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第28章:未知的惊喜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非也大人 3163 2019-08-14 22:40:03

  玉相斯将黑衣人带回县衙,就收到寨兵传来了消息。

  “小姐,玉寨出现可疑人。”

  寨兵就是玉寨的监控套头,只要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玉相斯就会知道。

  “不要打草惊蛇,静观其变,估计他们是来找这个人,这个人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况且我既然把人带回来就要负责到底,你看着8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手。”玉相斯坐在一旁喝着茶,元霸坐在床边给黑衣人疗伤。

  “遵命,卑职告退。”

  玉寨的寨兵分两种,一种是普通寨兵,主要负责保护玉寨百姓们儿人身安全,和秩序的。另一种就是暗卫,顾名思义就是躲在暗处收集那些不为人知的信息,暗卫是玉相斯九岁的时候设立的组织,只听命于玉相斯。

  “小姐,这个公子伤的可不轻啊,刀刀想到他的命,不过还好没伤及要害。”元霸满手是血,走到脸盆旁洗手,满屋子的血腥味,玉相斯格外的熟悉,她贪婪的呼吸这种血腥的味道,这种味道唤醒她前世的回忆。

  那年她十六岁,也就是五年后,她带领她的贴身暗卫,刺杀北王,却不想她杀得是个假的北王,北王早就下好了陷阱等着她钻,那场对决,北王杀了她二十八个暗卫。

  玉相斯被箭刺的千疮百孔,可是她有老祖宗保佑,就在她奄奄一息躺在血泊当中,她也是像这样贪婪的呼吸着血的味道,那时候她以为她会死,她要记住这个味道,她下辈子再也不想问道这个难闻的味道了,就在她快要闭上眼睛时。

  一个如同神祗一般的男人从天而降,逆着光只能大概看出他的轮廓,墨色的发丝随着风微微扬起,一支玉簪束起如瀑的乌发,眉目如画,灿若星辰,脸上带着面纱,给人一种清冷疏离的感觉。

  他的眼神如此飘渺冰冷,似冬日的雪花,清冽幽然,美的惊心动魄,却非凡尘所有。

  他武功了得,那一刻玉相斯对这个陌生男子有了心动的感觉,他将她北王手下手里救了出来,她一直以为那人是千封凌,她昏迷了一个月,醒来时却被告知新的任务,带兵出征,攻打徐州,她才知道救她的人根本不是千封凌,而那个人到底是谁,至今她也不知道,那个真正住进她心里的男人,最后也埋葬在自己的心里。

  “小姐,你怎么愣神儿了,这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凶多吉少,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今晚了。”元霸在玉相斯眼前晃了晃手。

  “好了,我知道了,生死有命,他要是死了我也没办法了,相识就是缘,我就送他副棺材给他埋了吧!”玉相斯缓过神来淡淡的说。

  “小姐可真有你的,这人是什么人你都不知道,还要送人棺材,真大方。”

  “小意思啦,死者为大吗?我回去,明天再来看他。”玉相斯抬腿就要走。

  “小姐,你不看看他长得什么样啊?”

  “满脸是血,估计也毁容了,我就不自找没趣了。”玉相斯完全不感兴趣,再好看还能有千诺离好看,千诺离现在看着一般,那是因为没长开呢,天朝第一美男子,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她记得她初见千诺离的时候,也春心荡漾了,不过她时候她心里装的都是千封凌,对千封凌的美貌也只是欣赏罢了。

  “脸没毁容,甚是英俊,与离少爷不相上下。”元霸憨笑道。

  “真的假的,我瞧瞧。”玉相斯又拐回来了,直奔卧室。

  那个黑衣人静静地躺在那一动不动,他身穿一件黑紫色单罗纱衣衫,腰间绑着一根苍紫色虎纹玉佩,一头长若流水的发丝,身材高大,若中秋之月,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双眼紧闭。

  玉相斯咂咂嘴“元霸,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一双眼睛能毁了一张脸,说不定他眼睛不好看呢,也说不定牙不好看,这躺在这,能看出什么了,你自己欣赏吧!我回去睡啦!”玉相斯失望的摇了摇头,迈着方步,背着手,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乐乐呵呵的离开县衙。

  就在她快要到家得时候,却被几个黑衣人拦住了。

  “小妹妹,看没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领头的人长相凶残,脸上还有一道很长的疤痕,强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放低语气问道。

  玉相斯转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摇头,声音带着哭腔“没……没看见。”

  “小妹妹,你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在好好想想,见没见过这个人。”领头人拿出一副画像来,玉相斯毅然决然的摇头,画上的人不就是那个黑衣人嘛,没想到他眼睛也那么好看,一点也不丑。

