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第26章:开业风波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非也大人 3233 2019-08-12 17:17:04

  天朝元年

  六月三十日

  宜:出行开市交易立券安机械

  忌:嫁娶安葬动土造桥。

  玉寨农夫联盟正事成立,县衙彻底更名为农夫联盟。

  “姐姐,这是我和李天宇研究了一下午的作品,这字是我亲自烙印上去的,你看看满不满意。”千诺离献宝似的抱着牌匾,他也嫌那木质牌匾太重,傻兮兮的笑着。

  “千诺离,你的手怎么弄的?你是不是傻,干不了就别逞强,玉府就你一个人了吗?”玉相斯看着他的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染着鲜血,拉着他的手不悦的吼道。

  “老大,你真该好好劝劝离少爷,这种粗活,我都搞不明白,他非要亲力亲为”李天宇附和道。

  “姐姐,我没事儿,不疼的,我就是想帮你做点事,你看你喜不喜欢。”千诺离不以为然的抽会手,让她看那块牌匾。

  “我很喜欢,不过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自己做了,李天宇以后你好好看着他点儿,在发生这样的事儿,你跟着一起受罚”玉相斯满眼心疼,一个月的相处,玉相斯对千诺离早就有感情了,而且上一世俩人还是同命相连,这一世应当相互相互的。

  看着她紧皱的眉头,李天宇连忙点头“知道了,老大,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离少爷的。”

  千诺离嘴角微微上扬,心里暖洋洋的,手上的伤也不觉得疼了,至少他知道玉相斯是心疼她的。

  夏日的晴空是灿烂的,天是那样的蓝,日光是那样的强烈,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侧脸上,千诺离看呆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玉相斯。

  他只知道他第一眼见到她,就莫名其妙的觉得熟悉,莫名的喜欢,莫名的信任她,为了她做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从小到大第一次搞这种粗活,虽然满手是伤,心里却异常的的开心。

  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玉相斯也没在说什么“李天宇帮他拿着”。

  李天宇接过千诺离手中的牌匾,费力的抱在怀里。

  “小姐,听说你要成立一个农夫联盟,我特意过来帮忙的。”元霸迎面而来。

  “来的好不如来的巧,元霸兄弟,这个牌匾,真的是太重了,你快过来帮帮我。”李天宇吃力的抱着牌匾,脸憋的通红。

  “拿来吧!”元霸拿着牌匾,感觉轻飘飘的,并没有李天宇那么夸张。

  “元霸,还是你厉害”玉相斯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县衙湖里的池塘中的荷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经绽放着清丽的笑靥,在轻风拂送下,舞动着叠翠的裙裾,婷婷的妩媚着矜持的身姿。

  凝雾噙露着似若一婉约的女子在轻轻呤诵“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

  隽秀的枝杆无展示着夏的风情,不由得让人赞叹那绝佳的韵致间。

  “姐姐,你荷花池,也是我改造的,厉害吧!”

  玉相斯吃惊的看着千诺离,满意的点了点头,怪不得这几天他早出晚归呢,原来是把原来的竹林改成了池塘。

  “还有我,老大。”李天宇到什么时候都不忘邀功,千诺离冷眼瞪他一眼,李天宇吓得灰溜溜的躲在玉相斯身后。

  “特别喜欢,晚上让厨房多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们几个。”

  玉相斯满意的点头,瞟了一眼千诺离,人比花娇,他的美貌让这些荷花黯然失色,她喜欢荷花,更喜欢看他。

  “姐姐,我的脸上脏了吗?”千诺离被她看的心虚,急忙问道。

  “没有,离少爷,依旧是帅的像个神仙。”李天宇也想不出什么成语来形容千诺离的美貌。

  千诺离微微一笑“不及姐姐半分美貌”。

  玉相斯心里突然漏了一拍,这小子,知不知道他是在散发魅力,干嘛无缘无故总说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话,玉相斯得意的笑道“知道就好”。

  李天宇嘴角抽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也就觉得小姐最漂亮!”元霸浑厚的声音响起,眼角带着笑意。

  “元霸哥哥,有眼光。”

  “姐姐,不要再聊了,吉时已到,我们还去挂牌匾了。”千诺离走过来拉着玉相斯的手,他不喜欢她对被人笑,也不敢直说,只能找一些别扭的说辞。

  县衙外面异常的热闹,农种之后,村里的人们都闲了下来,县衙外,站了很多,看热闹的人。

  “小寨主,这是干什么的地方啊?”有好信的村民看到玉相斯就开始打听。

  “等下我和大家说说,我们现在要把牌匾挂上,麻烦大家都让一让,免得伤到大家。”玉相斯为了确保村民们的安全问题,将人们往后赶。

  “大家先让一让,我们要挂牌匾了,不然要错过吉时了,我家少爷,花了一两银子特地找算命先生算的。”李天宇跟着维持秩序,心心念念的就是挂牌匾,这块牌匾也有他的功劳,看着牌匾挂起来自己也有成就感。

