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二十五章 沈驿絮

琼华恋 纷煜 2058 2019-08-04 00:03:39

  四神,天帝,主管仙界一切事宜,协理六界大事;天泽,主管四荒,协理天帝;天华,主管另外四荒,有仙界三分之二的兵权;天霞,四神中唯一的女上神,至今下落不明。

  黛瑟怀着复杂的心情赶回天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没想到在井里回去竟比下来慢了一倍不止。

  而且她并不知晓宴会到底何时开始,所有她只能直接去往大殿。

  一路上,都是端果盘的忙忙碌碌的仙女,黛瑟加快了步伐,这可迟到不得,天上的棍子可不比人间的棍子。

  然而当她到大殿,众仙齐刷刷看向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凉了。

  座上的,天帝,天泽,天华都已经到了。

  “参见陛下,两位上神。”她虽然迟到了,礼还是不能失的。

  坐在天帝右边的天华扫了黛瑟一眼,喝了一杯酒。

  “黛瑟,为何迟到了?莫不是睡过了?”天帝的语气似乎并不生气,甚至还带了些玩笑的语气。

  玉藻看了黛瑟一眼,默不作声的端坐着。

  “陛下恕罪,我的错,自会领罚。”黛瑟很自觉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没有任何推脱免责的意思。

  天帝看了看黛瑟,笑了笑,“罚的事,得问天华,毕竟是给他办的宴席。”

  被点名的天华,面具下看不出是何表情,但一出口就是如黛瑟所知的那样,“对事不对人。”

  黛瑟行了礼,入了坐。

  玉藻并不像她所知的那样,待在天泽的身边,相反,是一个人坐在比她还要矮一级的座位上。

  按道理就算她不坐在天泽身边,也应该她们平级在同一位置的,看样子,天帝并不喜欢玉藻。

  座上的天华十分冷淡,就像这个宴会不是为他办的一样,也没有人敢给他敬酒。

  最惹眼的是,他一袭白衣却配了一把黑剑,而那把黑剑在黛瑟第一次见他时,他并没有带,且黑剑的样子,像极了她送给沈驿絮的“琼华”。

  为了看清楚些,黛瑟想了想,喝了口酒壮壮胆,走到天华的面前敬酒。

  “天华上神,我敬你一杯。”黛瑟拿着酒杯,看着天华说道。

  天华停炖了几秒,还是站起身,端起了酒杯,与黛瑟碰了杯,一饮而尽。

  黛瑟在他站起来的一瞬,就看到了,那真的是“琼华”,竟也忘了喝酒,愣神之际,酒杯泼到了天华上神的身上。

  手忙脚乱的黛瑟反应过来,刚准备去擦,结果被天华侧身躲了过去,但却意外打掉了他的面具。

  本来众仙看黛瑟敬酒都已觉得很神奇,都盯着这边,现在更妙了,连不关注的上仙都看向了这边。

  不曾见过天华的神颜,今天可算是一个不露,众仙可真是全都看完了。

  黛瑟看到天华的脸之后,不是赔礼道歉,而是更加木讷的定住不动了,他,不就是沈驿絮吗?她心心念念,寻找了那么久的人。

  而天华看到面具掉了之后,周围的气压都低了,连天帝都察觉到天华生气了。

  天泽看到自家弟弟生气,温和的开口调和道:“天华,无妨,正好打破了那些说你毁容,奇丑无比的传闻,不必介怀。”

  天华重新戴好面具,看着衣衫面前沾上的酒水,直接冷着脸离席了。

  玉藻看着这些,心里也不知怎么办,现在倒好,不让见还眼巴巴敬酒,结果还看见了脸,拦不住了。

  而黛瑟在天华愤然离席之后,才回过神,一脸愧疚,“我的错,我去领罚。”

  黛瑟说完,像失了魂似的走出了大殿,留下殿里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尴尬异常。

  “一场意外,无需介意,歌舞继续。”天泽看着离席的弟弟,打起了圆场。

  宴会又重新热闹起来了。

  黛瑟不知道自己在伤心什么,是沈驿絮不记得她了,还是因为她惹沈驿絮生气了,自己自责了。

  但她始终没有哭,她只是小跑到了赏罚司,仿佛要把各种不开心都发泄掉。

  侍卫看到急匆匆跑来的黛瑟,礼貌的抱拳说道:“若上仙来领赏,还得宴会后。”

  “我领罚。”黛瑟的语气很平静,让人看不出她很伤心。

  “宴会迟到,惹怒上神,提前离席,如何算?”黛瑟把罪名列清楚问道。

  侍卫打开了赏罚司的门,领黛瑟进去,“杖责五十,天雷一次。”

  侍卫叫来了行刑的人,把纸条给了黛瑟,“这是罚单收好,是证明。”

  黛瑟拿好罚单,就被绑到了柱子上。

  棍子是千斤重的,专门对神仙的刑具,两个行刑者轮流打。

  黛瑟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她觉得好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事?五十下完事的时候,她连哼不曾哼一下。

  天雷劈完,把黛瑟放下的时候,她站都站不太稳了,但还是礼貌的行了一礼,走出了赏罚司。

  她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天华,他的一身白衣已经换成了蓝色。

  天华看到黛瑟时,黛瑟的脸色已经发白了,嘴唇没有丝毫血色,他只感觉心里猛的一痛,而且似曾相识。

  “天华上神,抱歉,害了你。”黛瑟说完,就一点点往自己的宫殿那边走,嘴角开始溢出鲜血,一滴一滴,滴在黛瑟蓝白色的衣服上,像一朵朵血色的花。

  天华转头看着一步一步走远的黛瑟,拿着剑的手握紧了些,但最终是松开了。

  而黛瑟本该能走回自己的宫殿的,却突然大口鲜血吐出,晕倒在地。

  天华想都没想冲了过去,直接抱起了虚弱的黛瑟,一路送她回宫殿,好在其他人还在宴会上,没人看到。

  抱着黛瑟的感觉也似曾相识,但天华确实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了,可她虚弱的样子却好像不是他第一次见了。

  当“松殿”里的人看着伤痕累累的黛瑟,神情都变了,连忙给天华开了黛瑟的寝殿门,然后看着天华把黛瑟放上了床。

  天华只是看了看黛瑟,带着自己的疑惑,没有丝毫停留的走了,最后只是交代了一句,“好生照顾。”

  而昏倒的黛瑟并不知情,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于是,又是一口鲜血吐出,黛瑟彻底昏死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