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千面皇子的废柴皇妃

第五章二皇子告白

千面皇子的废柴皇妃 红杉娘子 2008 2019-08-05 12:15:37

  御膳房的那场大火已过去半个月有余,苏瑾善在这也待了半月多,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感觉出了问题,似乎二皇子没打算将她放回去。

   这几日更加怪了,自打上次二皇子遣人送来一些补品后,整个二皇子府是人也见不到一个,但只要她跨出府门半步,那些侍卫就好似商量好的一样将她团团围住,还美其名曰没有二皇子吩咐她不得进出府门半步。

   而今日更加过分了,下人竟然还拿出红色的喜服为她穿上,说什么他们主子自打出生就很可怜,身边连个可心人都没有,让她再不要回皇宫了,就留在二皇子府,安安分分的做二皇妃。

   我勒个去,难怪这几日眼皮一直在跳,果然是事出有因,但是人主人都没说话,下人就敢明目张胆的决定了真的好吗?

   于是她有吵又闹,要求和二皇子谈一谈,果然架不住她泼妇骂街的气势,那些丫鬟终是将她这几日的所作所为禀报了二皇子。

   而二皇子也的的确确的特意探望了她一下,此刻亓官泽就坐在苏瑾善对面。

   他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张口就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知苏姑娘住的可还习惯?”

   那一张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眼角眉梢都带着淡淡的笑意,语气也是礼貌而不疏离。

   “多谢殿下搭救之恩,谨善很好。”

   苏瑾善耷拉着脑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要离去的意愿,此刻,只见二皇子眉头一皱,话锋一转。

  “那么是我府中婢女伺候不周,惹得苏姑娘不悦了?”

   皇族中人贵气天成,上一秒温和和煦,下一秒却是雷雨将袭。

   他没有一字一句责问她的意思,却将所有的不善由丫鬟转到了她的身上。

   “苏姑娘要走,必是我府中下人怠慢,既然如此便将这些个丫头发卖出去,也省的再惹苏姑娘不快。”

   皇族中人怎可能有那么多谦谦君子,不过一两句话的功夫,动辄便是要发卖,生生的要断了旁人的活路,而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不曾提到一星半点。

   “殿下,此事与府中婢女无关,是谨善担忧圣上龙体,是以想要重回宫中侍奉,并非是她们伺候不周。”

   苏瑾善声如蚊蝇,她不停的搅着手中那方锦帕,深怕二皇子又发起难来。

   只是她的担心纯属多余,在听到她说的话时,二皇子的眉眼终是露出了笑意,他缓缓站起身,走到苏瑾善身边,凑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姑娘挂念父皇龙体,本宫深感欣慰,只不过父皇历年来最大的心事便是我们这些儿子的亲事,苏姑娘若真担心父皇,不如想个法子替他分忧解难如何?”

   二皇子眉眼带笑,一字一句不容得一丝的反抗,苏瑾善这次只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这二皇子果然是皇宫中最大的一只狐狸,看似温和得很,却是棉里藏针,一点儿也不好对付,难怪六皇子会几次三番败于他手。

   苏瑾善这下可不知该如何接招了,若是一个没处理好,可能连自己都得搭进去,只不过这本就容不得她选择,二皇子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除了苏问兰而已。

   “这是殿下的私事,谨善是外人无权过问。”

   苏瑾善三缄其口,只希望二皇子能将话题重新回正,放她一码,让她离开二皇子府。

   “于本宫而言,苏姑娘不是外人,只要苏姑娘愿意,本宫会让苏姑娘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你愿意吗?”

   二皇子理了理苏瑾善额头那一抹碎发,半是安抚半是真心,他的确需要一个可以助他的人,苏瑾善是最好的人选,背靠苏家,牵连着季家,两大家族交往甚密,这样的一个助力他怎可能放过。

   当然美色也很重要,若是这苏瑾善长相丑陋,他倒是宁愿舍弃苏季两家,只不过苏瑾善容貌虽非最美,却也足以令人动心。

   这样的绝色佳人近在眼前怎可能不下手呢?

   此刻被二皇子撩的面红耳赤的苏瑾善早已神游天外,这二皇子果然厉害。

   “殿下,这不妥,谨善是个下人。”

   苏瑾善已经几近崩溃,遇上这样一个死缠烂打的皇子还真是不知如何应对,因为根本就不会知道下一秒他究竟会说出什么惊人话语。

   而他也不会找出错处让你揪住不放,这样一个看似温润如玉,实则狐狸尾巴藏的贼深,比六皇子还要不好对付。

   “不,你不是下人,在本宫眼里你是可以相伴一生的人,你不要再叫本宫殿下,本宫觉得如果你肯唤本宫一句阿泽,本宫定然是十分雀跃的。”

   二皇子的脸上呈现出一抹可疑的绯红,那表情像极了深陷爱情的无知少年。

   只是他的耐心似乎已经快要用完,那袖中紧握成拳的双手和他这笑得春心荡漾的表情十分不搭。

   他是高高在上的,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区区一个女人而已,若真狠得下心只消皇帝亲下圣旨,虽然皇帝依旧在气恼中,但总不至于连亲生儿子的亲事都给拒绝。

   只不过他想要的是面前女子心甘情愿的,而不是被逼迫的,只有心甘情愿嫁给他的人才会愿意倾尽全力辅他上位。

   这是亓官泽从他父皇那里学到的,当初他的母后便是因为父皇的甜言蜜语而为他打下江山,既然他的母后可以,那么苏瑾善自然也就可以,只要让她爱上他,一切就都有可能。

   至于他爱不爱苏瑾善都没有关系,女人是用来利用的,就算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也不会向他父皇那样赶尽杀绝,他还是会给她一个容身之所,只要他还没有心悦的人,他就可以做到心悦她一人。

   这世间本就不是公平的,谁让她是苏家的人。

   此刻苏瑾善双膝跪地,二皇子说的话让她耳畔一惊,他是皇子,她不过一个贫民,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明面里也不敢直呼皇子姓名,除非她有足够多的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