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千面皇子的废柴皇妃

第四章苏家自找的

千面皇子的废柴皇妃 红杉娘子 2065 2019-07-12 09:33:43

    果然自己亲手带大的儿子是不会谋害自己的,只老大老二他心中疼痛欲裂,老二是他最欣赏的接班人,他们怎可如此对待自己呢?

   按说老皇帝这质疑人的思维真是令人不敢苟同,常人通常会选择逃开的人去怀疑,他却不同,只怀疑守在床前的。

   当然他这举动并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因为年少时被先皇质疑过,以至于他这半生都是这样过来的。

   因为当初先皇选择相信害了他还守在床前装孝顺的,他的二哥,而不相信没有得到一丝消息被他们逼迫只能在宫中的自己,以至于他现在看到在身前尽孝的儿子们,就会觉得后背有一股寒意。

   “晋儿,泽儿,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们了?”

  老皇帝笑的十分和煦,就像方才那散发冷意不是自己,大皇子二皇子连道。

  “为父皇尽孝本就是子女应尽的义务。”

  老皇帝看着恭谨如斯的亓官晋,亓官泽,在下一秒却将枕下那上好的白玉狠狠的砸了过去,而后怒笑道。

   “你们当真是朕的好儿子,朕还未死就扒扒的在床前盼着,就想等朕一死好继承大位是吧?”

   两位皇子被突如其来的反差搞得不知所云,他们以为老皇帝是犯了病识人不清才下此狠手,于是两人合计着再让御医看看,可就在下一瞬间被老皇帝叫住。

  “快传太医。”

  两位皇子急慌慌的就要宣太医,却被老皇帝一把抓住了衣角。

   “亓官晋,亓官泽,今日起你二人便闭门思过,无朕指令不可进宫。”

   两位皇子这时才明白,他们的父皇此刻比任何人都清醒,在一刹那二皇子亓官泽脑海里闪过从前朝中大臣议论过的关于当年父皇蒙冤一事,一瞬间他犹如醍醐灌顶。

   原是如此,亓官泽瞬间明了,这一次的确是他关心则乱,以至于中了陷阱还不自知,老六当真是好手段。

   “儿臣领旨。”

   亓官泽拉着尚还未想明白的亓官晋退了出来,这一次的确是他们输了。

   原本他就好奇老六这次那么好的机会怎么会轻而易举的放过,原来别人早就已经想到了。

   “二弟,你这是干什么?我们还没有向父皇解释清楚难道就这样走了?”

   亓官晋有些恼怒,他与亓官泽不眠不休的守护父皇多日,父皇醒来后第一句话不是夸奖,而是将他们禁足,这要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亓官泽摇了摇头,示意亓官晋隔墙有耳,而后两手一摊。

   “皇兄,事情已成定局,这一次我们输了,老六是个精明的,以后小心一些,还有,当年父皇所受冤屈我们不可再受一次。”

   话说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亓官晋一拍脑袋,暗道自己大意了。

   父皇病重,老六不来本就是个疑点,偏自己还死心眼,硬拉着亓官泽充当孝子,如今也算是栽了。

   “二弟,此次是为兄思虑不周,害得你受了牵连。”

   亓官晋心怀愧意,论智谋,论阴险他还真是不如老六亓官赐。

   如今害得一母同胞的兄弟禁足,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不过好在老三老四他们并没有过来,这边损失还算小,若将他们全部连累了,往后连个说情的也没有。

   “皇兄不必悲观,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眼下的困难不过一时,来日方长,鹿死谁手未可知。”

   亓官泽抬起头,看着天空上那即将斜下的夕阳,心中暗道,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这不过是第一局,他还有的是机会。

   ……

   大皇子二皇子被禁足的消息各府皇子均已知晓,就连六皇子身边的幕僚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夸赞一下苏姑娘,毕竟她才是最大的功臣。

   而此刻被幕僚暗暗赞叹的苏瑾善却是危在旦夕,那把大火她放得酣畅淋漓,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忘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以致于背部被烧伤,不得不留在二皇子府养伤,说来也是缘分,她想要害得人近在咫尺,可是却成了她另一个救命恩人。

   若没有亓官泽她根本出不了皇宫,更不可能看得到这样一出好戏。

   只不过人情难还,在她的心里欠了情就必须还,她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白眼狼。

   当然,她的想法亓官泽压根不知道,他救她不过随手的事,只不过是觉得对这个小宫女施以恩惠日后必可以为他所用,所以顺手将她从鬼门关捞了回来。

   只不过这救命之恩却是难以偿还,原本就欠了个六皇子,如今连二皇子也欠上了。

  这厢苏瑾善陷入沉思,另一边二皇子却调查起了苏瑾善的身世。

   “殿下,你让老奴去查的事情,已经妥当了,这位苏姑娘和二品士大夫苏大人是同枝兄妹,苏姑娘的爹娘已经离世,苏家就只剩苏姑娘一个,不过说来挺奇怪的苏姑娘自打离开苏家便再也没有回去过。”

  那年迈的管家将近几日所探听来的消息,事无巨细的都禀报给了亓官泽。

  毕竟是殿下要用的人,怎可能不调查清楚,这丫头看着倒是身家清白,当然也挺可怜的。

  “你是说苏瑾善与出了一个除妖师的苏家是同枝?”

  亓官泽略有所思,他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个无人要的孤女,所以顺手就捡了起来,却不曾想是苏家的人,不过也好,苏家于他也算是一个助力,得不到身为除妖师的苏问兰,得到一个苏瑾善也不错。

  想来苏家也是无人了才会选同枝的孤女入宫,既然如此他便帮她一把,日后也好多添一份助力。

  那老管家点了点头,苏瑾善的确是苏家人。

  此刻亓官泽已经开始了另一重打算,他不需要这丫头再去皇宫替他卖命,他想要的是整个苏家,既然如此便将她纳入后院,作二皇妃也不错。

  想当初为了苏问兰那个丫头,他几次三番的相求于苏家,可是苏醉酒就是不肯放人,还说什么苏问兰与季家除妖师季流欢早有婚约,害他丢了这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不过这次可是苏家自找的,苏家亲自将苏瑾善送入了宫,这颗棋子不用白不用,他可再不会放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