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第31章:追捕千诺离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非也大人 3243 2019-08-17 20:46:41

  “猪猪大侠好点没?”玉相斯来到夜未央的房间,看他正在那愣神,目光呆滞,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着问道。

  “猪猪大侠?相斯不给我取名为夜未央吗?”夜未央懵懂的眼神儿,让玉相斯觉得欢喜,这种眼神儿不像是装出来的,她对未知事物,人物,都充满了好奇心,自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也很好奇。

  “别人叫你夜未央,你是我在猪圈捡回来的,我当然可以管你叫猪猪大侠了?”玉相斯笑嘻嘻的说道。

  夜未央眉头一皱,摇了摇头,无奈的开口“相斯喜欢就这么叫吧”。

  看他那不情愿,又不反抗的样子,玉相斯觉得特别可爱,她就喜欢这种逆来受顺的帅哥哥。

  “猪猪大侠,你一点也想不起来呢吗?”玉相斯拄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夜未央。

  夜未央摇了摇头,表情痛苦不堪“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别想了,想不起来我养你一辈子。”玉相斯看他那痛苦的表情,不忍心让他继续想了,心疼不已。

  “多谢相斯姑娘收留。”夜未央揉了揉鼻梁,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要怎么报答我呢?”玉相斯呆呆的看着他,夜未央果然好看,越来越好看。

  中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披散着头发,微微飘拂,衬着消瘦的身影,犹如神祗一般。他的肌肤苍白,毫无血色,眼睛里装着星辰大海般,散发着的光芒。容貌如画,五官俊郎,精美绝伦的五官,让女子自愧不如,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的清香。

  “你好香啊!”玉相斯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相斯喜欢,这个香囊送给你了。”夜未央被她看的有些害羞,羞涩的将自己的香囊递给玉相斯。

  玉相斯想要却不敢要“猪猪大侠可知,在我们天朝有个不成文的规律,女子送男子香囊就是代表自己喜欢他。”

  夜未央将香囊塞给她“相斯喜欢就好,不用在乎那些规律”。

  不死板,懂得变通,玉相斯心里又默默地给他加了一分“你确定这不是你心爱女子送你的?”玉相斯拿着香囊再一次确认。

  “应该就是一个如同的香囊吧!”夜未央并没觉得哪里不妥,执意要送给她。

  “那我就收着,万一哪天被人认出来,说不定就是你的亲人呢!对了哪天有几个杀手一直在找你,你伤没好之前,不要随意走动,需要什么就告诉我,你要是闷了,我就带你田里转转,天不早了,我回家了,你好好休息吧。”玉相斯拿着香囊宝贝似的挂在自己腰间,临走前还不忘嘱咐他。

  夜未央点了点头叮嘱“相斯路上小心”。

  圣都

  千诺离和李天宇趁着天黑进城,找到了一家名为招魂的客栈。

  “有人在下,我欲辅之。魂魄离散,汝筮予之。”千诺离走到掌柜的身边,幽幽开口。

  “掌梦!”掌柜的看了看四周,将千诺离和李天宇带到一间密室里。

  “奴才慕白参见太子殿下!”老掌柜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给千诺离请安。

  李天宇吓得咽了咽唾沫,也不敢搭腔,心想“怪不得,老大不让自己得罪他呢,选来选各位爷就是当今太子殿下。”

  “慕先生请起!”千诺离将掌柜的扶了起来。

  “太子殿下,怎么回来了,您不知道现在圣都危机四伏嘛,皇上现在不理朝着,只知道沉迷于酒色,九王爷派人到处找您,你现在回来太危险了,奴才这就叫人将你送回去。”慕白一脸担心。

  “先生莫怕,本宫这次回来就是想问问母后怎么样了?本宫很担心她,想回来看看她。”千诺离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语气当柔和不少,背着手,根本不想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

  李天宇默默站在一旁,安静的听着,身上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使命感。他虽然是个蝼蚁,蜉蝣般的小人物,也想为天朝奉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

  “娘娘她……娘娘薨了,就在太子殿下被送走之后,宫里传来消息说娘娘走了。”慕白不由的老泪纵横,自己的恩人死了,她的孩子他定当用命护他周全。

  “凶手呢?”千诺离出奇的淡定,冷冷的问道。

  “凶手不明,皇上直接把娘娘尸体送去了皇陵,很快又立了新后……哎……”慕白痛心疾首,无能为力的叹气。

  “父皇果然是无情无义,就连母后去世他都不管不问,慕先生,有劳了!”千诺离点头示意,转身就走。

  “太子殿下,奴才派人护送你离开”

  千诺离摇了摇头“那样更容易暴露了,先生不必担心本宫,先生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儿。”千诺离停住脚步淡淡的开口,眼神暗淡。

