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琼华恋

第八章 叫“姐姐”

琼华恋 纷煜 2016 2019-07-21 17:11:17

  盛夏惊雷乍响,雨滴狂暴如豆。

  沈驿絮被雷声吵醒,拿着黛瑟给他的被子,从他睡觉的地方往松树那边挪了挪,更近了些。

  黛瑟从树里窜出了一个头,“驿絮,害怕吗?”语气十分关切。

  虽然之前也有雷雨天气,但毕竟不能与夏日的惊雷作比,黛瑟看到沈驿絮显然也不像平时那样平静。

  “无事,睡吧。”沈驿絮的脸有些苍白,说的话也有一些无力。

  黛瑟从本体里走出来,蹲坐到沈驿絮旁边,“你的表情可不像无事的样子啊。”

  黛瑟说完,刚准备拿手去碰沈驿絮,却被沈驿絮厉声吼道:“别碰我。”

  黛瑟感觉有点委屈,莫名其妙被嫌弃了,心里突然涌出一种无法言说的难受,那是从未体验过的新奇感觉,而她也不想体验。

  沈驿絮有些费力的睁眼,看看黛瑟一脸都快哭了的样子,连忙费力解释到,“你怕烫别碰,我可能发烧了。”

  黛瑟的心情没有变好,反而更加沉重了,沈驿絮生病了,她果然还是没有照顾好他。

  黛瑟拿手去碰了一下沈驿絮的额头,其间沈驿絮居然准备直接拍掉她的手,但是他的手因为生病而十分软弱无力,很轻易的就被黛瑟躲了过去。

  “生病了别乱动,睡会,我照顾你。”黛瑟看到沈驿絮苍白的小脸轻轻点了点头。

  还好松树的结界一直都在,不然沈驿絮的情况会更加糟糕。

  作为变温的树,外面下着雨,温度在夜晚也是很低,她决定抱着沈驿絮给他退烧,一个晚上不退烧也一定会有好转,再加之灵力注入为辅,说不定明天就能好。

  黛瑟想到这,没有丝毫犹豫的从沈驿絮的背后抱住了他,他的身上很烫,也不知道是时气的原因还是白天玩的太过火了。

  幸好,现在的沈驿絮是睡着的,不然他肯定会推她走,然后肯定会特别可爱的说一句“男女授受不亲。”

  她确实很怕烫,抱着沈驿絮的时候,她感觉很难受,可是她相信沈驿絮也很难受,既然如此,她可以帮他分担一点,毕竟她答应了老爷爷要照顾他,这一次,她也终于尽职的照顾了一次。

  夜晚格外漫长,但看着沈驿絮的脸总觉得看不够。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才十岁的少年为什么遇事都那么冷静,像一个小大人似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让人心疼,让人忍不住想对他好,能看着他一点点成长,真好。

  天开始有点蒙蒙亮,失去了很多灵力的黛瑟格外的疲惫,不知不觉就抱着沈驿絮,靠在松树上睡着了。

  当沈驿絮醒的时候,他整个人还是有点迷糊,但已经不太难受了。

  感受到后面有人,让现在的他猛然清醒,可是却不太敢动,如果他猜的没错,黛瑟一定是照顾了他好久才睡着的。

  睡着的黛瑟显然睡的很香,沈驿絮实在狠不下心弄醒她,然后就这么保持这个姿势不敢动,哪怕腿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他也没有动一下。

  当黛瑟醒的时候,她看到太阳已经升起的很高了,显然快要到中午了,而沈驿絮……好像醒了很久的样子,但是为什么他不动呢?

  “醒了?昨天晚上,谢谢你。”沈驿絮察觉到已经苏醒的黛瑟,为昨晚的事情道了谢。

  “我本就是照顾你的。”黛瑟看了沈驿絮一眼,接着说:“你醒了可以动一动的。”

  沈驿絮也反应过来了,如今他和黛瑟……连忙顺便起来,却因为双腿无力,又摔了回去,结果直接摔进了黛瑟的怀里,还感受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沈驿絮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甚至从脸红到了耳根。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而为。”沈驿絮诚恳的道歉说道。

  黛瑟不在意的将他扶到了她的身旁,然后用灵力将他腿恢复原状,“以后不要再这样了。”黛瑟的声音很温柔却很有分量。

  沈驿絮点点头,他明白她肯定知道了为何他会出现方才那个情景……一想到这,沈驿絮的脸又克制不住的红了。

  “以后生病了要告诉我,我很担心你。”黛瑟如姐姐一般,摸了摸沈驿絮的头,而沈驿絮的脸上也果不其然的出现了不悦,但他的表情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其实我很想听你叫我一声姐姐呢。”黛瑟的表情有几分开心几分温和。

  沈驿絮沉默了,他叫不出来。

  黛瑟也只是笑笑,因为她又失语了,但无法说话的她,也有办法让沈驿絮叫姐姐。

  她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枚玉佩,玉佩的花纹是凤凰翎,中间镶嵌了一颗很漂亮的金黄色宝石。

  沈驿絮的眸子在看到玉佩的那一刻就不冷静了,他一直放在袖子里,莫不是昨晚掉出来了?

  凌晨本来是帮沈驿絮整理被子的她,偶然摸到了一块玉佩,怕丢了,就收入了袖子里,想看看这个沈驿絮从未提起的玉佩,是否隐藏着什么秘密呢?看样子,她似乎猜中了。

  沈驿絮想从黛瑟手上抢回来,可是被黛瑟轻易躲了过去。

  “还给我。”沈驿絮的语气很是少有的冷淡,就好像第一次见到黛瑟时,那个冷漠的语气。

  黛瑟心里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决定不给,并且一跃跳到了松树的树杈上。

  沈驿絮看着“高高在上”的黛瑟,手攥紧的拳头终是松了,“姐姐。”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黛瑟听到。

  黛瑟满意又开心的回到地面,把玉佩还给了沈驿絮,她觉得下次一定不能再打这个玉佩的主意了,不然沈驿絮可能会翻脸的。

  沈驿絮小心翼翼的把玉佩收回了袖子里,然后瞪了黛瑟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服气。

  黛瑟看到沈驿絮的小动作,就知道了原来沈驿絮没有真正的生气,这次站得离沈驿絮近了些。

  日上三竿,以日为鉴,愿沈驿絮一生安泰,她想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哪怕以后他会娶亲生子,会生老病死,他是她人生的那道光,是她孤独道上的终止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