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因为你我愿意试着谈恋爱

因为你我愿意试着谈恋爱

梓馨小阔耐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7-30上架
  • 840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来啊!互相伤害啊!

因为你我愿意试着谈恋爱 梓馨小阔耐 8405 2019-07-29 17:56:17

  天气晴朗的周六。

  整座城市在阳光的照耀下苏醒过来,宽敞的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人群熙熙攘攘。

  某高级住宅内,一个身形欣长的男人正立在穿衣镜前,一丝不苟的给自己打领带。熟悉的手机铃声从桌上传来时,他最后整理了一下领结的位置,走过去拿起电话,借了起来:“喂,小姑,早上好。”

  “之舟啊,别忘了今天跟方小姐约了见面啊。”电话那头的小姑没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就切入正题。

  江之舟道:“没忘,我已经准备出门了”

  小姑颇为意外:“不是约在十点见面吗,这么早就去了呀?”

  “嗯,我怕路上会堵车。”

  小姑赞同得点点头,说:“男方早点到还是比较好,”她说着,突然画风一转,“不过,你别一见到人家就问人家谈没谈过恋爱,和男朋友发展到哪一步了,哪个女孩纸被这么问都会不高兴的,啊。”

  江之舟道:“我知道那样不太礼貌,但我认为明知自己的问题,还不事先问清楚,是对对方的不负责任,况且,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

  。不相互了解,怎么一起生活一辈子。”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绝对的事呢,万一你和女朋友相处得很好,很喜欢对方,之后就不介意这些事情了呢?”

  “我之也抱有过这种侥幸心理,可是事实证明,我失败了。”

  “算了,你总是有道理,可是话又说回来啦,现在这个年代,连初中生都处过男朋友,更别说是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咯。”

  江之舟几乎不可闻地叹气:“小姑,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我没有办法不去在意这些东西,你也知道,我连心理医生都看过了。”

  小姑听他这么说,赶紧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这次这个方小姐,我特意问过了,她还没有谈过恋爱,而且人也漂亮大方,你要好好和人家相处。”

  “嗯,我会的。”

  “那小姑就不浪费你的时间长了,今天好好表现。”

  江之舟挂完电话后,就把外套披在了身上,又在镜子前照了照才出门。

  电梯是从楼上下来的,停在了他所在的第十八层。里面站的是一个女人,半长的浅棕色鬈发,穿着一件驼色的长款大衣。江之舟只看了她一眼,就按下了“-1”键,站到了电梯的另一侧。

  电梯门合上后,楼层继续下降。夏唯看了一眼站在另一侧的男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个人她经常在小区里遇见,就住在她楼下,不过两人从来没有说过话,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听到别人叫他“江先生”。

  按理说两人没有什么接触,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把这位学生得罪了,她总觉得他不待见自己呀!

  就像现在,她站在电梯对我一侧,他就要站在另一侧,仿佛她是个病毒。

  呵呵。

  夏唯吧一根头发别到耳后,他不待见她,她还不想鸟他呢!

  她别头发的时候,江之舟不经意就瞥见她做成烟粉色的指甲,上面不怎么镶了什么东西,有点闪闪的。

  电梯在一楼停下后,夏唯踩着高跟靴头也不回的走了。那位江先生被关在身后时,她觉得客气都清新了万倍。

  今天的天气很好,小区花园里的池塘波光粼粼,一路上的各种花卉开得也比往常更加鲜艳。

  出小区后往左走一段路,就又一个地铁站,夏唯坐地铁去开的美甲店上班,只需要花十分钟。

  这个美甲店是夏唯一年多前考开的,面积不大,但地理位置好,就在星光广场附近,人流量很大。店里再加上她一共才两个美甲师,最近又招了一个小学徒。

  今天是周末,客人比平时多,夏唯到店里后不久便忙了起来。店门口的广场发出了丁零零的响声,夏唯抬头看了一眼,是最近常来做美甲的小姑娘,身后也和往常一样,跟着个高高帅帅的男人,听说是她哥哥。

  看见这个男人时,夏唯的心跳莫名加速:“又陪你妹妹来做美甲呀?”

  “嗯”男人似乎比他还紧张,只是拘谨地应了一声。

  店里这会儿正忙,夏唯朝他们笑道:“你们先坐一会儿,我这边马上弄好了。”

  “好。”女生在沙发上坐下,还故意调侃她哥,“你看你每次都陪我来,要不等下让店长也给你做一个好了?”

  男人眉头皱了一下,站在她身边道:“少胡闹。”

  “我胡闹?我怎么觉得你每次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夏唯没去看他们,蛋听到这句话时心跳还是快了一拍。

  给手上的客人做好美甲后,她先去洗了个手,然后把女生叫到了她对面坐下:“这次想做什么样的呀?”

  “嗯……”女生想了一下,然后指着夏唯的指甲,笑着说,“就做你这个吧,感觉很漂亮。”

  “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夏唯的错觉,她总觉得对面的男人一直在盯着她看——虽然她埋着头,但她感受得到他的视线,心跳又有点加速了。对面的女生忽然嘻嘻笑了声,“哥,你能不能矜持点,不要老是盯着人家看,要是我的指甲被话毁了,我找你算账喔。”

  男人飞快地收回目光,尴尬的咳了两声。他拿起沙发上的杂志,道,“我才没有看。”然后看起了杂志。

  夏唯做美甲十分娴熟,尽管女生挑的是比较复杂的花式,她也只用了三十多分钟:“你看看,怎么样?”

