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六十六章 回忆

琼华恋 纷煜 2067 2019-08-24 00:01:35

  漆黑的一片,让黛瑟的视线有些模糊,周围的环境都太过陌生,是她从来不曾去过的地方,但是她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梦里。

  并不是梦魇那种诡异的气氛,可很多都像是真实的景象,黛瑟在梦里走着,好像走不到尽头。

  她看到前面有一个小男孩,他站在很多尸体上,手里的剑发着寒光,由于背对着她,所以她不知道小男孩的神情如何。

  血液如河水一般倾泄而出,满地的鲜红,令人触目惊心。

  可是小男孩并没有害怕,他稳稳的站在那,拿着剑,一刀又一刀的砍杀着敌人。出剑的速度迅速,以至于肉眼看不清动作。

  黛瑟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内心有些恐惧,可是当她看清了小男孩手上拿着的剑之后,她突然就变得神色惘然了。

  那是流华,是天华的那把夜里也能发光的宝剑。剑身若雪般透亮锋利,剑柄若匕首一般长短,白玉宝石在剑鞘上围了一周,十分显眼。

  小男孩站着不动,就有不计其数的人冲上来,出招狠戾,想要杀之而后快。

  小男孩出剑不慌不忙,游刃有余,一剑一个,只看到剑光闪烁,血色四溅。

  黛瑟慢慢的走了过去,她好想看清现在的天华是什么样的神情。

  她总觉得天华周身的气场很强大,也很寒冷,就像一个残忍没有感情的石头一般,而如此令人揪心的是,他看起来不过九岁。

  在黛瑟快要走到天华身边的时候,天华转过头看了黛瑟一眼。

  那个眸子里仿佛空洞,没有感情的死尸一般,银质的彼岸花面具上都是飞溅的红血,大大的面具罩在天华的小脸上,十分不相称,他的衣服上尽是血迹,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敌人。

  黛瑟就在天华转头的那一瞬,定在了那里。她从未见过如此冷酷无情的天华,哪怕天华想归还“琼华”时,也从未用那种神情看过她,那种好像盯着猎物,想杀掉的神情。

  天华也曾说过,那个面具是他上战场时带着的。可他没说过,他要面对那么多人,一个个毫不留情的砍向他,而他只能杀掉他们。

  眼前的景象十分真实,让黛瑟意识到,可能她能梦到天华的过去,那个他还不曾告诉她的黑暗的过去,就如同第一次梦到他在人间时的过去一样,她梦到了仙界还未统一时的天华。

  而所有的契机,可能是因为她去过他的梦里,那个梦可是是他的意识海。

  黛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同的人对天华进攻,自己却帮不上忙,她只能亲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无力阻止。

  直到天华砍死了最后一个人,他双脚一软,倒在了血泊之中。

  黛瑟冲过去想去触碰他,却无法接触,只能看着天华的全身粘满了血迹,手上,衣服上,武器上,无一例外。

  她向来讨厌战争和死亡,可她知道没有人可以阻止一场注定的仗。

  她以前或许很讨厌那些对待生命如草芥的人,可是现在她才发现,有些人是无法对敌人仁慈,因为敌人招招致命的攻击,并没有理由让你留有余地。

  当黛瑟看到浑身沾满血污的天华,她只是心痛,好想抱一抱他。至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人站在战场上,没有一个士兵供他指示,他弱小的身板抗住了大人都无法承受之重,只因为他是上天选中的人。

  黛瑟坐在天华身边,看着满地的尸体,她也会害怕,但是更害怕的是天华的安危,她只看到天华一动不动的,仿佛没有了生气。

  直到天泽带着兵赶过来,看到天华的模样,着急的把他背了回去。

  小小的天泽神情并未有现在这般温柔,神色里都是谨慎与认真,对待天华的态度,是骨子里透出的在乎。

  黛瑟的眼前模糊一片,她才发现她居然流泪了,不知是什么感觉,是心疼天华从小磨砺的泪,还是庆幸他能够生还而喜悦的泪。

  梦境发生的一切,都让黛瑟震惊,而她看到的,不过是天帝统一之时,征伐的一角,还有很多这样的场面,她都不了解。

  当黛瑟睁开眼时,她的枕头上都湿乎乎一片,而天华正坐在她的床边,神色似乎有些慌张。

  “刚刚梦到什么了?”天华语气有些急切。

  他刚刚在帮黛瑟批折子,却听见抽泣声,叫了黛瑟半天,发现她竟是在梦里流泪,也不知是梦到什么了。

  “天华,我梦到小小的你倒在血泊里。”黛瑟坐起来,抱着膝盖,瑟缩成一团,“我看到是天泽上神背着你回去的。”

  天华听到黛瑟的话之后,神色一滞,他记得,他征伐魔界之时,有一次体力透支晕倒,是兄长带他回去的,可黛瑟却不知为何会梦到。

  “不怕,都是梦,不是真的。”天华温柔的安慰道,说着还摸了摸黛瑟的头。

  黛瑟往天华那边移了移,哭丧着脸说道:“假的我也信了,看到你受伤,我就好难受,你都不知道我哭的多伤心。”

  “我知道。”天华说着,指了指黛瑟枕头上的泪痕,然后把黛瑟环抱住了。

  “别不承认,我知道那是你的回忆。天华,你才是硬撑的那一个。”黛瑟靠在天华的怀里,语气里还带着些哭腔。

  “过去的事罢了,现在的回忆都很好。”天华亲了亲黛瑟的头发,动作很温柔。有些事,像黛瑟这种温柔善良的人,本就不应该接触。

  黛瑟窝在天华的怀里,不再说话。既然天华不想提,她便不想再问,有些事情,还是不必深究的好。

  外面的声音很喧闹,三天后便是天帝的婚宴了,来给天帝贺喜的人也越来越多。

  黛瑟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毕竟她参加的人生第一场和第二场婚礼都是有着意外的,唯一的不同是,前一场是自身破坏,后一场却是奸人所害。

  天华牵起黛瑟的手,她的手很长,手掌很小,可以让天华的大手掌包裹着黛瑟的小手掌。

  有时天华总会想,若是以后他有了女儿,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感觉,牵着她的小手。可是说到底,妻子和女儿还是不能比的,都是至亲,无处可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