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二十七章 两清

琼华恋 纷煜 2056 2019-08-05 00:11:58

  时光荏苒,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其如何,微风吹兰杜。

  五日之期到了,黛瑟的伤好了个大概。

  赴约之期,她早早的开始打扮自己了,脖子上的琼花项链,发髻上的琼花簪一个都不少。

  她穿着碧色的衣裙,鹅黄色的腰带,薄纱似的飘带,好看的琼花花纹,平添几分秀气。

  “上仙,这是属下准备的薄礼,您带给天华上神吧。”主管仙女把礼物放到了桌上,然后退了出去。

  黛瑟看着那个盒子,打开看了一眼,是一颗夜明珠,便随手放进了袖子里。

  她的这个主管真是不错,事事思虑周全,而且体贴入微。

  黛瑟出了自己的宫殿,就往天华殿走去,就如同第一次去一样,路上都没碰到什么上仙。

  黛瑟把请帖交给了门口的侍卫,就进去了。

  正好奇这天华上神的院子里会有什么花,可是进去之后才发现,他的院子里只有苍翠的树,还是常青树,笔直高大,不蔓不枝。

  黛瑟走在通往正殿的鹅暖石的小路上,周身都是凉气,树木的遮阴让整个院子都布于阴凉之中。

  正殿上,天华一个人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了一杯茶。

  装饰是一种低调的奢华,不是黄金似的金光闪闪,却是特别名贵的东海珊瑚磨合打造的房柱,加之仙气融合,给人一种无法言语的美感。

  “拜见天华上神。”黛瑟看到天华的时候,心情都是雀跃的。

  也行他是想起了什么,才邀请她过来的。

  天华看到黛瑟来了之后,取下了自己的面具,并邀请黛瑟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

  黛瑟看着这些,心跳得更是剧烈了,可是却在天华开口说话的时候,明显一滞。

  “黛瑟上仙,我们之前可曾见过?”天华的语气平淡,面色更是平常。

  “在上神历劫时见过。”黛瑟坐在了天华的身旁,然后如实回答。

  “如此。”天华说了两个字后,就陷入了沉默。

  黛瑟还以为他是记起了什么,开始说着她和沈驿絮的事,“我和沈驿絮相伴十年,曾赠予他一把琼华。”

  天华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也不打算插嘴。

  “上神可有想起什么?”黛瑟试探的问道。

  她不信沈驿絮对她那么好,那么深的羁绊,说忘就全忘了。

  “不曾。”天华的神情还是稀松平常。

  但他话锋一转,“这剑是你送的?”

  黛瑟点点头,微笑着说,“是的,上神可还喜欢?”

  若是天华对这剑还有什么记忆,那也可以。

  “既是你的,那物归原主。”天华把黑剑放在了桌子上,表情依旧平静。

  他叫黛瑟来不过是为了弄清黛瑟看到他时,为何一抹深情,而且他对她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如今弄清了,不过是人界是的羁绊,该断则断便好。

  黛瑟的表情由笑变成了不可置信,拿回去?黛瑟仿佛被天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说什么?”黛瑟的语气十分不可置信。

  “拿走。”天华指着剑,冷淡的说道。

  “沈驿絮永远不会那么对我。”黛瑟的头低着,语气冷硬。

  “可我是天华。”天华的语气也冷淡了一些,他从未见过如此执着的人,执着过去之人。

  黛瑟准备去拿回那把剑,却被剑反伤,一下弹飞了出去,撞到了柱子上,吐了一口血。

  “罢了,剑认主,上神留着吧。”黛瑟缓缓站起身,她本来已经好一些的伤口重新发烫淌血。

  她拔下了头上的琼花簪,摘掉了脖子上的琼花链,“既是物归原主,那这些归还上神,此后互不相欠了。”

  两个饰品回到了天华的手术,就连那块神奇的石头一并,全部不留。

  黛瑟在出了正殿门的那一刻,泪水掉落了下来,原来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想做他的阳光,却不曾想,太阳落山了。

  那是她第二次哭,也是成为神仙后的第一次哭,连同所有的幻想一起哭尽了,连同她心底的那份悸动一起掩埋了。

  所有身上的痛苦都不及此时心里的痛,仿佛要把她吞噬。

  躲在远处的玉藻看到了失魂落魄的黛瑟,叹了口气,人总是撞了南墙才会死心吧。

  正殿,天华在黛瑟转身的那一刻,看到了黛瑟的泪水,所有的痛苦就像一股脑的全涌了上来,是他从未感受到,桌上的琼华在振动,石头落地,摔得粉碎。

  天华痛苦单膝跪地,在石头落地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渐渐浮起了一些片段,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倒了下去。

  之后的几天,就传出了黛瑟上仙重伤未愈,晕厥不起的消息和天华上神不知是何原因陷入沉睡。

  地府的崔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嘴角勾起,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小妮子想找的人就是天华。

  恢复记忆自然是要吃苦头的,沉睡不醒倒是算轻了,那小妮子也挺惨的,到仙界不足三月,就吃了棍杖之刑,受了天雷之苦,倒是可以去看看她。

  崔钰的血色眸子里全是摸不透的深邃,红衣如火,人面如花。

  自弟弟沉睡后,天泽就一直在自家弟弟床前照顾。

  玉藻怎么也没想到,她不过是提了个建议,如何还害得天华沉睡不醒了。

  让天华邀请黛瑟的意见,是她提议的,不过是让黛瑟看看同是一个人,但早已心性不同的天华,好让她死心,两人互相安好,可如今两人都是卧床不起,当真是劫数来了,避无可避了。

  天泽看着自家弟弟的睡颜,却不知用什么方法唤醒他,这几天,什么法宝都试了,却不见效果。

  天泽叹了口气,据说是天华与黛瑟说了些话才如此,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可是那边的系铃人伤势还未好转,如何能来叫醒自家弟弟?

  黛瑟的伤也不知为何,不见好转,还发了几日的高烧,迷迷糊糊还喊着什么。

  但是好在半月之后,黛瑟总算是醒了,只是她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温和,说话待人都冷淡的可怕。

  直到她听到,天华上神沉睡不醒,可能会影响神识,再也醒不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