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二十一章 阴谋

琼华恋 纷煜 2073 2019-08-02 00:09:55

  万事大吉,只欠东风。

  黛瑟的一切都妥当了,只差去鬼界看生死簿了。

  仙气缭绕,醉生梦死,醉翁之意不在酒,却引得多少人醉入其中。

  黛瑟本也没想喝多少,可是一个个仙人敬酒,她又不好意思拒绝,就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连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现在的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天地一体。

  醉酒后的黛瑟,双颊绯红,十分安静又乖巧的坐着,也不说话,手里拿着酒杯反复把玩,在旁人眼里,顶多是喝酒上头了,并没有醉。

  直到天帝说话,“酒也喝够了,来谈些正事。”

  黛瑟很想集中注意力去听是什么正事,可是她无法控制现在的自己,还是觉得头很晕,然后一头栽倒在了桌上,最后的意识让她手里抓紧了桌上的那块令牌。

  天帝看了黛瑟一眼,若不是第一次喝酒怎会不知会醉的一股脑全喝完,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陛下,玉藻来迟了。”玉藻迈步进入大殿,身边还有两位上神。

  三位同样都是白衣飘飘,俊的俊,美的美,当真是仙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有天华上神一人面具遮脸,不太相衬。

  都说天华上神小时候也不喜戴面具,可之后也不知为何戴上了面具,不过据说他也是十分的绝色,且不输给他的兄长天泽上神。

  “正好,黛瑟上仙醉了,你扶她回去,我们商量要事。”天帝看到玉藻,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快,正好找了事,把她支开了。

  玉藻这只狡黠的狐狸怎会没看到天帝眼神里的不快,定是责怪她拖着两位上神,让他们姗姗来迟。

  “遵命。”玉藻快步走到了黛瑟的身边,把她扶了起来,并一步一步,走过了两位上神身边。

  天华看着这些本来并不在意,可是就在刚刚天帝喊出黛瑟二字的时候,和玉藻扶着黛瑟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心里的感觉莫名有些异样,但他也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看着玉藻一点一点带着黛瑟离开他的视线,他才把目光收回来。

  天泽看到自家弟弟似乎很在意那个新来的黛瑟上仙,小声问道:“看上她了?”

  天华摇摇头,“未曾。”

  看着自己弟弟反对,天泽也没有继续问了,有些事,时间长了,自然就知道了。

  他和天华坐在了天帝的左右手的位置。

  此时的红衣崔判才缓缓走到了台阶下,“下官此次前来,有一事向陛下请示。”

  天帝摆摆手,示意他说下去。

  “琼花山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山脉了,如今遭遇天劫,灵山上的所有妖灵全部死去,不知如何定夺?”崔钰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自然知道,黛瑟是无事的,还飞升成仙了,可是聪明的他自然不会当着众仙的面说出来,相信天帝自己也清楚,也不会希望他说出来。

  “本也是我仙界的过失,修炼过三百年的升为下仙,初有灵识和修炼过短的重续其命,剩下有仙缘的不必受鬼界五次洗礼之苦。”天帝严肃认真的说出了处理的方式。

  底下的众仙议论纷纷,这七次洗礼是必然要经受的,居然也给免了。

  所谓的七次洗礼,是走黄泉路,过奈何桥,吃断肠草,喝孟婆汤,到三生池,划不归舟,进轮回门。

  每一项都是一种痛苦,只有这样才能轮回。

  天华显然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但他对这个崔钰还是更有兴趣些。

  这么多年来,崔钰在地府的地位甚至不亚于阎王,做人行事更是滴水不漏,恩威并济,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他若不是因为这个人,又怎会违反天规。天华面具下的脸眉头微皱。

  崔钰附和了天帝的处理方式,并看了天华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有些事,眼见不一定为实。

  而这边的黛瑟因为醉酒,神志十分的不清醒,玉藻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黛瑟弄了回去,丢给了那些小仙女们。

  本来是准备在送黛瑟回去的路上,趁机拔了黛瑟的令牌,可也不知她哪来那么大的劲,她手都红了,也硬是没扒出来。

  她拖延天华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好好相见。

  有些人的缘分该断的时候就得断,这样纠缠下去不仅是没有结果的,还会深受其害。

  若不是历劫回来之后,天华经历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估计她还要花好大的气力去阻止,可如今就好办多了,只要避免他们见面就行了。

  “玉藻上仙,黛瑟上仙刚刚吐了一身,可她一直握着那块令牌,我们拿不走,也没办法给她换洗,您看你有什么办法吗?”一个小仙女急急忙忙走出来说道。

  “哦?我去看看。”玉藻听到小仙女的这番话,眸子一亮,她只感觉机会来了。

  推开门,进屋之后,很浓的酒臭味扑面而来,玉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拿手掩住了鼻子。

  床上的黛瑟吐的满身都是,头发也乱糟糟的,显得有些狼狈,但手里还是紧紧抓着那块令牌。

  “你们黛瑟上仙怕痒吗?”玉藻询问道,她也是突然灵机一动,也不知可不可行。

  “不知。”小仙女低头答到。

  玉藻无奈的看了黛瑟一眼,试试吧,万一就可以呢。

  她拿手去挠黛瑟,黛瑟动了动,似乎有些感觉,手里的令牌也松了松,玉藻继续挠,黛瑟笑着拍掉了玉藻的手,而黛瑟手中的令牌也因此掉到了地上。

  黛瑟的所有动作都没有意识,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估计醒了,头还得继续疼一阵子。

  玉藻顺势把令牌捡了起来,“你们快给她换身衣服。”

  “是。”

  趁着小仙女过去,在她们不注意的时候,玉藻变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令牌,收好了真正的令牌,她把假的令牌递给了一个小仙女,并交代她们保管好,然后微笑着退了出来。

  估计等黛瑟醒的时候,那个令牌就该消失不见了。

  玉藻的表情志在必得,有些秘密不该存在。

  此时还醉酒的黛瑟并不知道,从她飞升成仙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掉入了一个编制的网中,她只是里面的棋子,等待她失去价值的那一天,她就是成为众矢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