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龙吟凤鸣珏

第二章 下山

龙吟凤鸣珏 月之旋 1864 2019-07-02 18:46:29

  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期盼着天亮,饿,真的会让人疯的。

  卯时一到,我就洗漱自己准备下山买吃的,可是怀里面额最小的银票也是一百两的。

  世道乱,财不可露白。

  买什么呢?不会让人显得突兀。

  想着想着走到院门口,回身关门时看着一院的狼藉,心里很酸。

  我只是出门买东西,我会回来的,可是心里真的没底,也许,我真的出去后就不会再回来了。

  反正已经饿久了,再饿点也没关系。

  整理完所有的东西,就差倒塌的亭子,残垣断壁。

  好在乘风亭的牌匾没被压坏。

  其实都没仔细看过这亭子,这牌匾。

  仔细擦着牌匾上的灰,这里有五年的欢乐时光,虽然很辛苦,但是师公的关怀让我很温暖。

  我没有哭,我只是需要泪水洗洗我的眼睛。

  我发现,我拍碎的乘风亭乃金刚石所筑。

  也就说我可能是当今整个武林年纪最轻,内力深厚,轻功一流的强者?

  那师公得有多强。

  我把匾额放进自己的房间,或许很多年后我还会回来。其实想来也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轻松拿动这块匾。我却游刃有余。

  衣服我也不会带走,留个念想。

  只拿了自己做的药水和药丸。

  我用铁链锁好院门,摸了摸那把有些锈迹的锁。

  我在院子外摆了阵,除非有人的造诣比我高,走出阵法到达院门前。

  悲伤来得快去的也快,但是饿,估计是走不了了。

  下山的一路上,我想了很多。

  我先把自己真容遮住。毕竟我娘那么漂亮。

  用了药水后,觉得自己在人群里很容易被忽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一直住客栈也不是办法。

  要不在镇上买套宅子?这倒是可以,再买些添置。买三进还是买四进?还是买单独的小院?

  无风崖在庆山山顶。

  金来镇在庆山山脚。

  金来镇是个大镇,人口也多。

  午时,我到达金来镇,第一件事就是要祭我的五脏庙。

  不对,先去买宅子,如果我拿出银票我就会成为靶子。

  我得先去司建府。

  司建府,不是衙门,但是买卖宅子需要盖司建府的章。好在之前爹娘买宅子时和我说过一些,不然我就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道。

  一般有主的宅子如果主人不想要了,会卖给司建府。司建府再转卖,从中盈利。那么你收到的房契上会有两个章,如果是无主的,房契上就只会有一个章。他们会登记买主姓氏,以便官府检查。

  司建府是个很黑的地方,只要你有银子,能给他们点,就能买到好宅子。

  跨进司建府的大门,门房一男子正剥着花生,抬头看了我一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赶紧出去。”

  我笑道“这位爷,我家少爷要买宅子。”我随手摸出一张百两银票挥了挥。

  其实心里很不耻。

  男子看到银票眼睛都直了,立马扔下花生往内堂里跑。

  没过一会儿,就看见那男子领着两个中年男人出来。

  “我说这位小姑娘,可是你家少爷要买宅子?”为首的男人一脸谄媚。

  “是的,你这可有好宅子?”

  “有有有。”

  “只要宅子好,这银票就是你们的了。”

  一百两在金来镇可以买套小院子。

  “请跟我来看房契。”看在银票的面子上他们会对我毕恭毕敬。

  一共五间宅子,两间三进,三间四进的。都是新宅子。房契上没章。

  我一眼就看中一间四进的宅子,在金来镇的中心位置,至少采买东西不用走很远。

  “就这间了。”

  “姑娘好眼光,这间宅子一千两。”

  这是明抢啊。

  在我看来,这间宅子最多八百两。

  “行,成交。”

  我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张一千两银票从袖袋抽出,只等着房契上盖章。

  “李师爷盖章。”男子叫了刚才和他一起出来的男人。

  这李师爷贼眉鼠眼,不是个好东西。

  “好的,小的这就来盖章。”李师爷从怀里摸出印章,对门房说道“拿鸡血来。”

  门房的男子很快就拿来了一碗鸡血。

  师爷把印章放进鸡血,然后重重的盖在了房契上。

  一个清晰可见的司建府印章印在了房契上。

  这房契得有多腥啊。

  我把一千两银票交给为首的男人,“冒昧问句,府首大人贵姓啊?”

  “本官姓刘。”男人笑道。

  “刘大人,我家少爷说了,以后劳烦您的日子多着。望笑纳。”我把刚才的一百两也给了刘大人。

  “客气客气。”

  “对了,刘大人,我这还有一百两,需要您给我兑点碎银子。”

  找他们兑银子是在好不过的了。

  “李师爷,给这姑娘把银子兑了。”

  看着李师爷,我就觉得他在打歪主意。

  李师爷领命给我兑了碎银子。

  我把碎银子装进钱带里就和刘大人告辞了。

  刘大人进了内堂后,李师爷叫住了门房。“去,跟着那小姑娘,看她去哪。”

  我出了司建府并没有去宅子,而是去了镇里最大的酒楼,点了一桌吃的。

  八宝鸭,卤肘子,烧鸡,松子鲈鱼。

  我啃着烧鸡腿,好吃,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师公说自己烧的一手好菜都是假的,烧鸡就是这家买的。不然味道怎么可能一样。

  吃完,动身投宿客栈。

  从司建府出来,我就发现有人跟踪。

  果然那个李师爷没安好心。

  那人见我进了客栈,便躲在一旁。

  “掌柜的,住店,要最好的。”

  “小姑娘,几人?”掌柜笑问。

  “两人,我家少爷要明日才到,我先来这里等他。”

  掌柜见我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觉着我是哪家有钱人家的丫鬟。

  “祥子,带这位姑娘去天字一号房。”掌柜叫来了店小二。

  门房男子见我入住,立马回司建府找李师爷说明了情况。

  “李师爷,那小姑娘现在一个人,定了天字一号房,在等她的少爷。”

  “她少爷什么时候到?”

  “说是明天。”

  “今晚动手,那小姑娘身上估计还有不少钱。”李师爷摸着小胡子说道。“人抓住后随你处置,玩的差不多了就卖进青楼,把房契拿回来,卖进青楼的钱你留着买酒。”

  门房男子想到自己可以**高兴坏了。随即又皱眉问道“万一这丫头的少爷找上门怎么办?”

  “带着这么多钱谁知道,谁知道是不是自己逃走了。”

  “李师爷,好主意。”男子溜须拍马。“刘大人那?”

  “不必知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