,母后告诉我千万不要轻易爱上一个人,也许这个人就是推你下火海的人。”

  “皇后娘娘说的太对了,千诺离千万不要随便爱上一个人,玩归玩闹归闹,真心错付这辈子就毁了。”玉相斯赞同的点头。她真的特别想认识一下这个皇后娘娘,可惜他老人家已经去世了。

  “怎么突然,先说这件事了,想你母后啦?”玉相斯这才注意道他们的话题一直在围绕着皇后娘娘,她敏感的问道。

  “相斯,我再也没有母后了。”

  千诺离终究还是控不住自己,眼泪瞬间流了出来,他声音沙哑,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

  玉相斯身体一僵,没想到他怎么快就知道了,他母后的死,对千诺离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从今天起他不在是小孩子了,玉相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就由着他哭,直到他哭的睡着,她将他放在床上,替他擦去他眼角的泪水,她的手轻轻的fu摸着他的脸,眼中满是怜惜。

  “好好睡吧,你还有我呢,千诺离上辈子我们一同赴了黄泉,这辈子我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玉相斯躺在他身边,两只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她语气坚定的说道。

  初秋的清晨,初生的太阳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院子中的草坪上露珠在闪闪发光,清凉的微风抚过,空气中带着一丝谈谈的花香

  ,

  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儿落在窗边清脆地鸣叫着,那叫声吵醒了千诺离和玉相斯。

  玉相斯下地轻轻地推开了窗户,一股新鲜而又芳香的空气扑面而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果然早晨的空气最清新。

  “你醒了,多睡一会吧!”玉相斯回头看千诺离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千诺离摇了摇头,两只眼睛肿肿的,声音比昨天晚上更加沙哑“相斯,我回相斯洞了。”

  “你不吃完早饭再走吗?”玉相斯走到他身边,感觉他一夜见变得成熟了不少。

  千诺离依旧是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玉相斯的房间。

  玉相斯想要叫住他,可最终还是放弃了,猛兽受伤自己舔舐,她不希望千诺离还像从前那样软弱无能。

  千诺离刚走出相斯阁就撞上了一个姑娘,他不悦的抬头看向那名女子。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

  一个身穿白色绣着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风鬟雾鬓,发中别着珠花簪.眼神有神,眼眉之间点着一抹金调点,撩人心弦,的确是一位绝色佳人!

  “小姐你没事吧!你这人走路都不看路的嘛?”繁花的贴身丫头饕餮愤怒的指着千诺离说道。

  “饕餮不要再说了,公子可有伤到哪里?”繁花悠悠开口,灵动的双眸看着千诺离,贝齿轻轻咬着嘴唇,有些羞涩的询问道。

  千诺离摇了摇头“撞到姑娘,是在下不对,还请姑娘见谅。”千诺离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有些刺耳。

  繁花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男子,心猿意马。

  五官端正,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俊美异常。

  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寒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微抿,看出他很不高兴。

  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却价值连城。

  “公子……”还没等繁花说完话,千诺离就转身离开了。

  “小姐,这人谁啊,怎么这么没有礼貌。”饕餮不悦的指着千诺离的背影怒气冲冲的说道。

  “饕餮,小点声,这里不是家里,说话做事一点要小心,懂得分寸,能自由出入玉府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繁花急忙捂住饕餮的嘴巴,生怕被人听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