  “离少爷,我们帮您……”几个热情青年走过来,接过元霸手里的牌匾。

  “你们小心点啊,姐姐你来帮忙,李天宇你在下面看着,别挂歪了”千诺离拿着梯子爬上房顶,元霸也飞身而上,给他帮忙。两个青年一边一个,抬着牌匾从梯子往上爬,帮着二人举着。

  “往中间一点……再往左边一边,好就是这儿”玉相斯仰着头看着房子上的几人,一手遮着太阳,一手指挥方向。

  “姐姐你确定,看准了,我要钉钉子了”千诺离歪着头看着她问道。

  “对,就是这儿,定吧,你小心点儿”

  千诺离和元霸一边一个人,一人一把锤子,乒乒乓乓的大力的钉着。

  “大功告成……”元霸揪着千诺离的衣领,将他从屋顶上带了下来,千诺离觉得有些丢人,下来时间都红了。

  “元霸兄弟,有空一定要和我切磋切磋”千诺离也看出来元霸武功高强了,三人行必有我师,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千诺离心里悱恻,只要能把元霸的本事学到手,就不怕以后打不过他。

  元霸憨憨的笑道“没问题离少爷”。

  “甚是满意,李天宇,鸣放鞭炮”玉相斯怕了拍手,眉开眼笑的说道。

  李天宇带着一群孩子蜂拥而上,拿着火捻子,在门口燃放鞭炮,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又吸引来不少的热心村民前来看热闹。

  千诺离提前找好的舞龙舞狮团队,吹吹打打也来到县衙。

  铿锵有力、热闹非凡的锣鼓阵阵响起,一条条金色长龙在会场上翻腾起舞,带动了收容所欢腾气氛,村里的村民将队伍团团围住。

  千诺离和玉相斯也加入她的队伍中,学着他们的动作,玩的开心。表演的人们穿着金色红色艳丽的服装,手舞长龙、蛟龙出海、穿梭前进、龙游四海,腾飞云霄,不是真龙胜似真龙。

  此时锣愈击愈紧,鼓愈敲愈密、人愈翻愈险、狮愈跳愈高,观众随表演而起伏,踢跳翻蹬、立卧滚抖、勇猛憨厚、惊险逗趣的北狮表演,赢得满堂喝彩。

  村民们欢呼雀跃,这是村里几年来唯一一次这么盛大的活动,那个死气沉沉的玉寨有重新燃起了希望,在村民的眼中玉相斯看到了发自内心的开心,她也越来越有干劲了。

  这就是她最想看到的景象,也是她唯一能为自己赎罪的事情,帮助他让这些穷苦百姓,提高生活质量,解决温饱问题,渡过难关,让玉寨的百姓们乃至天下的百姓们都能过上幸福的日子。

  又一次听见他们的欢声笑语而不是鬼哭狼嚎,玉相斯心里的愧疚就减少了点儿。

  节目结束,玉相斯现在台阶上拍了拍手“大家好,我是玉相斯,玉林青的女儿,今天我成立的这个农夫联盟,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大家调解邻里纠纷,连接南北村关系,让两个村互利互助,只要加入我们农夫联盟,按照我的规划种植农作物,每年见底,我会给加入联盟的每户人家,十俩银子,当然你们家农作物的收入还是归你们。”

  “就是让我们听你指挥呗!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对啊,我们凭什么信任你。”

  “你们两个先别吵,听我说完。”玉相斯礼貌的点头,盈盈一笑。

  “当然,这个是自愿参加的,你们可以不参加,不参加这个联盟有什么困难,

  我也会尽量的帮忙,别的话我不想说了,也不想听了,你们可以回去考虑一下,想好的就过来找我报名,散了吧。”玉相斯说完转生就走,她最不喜欢呱噪的人,还有那种患有被害妄想症的人,整天就想着别人想要害死他,对于这种人,玉相斯看都不想看一眼。

  “一年才给世两银子,我家的地一年也卖不出十两银子,我必须要报名”

  “我家的也是,现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我相信小寨主,小寨主从小就天赋过人,我也报名。”

  “哎呦喂,你们也不想想,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儿,说不说憋着什么坏呢!”

  “就是,玉府家大业大的,还能欺骗你一个小老百姓”

  “那也说不定,人心叵测”

  几个村民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越说越来劲,吵了起来。

  “少在这胡言乱语,我告诉你,我家老大单纯善良,而且没时间算计你。”李天宇不悦的走近人群中,替玉相斯打抱不平。

  “李天宇,回来吧!别给小姐惹麻烦,众口难调,随便他们怎么想,反正咱们问心无愧,”元霸将李天宇拉回来,他身为清风寨的小寨主,自然知道这些胡搅蛮缠的人,是说不通的,对付这种人干脆不要搭理他们就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