  “我们走……”几个黑衣人也没在难为玉相斯,绕过她,疾步而去。

  “哼,真以为我是小朋友呢!”玉相斯恢复刚才的淡定,大摇大摆的回到玉府。

  “小姐,你怎么才回来,奴婢给你准备了甜汤,你快过来喝。”青花跪在榻上等玉相斯等的快要睡着了。

  “青花,以后不用等我,困了就早点回去睡觉去”玉相斯走了过去,一口干了一碗汤,擦了擦嘴说道。

  “奴婢就是想等小姐回来再睡,小姐老爷给你做的衣裳送来了,可好看了,奴婢拿给你看看。”

  “什么衣服啊,我衣服不挺多呢吗?”玉相斯饶有兴趣的问道。

  “华服,老爷说给你七夕节穿的”

  “七夕节?你帮我试一下,我瞧瞧。”玉相斯努力的回想,上一世七夕节她干什么了,终于想起来了,她和村里几个半大孩子去隔壁寨子偷西瓜去了,后来被人抓到送了回来,玉林青一气之下关了她一个月禁闭,她还真不知道玉林青给她准备了衣服。

  “小姐,这可不行,奴婢身份低微,怎么能穿小姐的衣服呢!”青花一百个不愿意,虽然女孩子都喜欢漂亮的衣服,但是规矩还是要有的。

  看她摇着头决绝玉相斯没在难为她,只能自己亲自试了。

  她一身粉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白色百褶裙,身披白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小姐,你好漂亮!”青花极其捧场的说道。

  “漂亮不敢当,充其量算是个美人。”玉相斯极其自恋的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七夕节,为什么要盛装出席?”玉相斯臭美一会儿,刚忙将衣服脱下来,躺在床上,侧着头问道。

  “听管家说,老爷是想让小姐穿的漂漂亮亮的和他的至交也就是当朝宰相儿子李欢颜认识一下,估计是想给小姐定下亲事。”

  “李欢颜,那个大骚包,我才不要嫁给他呢,天朝的青城的女人就没有他没撩持过得,人送外号天朝交际一哥。”玉相斯翻了个白眼,不削的说道。

  “小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莫非小姐就是卧龙先生转世,身在玉寨,却可以洞察天下事儿?”青花一脸的敬畏。看的玉相斯想笑。

  “你家小姐,顶多算一条地头蛇,可不敢和人家卧龙先生比,李欢颜人前翩翩公子,人后生活奢靡贪图享乐,和他爹爹,一点也不像,我一直怀疑他不是他爹的孩子。”

  “小姐这话可不敢乱说。李宰相可就这么一个儿子,那可是李家的命根子。”

  “青花,我看这衣服用不上了,送你了,我是不会去的。”

  玉相斯闭着眼假寐。

  “这可使不得,小姐送给奴婢,奴婢也只能没日没夜的看着,没机会穿。”

  “那就拿去看着,七夕节万一碰到喜欢的人,只管和小姐说,小姐帮你搞定。”

  青花听完之后脸都红了,连忙摆手“奴婢要侍候小姐一辈子,奴婢才不要嫁人,除非小姐不要奴婢,嫌弃奴婢笨。”

  “我怎么舍得欺负我家青花呢,好了,我累了,衣服说给你就给你了,下去休息吧。”玉相斯转身骑在被子上,呼呼大睡。

  青花也没在说话,蹑手蹑脚的拿着衣服离开了玉相斯的房间。

  相斯洞

  月黑风高,千诺离和李天宇并没有回到基地,而是在相斯洞口,等到天黑才出发。

  “离少爷,我们这是要去哪?”李天宇跟着千诺离身后小声的问道。

  “去青城。”

  “圣都,离少爷我能去那干什么啊?人生地不熟的,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走啊!”

  青城又名圣都,也是天朝的皇城。

  “回去看看我娘。我认得路,你跟着我就行了。”千诺离神色暗淡,他一直担心她娘亲,这几日又总梦到,他娘亲浑身是血,眼中带泪和他告别。这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烈,他迫切的想回去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事儿。

  “好,那就听离少爷的,正好我还没去过圣都,有生之年,还能看看皇城,也不枉此生了。”李天宇兴奋不已,从小到大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从清风寨跑到玉寨,外面的世界他一概不知,有机会能出去看看,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根本没心思想别的。

  “可能会没命!你还要去吗?”千诺离瞥了他一眼,冷漠的眼神让李天宇心一惊,笑容僵住了,他神色慌张,咽了咽唾沫,半天没有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