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三十二章 梦魇

琼华恋 纷煜 2086 2019-08-07 00:13:09

  相传有一妖物,体态无形,以美梦为食,以精气为饮,能控人梦境,杀人无形,世人称其为,梦魇。

  黛瑟走在去天华殿的路上,却不知从哪飘来黑雾,让她看不清前面的路了。

  她只能试图去呼喊天华,一声又一声,但是周围很静,仿佛没有人烟,好像活着的只有她一个似的。

  黛瑟看了看四周,开始拼命的向前跑,一边跑,一边呼喊天华。

  周围依旧是黑漆漆的,不透光亮,还传来了诡异的笑声,嘁嘁嘁的,让黛瑟的头皮发麻。

  大雾渐渐散开,她的心不由的放松了一下,但是她的对面正好是一张鬼脸,双眼都被挖空了,嘴里冒着血,脸色苍白可怖。

  黛瑟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神色十分慌张,她好害怕,为什么,为什么天华没有在?

  “你是什么东西?别过来。”黛瑟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自己不断的后退。

  鬼脸发出嘁嘁嘁的声音,然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别等了,他不会来的。”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伴随着骨头咯吱咯吱的声音。

  黛瑟的额头上都是冷汗,双手微微颤抖,她凝神,决定用仙术去拼一拼。

  可是她一掌打过去的时候,鬼脸消失了。

  声音再次响起,“嘁嘁嘁,给你看个好东西。”

  黛瑟身边的场景陡然一换,变成了黑漆漆的雨夜,一个歹徒拿着刀疯狂的砍一个女子,血液随着雨水一起流到了她的脚边,女子双目瞪得老大,直直的看着她。

  歹徒就好像可以看见黛瑟一样,停止了对女子的暴行,又拿着刀一步步靠近了黛瑟。

  血红色的刀子在雨水的洗礼下发出了它明晃晃的光。

  黛瑟使出仙术,把男子打出老远,她颤抖的手都仿佛失去了力气。

  男子却好像没事一样,又一次走了过来,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

  黛瑟又一次把他打飞了出去。

  刀子随着男子飞出去而松了手,在空中划过一个明晃晃的弧度之后,插进了男子的肚子。

  男子惨叫一声,没了动静。

  黛瑟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瘫软了,做到了地上。

  她杀人了?可她只是推了一下,她在保护她自己而已。

  “好玩吗?还有更好玩的。”诡异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不见鬼影。

  同样是黑色的夜,喧嚣的雨,但是这一次是沈驿絮的记忆,是吓醒她的那次噩梦。

  沈驿絮蜷缩在小角落,看着他的姨娘不断的抽打那名婢女。

  抽打的血液飞溅,直接溅到了黛瑟的脸上,红色的,触目惊心。

  那个姨娘好像也能看到她,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就拿着鞭子冲着黛瑟挥来。

  黛瑟坐在地上,全身无力,就这样挨了一鞭,手臂上生疼,尤其是在雨水的洗涤下,更加难受。

  她缓缓的站起来,眼睛里都失去了神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地方?那么可怕,比鬼界还要可怕。

  鞭子再一次挥过来,黛瑟抓住了鞭子,鞭子带人一起扔在了地上。地上的人动了几下,断了气息。

  黛瑟一步一步走向了沈驿絮,他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可他看到黛瑟过来,爬起来转身就跑,就像看一个魔鬼。

  黛瑟的心态在沈驿絮转身的瞬间,彻底崩塌,她快要被痛苦和悔恨吞噬了。

  “嘁嘁嘁,就是这样,你很快就可以解脱了。”诡异的声音依旧阴魂不散,摧残着黛瑟的心智。

  “闭嘴。”天华从天而降,看着双眼无神,全身瑟缩,颤抖不止的黛瑟,他怒了。

  天华走过去,一手就把黛瑟抱了起来,心里很是心疼,“乖,我在,我带你回家。”

  天华说完另一只手使剑,想出去。

  “既然进来了,就一起做我的食物吧。”诡异的声音让人耳朵都极度难受。

  天华的眸子微眯,一剑穿云,白色的剑光一闪,就把梦魇的本体打了下来。

  “你知道惹怒神明的后果吗?”天华的语气很冷,仿佛可以使周围的雨水结冰。

  他冷漠的看着被打在地上的梦魇,就像在看一堆有害垃圾。

  梦魇没想到他竟然一招就把自己打了下来,好像还命不久矣,连忙求饶,“上神饶命,上神饶命,我只是服从命令。”

  “何人的命令?”天华的眸子一凝,还没等梦魇开口,梦魇就死于幕后之人的手中。

  这时,黑气全散,天气转晴,可怕的事情全都消失了,不过是一个好梦。

  天华抱着黛瑟,飞了出来。

  躺在床上的黛瑟猛的一惊醒,天华正坐在她床边。

  惊魂未定的黛瑟脸色苍白,全身颤抖,她见到了好多可怕的事,她好像还杀了人,她好害怕。

  天华一把搂住了黛瑟,轻声道:“别怕,我在。”说着还用手轻轻拍黛瑟的后背。

  “天华,我刚刚是做了梦吗?”黛瑟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梦,不是真的,别怕。”天华的声音很温柔,感觉就像在哄小孩子。

  “好可怕,就像真的一样,我好害怕。”黛瑟的手紧紧的抱住了天华,身体还是有些微颤。

  “是梦魇,且是有意而为,我会找出幕后之人的。”天华的语气很是坚定,无论怎么说,若不是他晚上莫名心慌来找黛瑟,那黛瑟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了。

  是他保护不周,让她受到了伤害,他绝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黛瑟的眸子里还是很惊慌,但身体已经不再颤抖了,天华身体的温度传给了她,让本是冒着冷汗的她,感觉到了温暖。

  “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黛瑟缩在天华的怀里,像一只乖顺的小猫。

  “直觉。”天华笑了笑,看着黛瑟的情况逐渐好转,松了一口气。

  黛瑟扭扭捏捏的在天华的怀里动了动,似乎是害羞了,可她没意识到,她如今可是一件单衣,而天华也是正常的男人。

  “再动,发生了什么,错不在我。”天华的声音有一丝不对劲。

  黛瑟好像也注意到了什么,不敢轻易乱动了,就静静的缩着。

  她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也没有了那种因恐惧而产生的无力。

  “天华谢谢你。”

  “自家人,不必言谢。”

  “哦。”黛瑟哦了一声没了下文,她还是会不自觉的害羞,脸皮薄,真没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