  “太子殿下,忍常人不能忍,才能得常人所不能得,万事小心保重。”慕白擦了擦眼泪,拱手作揖。

  千诺离并没有说话,带着李天宇离开客栈。

  “离少爷,原来您是太子殿下啊,怪小人眼拙!”出了客栈李天宇才敢说话,语气带着一丝紧张。

  “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声张,要不然我们就没命出去了。”千诺离小声的提心道。

  李天宇下意识的闭嘴,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四周“离少爷,那我们走吧?趁着太黑,没人注意咱们。”

  俩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圣都,千封凌万万没想到,他到处找的人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出现了,而且还来去自由,他竟然全然不知。

  圣都一片祥和,天朝却早已经沉睡了,郊外羊肠小路上,主仆二人匆忙的赶路。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狼的嚎叫声,冷落的郊外除了虫鸣声,就是小动物四处逃窜时发出来打架的声音,窸窸窣窣的。

  天上月光明亮,地上却一片漆黑,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千封凌无暇顾及有些月色,他只知道天朝要易主了。

  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夜越来越黑,黑的已经没办法继续赶路了,千封凌决定找个山洞歇歇脚。

  “离少爷,你吃点干粮吧!”李天宇坐在火堆旁边,看他气色不好,心情低落,想了半天才开口。

  千封凌摇了摇头,他心里都是恨意,满脑子都是他的母后,他没有哭,自己默默的承受着,不吃不喝,也不想说话。

  “离少爷,你现在必须要吃东西,还要活下去,这样才有机会给皇后娘娘报仇,您现在不吃不喝,会没有力气赶路的。”李天宇态度坚决,执意把干粮递给他。

  千封凌思考片刻,接过干粮转生背对着他,一边吃东西,一边默默的流眼泪,说到底他吃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孩童,承受着本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该承受的危险,和责任,为了给母后报仇,为了造福天下百姓,他都必须要活下去,他将眼泪就着干粮吞了下去。

  李天宇知道他哭了,却没有安慰他,他是未来的君主,要忍受常人都不能忍的,这是他的命,没人能替他承担。

  猛兽受伤了,都是自己舔的,而伤口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能逢人就把伤口撕开给大家看,这样伤口这辈子都无法愈合,他相信千封凌自己可能熬过去的。

  主仆二人背对着背,谁也没有说话,就是安安静静的坐着,直到天亮,两人才起身继续赶路。

  玉寨

  一大早玉府就来了一群不速之客,玉相斯知道这些人都是千封凌的人,他们来玉府就是来抓千诺离的,手里还拿着千诺离的画像。

  “听闻玉寨主不在家,玉小姐,可讲过此人”来人语气不善,拿着画像给玉相斯看。

  玉相斯摇了摇头“不曾见过”。

  “真没讲过,玉小姐要是说谎,玉寨上下所有人都要付出代价”领头的人威胁道。

  玉相斯心想,你以为我是小孩儿呢,告诉你更死无全尸了,况且千封凌那个王八蛋,她恨不得宰了他,别说帮他了,玉相斯佯装思考“真没见过”。

  “可是有人说,玉府来了个离少爷,这位离少爷在哪?”领头人目光如炬,换做其他孩子肯定吓哭了,玉相斯也想到了这一点,假装害怕的颤颤巍巍说道“离少爷在县衙,我带你们去看,你们别杀我,我害怕。”

  领头人看她眼泪都要出来了,连忙说道“玉小姐莫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带我们去找离少爷。”

  玉相斯乖巧的点头,待着几个人官兵来到县衙,一进县衙就重进了夜未央的房间,装出一副孩子的样子大声的喊到“离少爷,有人找你”。

  夜未央一脸茫然的看着玉相斯,玉相斯朝他使了个眼色,夜未央秒懂,沙哑的开口“谁找我啊?”

  “你就是离少爷?”领头人,拿着画像对比一番,发现一点也不像,连年龄都不相符,千诺离只有十二谁,而眼前的人至少有十六七岁了。

  “正是在下”夜未央无所畏惧的点头。

  “这是我表弟,玉离,也就是离少爷,不知几位大人,找他何事儿?”玉相斯坐在夜未央身边介绍到。

  “没事了,玉小姐还请赎在下叨扰了,我们走!”领头人说完带着几个手下离开了玉府。

  “猪猪大侠就是聪明,来击掌”玉相斯笑眯眯的伸手。

  “你就不怕他们认识我?”夜未央轻笑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是来找你的了,据我所知你应该不是天朝人,不知你是北国还誊国的。”玉相斯胸有成竹的说道。

  “你就这么确定我不是,天朝的?”夜未央对她的自信表示质疑。

  

非也大人

头发太长什么体验?有种自己突然长出一个尾巴,而且随时有可能被人扯住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