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六十四章 劝架

琼华恋 纷煜 2107 2019-08-23 00:39:48

  又是熟悉的环境,又是让人不想待的仙界。所有人只道修仙好,可是只有神仙知道这并不是一项殊荣。

  黛瑟和天华在处理好公事之后,就前往了“天泽殿”,去看看情况。

  黛瑟和天华刚进殿内,就看到玉藻和天泽在吵架,声音还很大。

  “我说过,让你别去帮他们办婚礼了,你怎么还要去?”

  “玉儿,天帝的命令不能违抗。”

  “你没发现那个天霞一直盯着你,你就不能不去吗?”

  “玉儿,别胡闹。”

  “胡闹?那你去啊,去了之后,就别找我了。”

  黛瑟看到玉藻哭着跑了出来,满脸泪水,她也就看了黛瑟一眼,就离开了宫殿。

  黛瑟看了天华一眼,天华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看样子两人几乎没吵过这么凶的架,于是两人走进了殿内。

  天泽坐在地上,神情凝滞,好看的俊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天泽上神。”黛瑟叫了叫。

  “黛瑟,天华,你们来了。”天泽看到他们,挤出一个苦涩的笑。

  “兄长,嫂嫂她……”天华的话还不曾说完,就被天泽打断了,“无事,她耍小性子呢。”

  黛瑟叹了口气,“玉藻很担心你,她当时找到我们的时候,脸色苍白,也不知经历了什么,今日我们还想来问一问的。”

  “是吗?”天泽的话有些心不在焉,神色凝滞,不知在想什么。

  黛瑟看了天华一眼,说道:“你们聊,我去看看玉藻。”黛瑟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天泽这边应该是问不出到底发生什么了,还是去玉藻那边问问情况比较好。

  黛瑟去玉藻的宫殿找,却发现玉藻还没回去,所以黛瑟只能在硕大的仙界四处寻找,还到处问周围的上仙有没有看到玉藻。

  在一个时辰之后,黛瑟终于在姻缘树那边看到了正在树杈上坐着的玉藻。

  黛瑟飞上去,坐到了玉藻身边,看到玉藻的眼眶仍有泪痕,可偏偏玉藻长得美貌动人,因此,连哭都看着可怜迷人。

  “玉藻,发生什么了?之前你和天泽是不会吵架的。”黛瑟温和的问道。

  “我因为他去给天霞置办婚礼,和他吵了起来,可他偏偏说是天帝的命令,不可违抗。”玉藻说的很平静,可她的泪水却滑落脸颊。

  “你不希望他去接触天霞,是吗?”黛瑟温和的反问道。

  “我感觉天霞能答应天帝,有她的目的,我不希望天泽再卷进去,可他似乎有自己的打算,并不听我的。”天霞的眼帘垂下,语气带着些许悲伤。

  黛瑟看着玉藻,轻声问道:“天泽被关押之后,你是不是去找过天霞?然后她干了什么?”

  黛瑟在昨日有问过周围的上仙这些事,他们有看到玉藻和天霞说话,但是后面的事就不得而知了。

  “她说,她会夺走天华,以任何手段,她还给我下了咒,似乎是魔界之人才会的。”玉藻丝毫没有隐瞒,全部都说的很清楚。

  玉藻说完,还把手臂上的一颗黑色的印记给黛瑟看,看着倒像是一条黑色的蛇,但是印记很小,衣服遮住就看不见了。

  黛瑟的神色有些凝重,玉藻的所有出发点都只是想和天泽在一起,哪怕她偷偷受委屈,可是天泽又有自己的打算,两人的出发点一样,可是方法却是相悖的。

  “玉藻,你可以与天泽再心平气和的商量一下,不要争吵,你们都是为了对方好,那就够了。”黛瑟温声细语的和玉藻说着,想让玉藻听进去。

  “嗯,中咒的事,不要告诉他,我不想让他担心,我会想办法解除掉。”玉藻说着,神色认真的看着黛瑟。

  黛瑟点点头,然后两人一起往“天泽殿”那边走过去。

  殿内的天泽和天华坐在院子里的小亭里,两人商量着什么,直到看到她们俩过来,天泽他们才闭口不谈。

  “天泽,我们聊聊。”玉藻拉过天泽的衣袖,把他往别处带过去。

  也不管天泽答应还是不答应,两人就这样走到了另一边,说了起来。

  黛瑟转头,正好对上天华的眸子,朝他一笑。

  天华也微微笑了笑,示意黛瑟坐下说。

  “他们会处理好,别担心。”天华的话,与黛瑟心里想的正好是一样的。

  黛瑟笑了笑,点点头,然后不经意的问道:“我上次看到一本书上,魔族咒印有个黑色蛇纹,你知道那是哪本书吗?我忘了。”

  天华的表情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我倒是不知道,黛瑟看过禁书?”

  看到蒙混过关不成功,黛瑟也没办法,只能挑明了说道:“玉藻中了这个咒,需要解药。你先别告诉天泽上神。”

  天华点点头,神色回归了平静,“明日我去看看禁书上的记载。”

  “嗯,我总觉得天霞上神不是那么简单,她为何会懂得魔族的术法。”黛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天华摸了摸她的头,道:“随机应变,不要打草惊蛇。”

  看着玉藻和天泽和好如初了,黛瑟和天华就告辞了。

  黛瑟一脸疑惑的走着,天华则是神色平静。

  两抹白色的身影,在仙界之中似乎隐藏了一小半在云雾飘渺的路上。

  天华俊脸上透着几分平静,几分难以捉摸。

  “天华,你总是有好多事不告诉我。”黛瑟嘟囔道。

  天华转过头,平静的眸子里露出几分温柔,“那你想知道什么?咱们在床上说。”

  黛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天华的话,不是单纯在躺床上聊天那么简单,下意识的摇摇头。

  “你不问,那便算了。”天华的语气很平常,但是总透露出一种想打他的贱兮兮的感觉。

  黛瑟一脸纠结的看着天华,然后想了半天,说道:“问,肯定要问,可为什么不是现在?”

  天华笑了笑,不说话,看那神情,倒是让黛瑟去猜。

  黛瑟知道天华不想说,只能抓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天华也不反抗,就这么给她咬着,对于从小伤到大的天华来说,黛瑟咬一口确实不疼,而且也没有真的狠下心去咬。

  看到天华眼睛都不眨一下,黛瑟觉得无趣就放口了。

  一天天的,别人面前冷若冰霜,在她面前像个流氓,也不知是不是这么多年憋坏了,暴露本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