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十六章 分歧

琼华恋 纷煜 2028 2019-07-29 11:02:12

  七月初七,立誓之日。

  黛瑟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很虚弱,但维持人形并不是问题。

  她首先想到的是沈驿絮,她记得她晕过去的时候,沈驿絮对她说让她冷静。

  她闭眼想了想,当时好像是自己失控了,差点杀掉那个男的,可她平时并不会失控的,到底是他们做的太过分,还是她灵力衰弱,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妖性了?

  她从本体里走出来,沈驿絮刚好在给松树浇水。

  看到黛瑟的那一刻,沈驿絮手里的水桶掉在了地上,整个人的表情都很激动,然后大步走过来,似有千言万语要说。

  “黛瑟,你好些了吗?”沈驿絮纵使有很多问题,但最终汇成了一句。

  黛瑟看着眼底略有疲惫之色的沈驿絮,他的脸都瘦了一圈,是她睡得太久了吗?

  她心疼的摸了摸沈驿絮眼角,沈驿絮眼里的血丝十分的明晰。

  “我睡了几日?”黛瑟走到水桶边,扶了起来,又拉着沈驿絮坐到草地上。

  “十五日了。”沈驿絮的声音有一些疲惫,但透着喜悦。

  那,如此算来,今日正好是七月初七了,还好自己醒过来了,不染就要爽约了。

  “累坏了吧,睡会吧。”黛瑟拍拍自己的腿,示意沈驿絮枕着她的腿好好休息一下。

  沈驿絮刚想说什么,就被黛瑟打断了,“睡醒了再说。”

  沈驿絮看了黛瑟一眼,终是听话的躺了下去。沈驿絮真的是累坏了,躺下去还没一会就睡着了。

  黛瑟帮他理了理耳边的乱发,她没在的这十五日,沈驿絮估计都没休息好,一直没睡多少时辰,怕她醒了自己又不在身边。

  估计他也是随便吃了点东西,都瘦了,也不知道她会心疼的吗?

  黛瑟闭目养神,静静的陪着沈驿絮。

  直到日暮时分,沈驿絮才睁开眼,正好对上黛瑟温柔的双眸。

  “醒了,快去洗漱,我准备吃的。”黛瑟把沈驿絮扶起来,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沈驿絮点点头,然后去了小河边,黛瑟揉了揉麻木的腿,开始准备吃的,好在做饭并不需要过多的消耗灵力。

  做完之后,黛瑟看着旁边的水桶,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浇树的水是小河里的水,沈驿絮洗漱的水也是小河里的水,那她喝的不就是沈驿絮的洗漱水?

  黛瑟正想着,沈驿絮回来了,看到黛瑟一脸恶寒的表情。

  “怎么了?”沈驿絮走过来坐下,拿起碗筷就开始吃了,看样子确实是饿了。

  “你为何要给我喂洗漱水?”黛瑟问道。

  沈驿絮咀嚼完嘴里的饭菜,问道:“水自上而下,如何算是同一股水?”

  黛瑟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也是。”

  沈驿絮不禁笑出了声,“你每天想的都是什么?”

  黛瑟就任凭沈驿絮开玩笑,也不恼,毕竟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是自己傻不能怪别人。

  等着沈驿絮吃完,然后收拾完,黛瑟都在草地的打坐休息。

  “黛瑟,生日快乐。”沈驿絮递给了黛瑟一个琼花的项链,白色的花在夜色下发着光。

  黛瑟看到礼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可今年我未曾准备礼物。”

  沈驿絮站到了黛瑟的身后,“我给你带上。”

  冰冰凉凉的项链挂在了黛瑟的脖子上,夹杂着沈驿絮手心里的余热。

  “你没事,就是最好的礼物。”沈驿絮从来没有过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是应该更加珍惜的提醒。

  黛瑟开心的笑了,眼睛成了月牙。她从未曾后悔沈驿絮来了之后,她修为的丢失,相反,她觉得自己收获了未曾收获的东西,那是修为换不来的。

  “明年,你可否准备去闯荡?”黛瑟看着和她并肩坐着的沈驿絮问道。

  “为何?”沈驿絮不明白为什么黛瑟突然这么问。

  “明年你就二十了。”黛瑟说到这,顿了顿,“该去觅良缘了。”

  沈驿絮转过头,看着黛瑟倩丽的侧脸,问道:“黛瑟说过护我的,我走了,你如何护?”

  黛瑟低下了头,轻声说:“可我不能把你绑在身边。”

  沈驿絮突然生气起来,这也是他第一次对黛瑟生气,“我不走,你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沈驿絮说完站起来走到了树的另一边,靠着树坐下了。

  黛瑟低着头,把头放在膝盖上,掩饰自己的伤心。

  她也不想把沈驿絮往外推,这几年了,他们一起逛街买东西,一起去河里捉虾摸鱼,一起经历过好多好多事,就算她是个石头也是有感情的,沈驿絮就像是弟弟一样的存在,那么暖心那么成熟。

  黛瑟的泪水划过脸颊,原来妖也是有眼泪的,她并不因为沈驿絮可能离开而伤心,但她却因为刚刚沈驿絮的话而有些难过。

  但归根结底,她确实不应该去干涉他的自由。

  黛瑟抬起头,却正好与沈驿絮的目光撞了个满怀。

  黛瑟的眸子里晶莹的泪光,让沈驿絮有些不知所措,他本来是来道歉的,可是他没想到黛瑟会哭。

  “对不起,黛瑟,我刚刚不该凶你的。”沈驿絮还是一脸诚恳的道了歉。

  沈驿絮说完,拿手去拭去了黛瑟眼角的泪珠。

  黛瑟摇摇头,“是我的错,你的选择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的。”黛瑟知道她这句话说完后,就没办法多说了,但她还是想把自己的意思表明清楚。

  “你没错,黛瑟怎么会有错?”沈驿絮的表情十分认真,好像在说,我惯着的,后果我自己承担。

  黛瑟笑了笑,不说话,确实,沈驿絮比她成熟,有时候并不像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弟弟。

  “好点了吗?”沈驿絮看着黛瑟笑了,不禁送了一口气,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女生,差一点就万劫不复了。

  黛瑟点点头,拍了拍沈驿絮的肩,表示自己已经好了。

  沈驿絮这才嘴角勾起,可算是哄好了,他可不能让黛瑟难过,若是难过了,一定得哄开心了才行。

  黛瑟看着明亮的月光,突然想起古书里的一句话,哭者,惹其人者必有其法,令笑之。也许说的就是这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