  “哇,好漂亮啊!”女生兴高采烈地把手伸给自家哥哥看,“好看把?”

  男人浅笑道:“今晚你又可以盯一整晚了。”

  “嘁。”

  结账的时候,男人就站在夏唯对我对面,她刻意不去在意他,把输密码的机器往女生面前推了推:“输一下消费密码吧。”

  “好的。”六位数的密码女生很快就输好了。她把手机放回包里,看了看还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哥哥,说:“还不走吗?”

  男人抿着嘴,连下巴都绷紧了。他看向夏唯,用视死如归般的表情问她:“不知道中午可不可以请你吃个饭呢?”

  星光百货的咖啡厅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笑得温柔:“江先生,你好,我是方婉。”

  方婉对这次的相亲对象很满意,这位江先生,真人比照片上的还要帅。

  江之舟抬眸看向她,她穿了一条烟粉色的连衣裙,这个颜色让他想起了早上电梯里那个女人做的指甲的颜色。他站起身,礼貌的道:“方小姐你好,我是江之舟。”

  方婉在他对面坐下,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有,是我来早了。”江之舟重新坐下,虽然早上小姑才提醒过他,别一见面就问人家的感情史,但他了解自己,这种问题还是一开始就了解清楚比较好。“方小姐,我这样问可能有些冒昧,我听我小姑说,你之前没有交过男朋友是吗?”

  对于江先生精神洁癖,方婉在来之前就已经听人介绍了,这会儿他问起来,她也不是特别意外。她笑了笑说:“没有。”,还是那么得体大方。

  江之舟没有继续问,方婉倒是很好奇:“不知道江先生之前有没有交过女朋友呢?”

  “没有。”江之舟的语气带着一些自嘲,“因为我自身的问题,相亲还从来没有成功过。”

  方婉被他这句话逗得一笑:“读书的时候也没有交过吗?”

  “那个时候每天除了上课,还要跟着我爸学做菜,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

  方婉了然地点了点头,笑着对他说:“说真的,江先生改变了我对中餐师的印象,我一直以为中餐大厨都是油光满面的样子,你更像是西餐厅的主厨。”

  江之舟道:“中餐同意可以做得很精致,甚至比西餐还要精致。”

  方婉道:“确实,天下居的菜品一个个都像是艺术品。”

  他们两人聊开之时,夏唯也送走了那对兄妹。她飞快地从包包里摸出手机,打开了她的闺蜜群。

  今年十八再问自杀:[点头][点头]。

  无敌小甜甜:看,我早就说过他居心不良!你答应了吗?

  今年十八再问自杀:颤抖着声音答应了……

  八宝粥女侠:没出息[挖鼻屎]。

  今年十八再问自杀:你们不知道,我一看到他就心跳加快,又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无敌小甜甜:[加油]!

  不瘦十斤不改名儿:你别中途又犯病就好[滑稽]。

  今年十八再问自杀:[抓狂][抓狂]感觉这次可以成功!

  不瘦十斤不改名儿:你每次都这样感觉,但最后甩人的也都是你啊大姐![白眼]可是像你这样的女人,老天却总派帅哥到你身边,太不公平了!!!

  八宝粥女侠:老天不公+1。

  今年十八再问自杀:我知道你们这是在羡慕我[得瑟]。

  不瘦十斤不改名儿:羡慕你还是处女吗[滑稽]。

  今年十八再问自杀:[拜拜]。

  无敌小甜甜:知道那个帅哥叫什么名字了吗?

  今年十八再自杀:那当然,叫叶凯[羞羞]。

  叶凯约了她中午在星光百货的一家烧烤店吃饭。

  夏唯的美甲店平时挺忙的,中午她都是直接在店里叫外卖,勤快的时候就自己带饭盒,但是今天中午,她破天荒地出去外面吃饭了。

  星光百货离这里挺近,夏唯到的时候,叶凯已经在里面等了一会儿。他就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看见夏唯进来,便紧张地站起来朝她挥挥手:“夏,,,夏小姐,这里!”

  夏唯的心扑通扑通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强装镇静地朝他走过去。

  “不好意思,突然约你吃饭。”叶凯表情严肃,不过耳尖却泛着点点的红,“是不是太唐突了?”

  夏唯笑了笑,说:“还好啦,不过确实吓了我一跳。”

  叶凯抿了抿嘴,好半天才开口:“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今天的这顿饭我请客,谢谢你能赏脸。”

  夏唯看上去淡定,但手心已经渗出了一层汗,她听着自己的心跳,鼓起勇气对他说:“那有时间的话,换我请客吧!”

  叶凯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说:“好。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他去拿东西的时候,夏唯就坐在位置上痴笑,那副样子,花痴极了。

  “噗。”夏唯笑出了声音一抬头就看到叶凯端着吃的回来了,连忙接过他手中的盘子,说:“我帮你拿吧。”

  因为这是第一次吃饭,夏唯不太敢放开了吃,怕暴露自己的食量,所以很斯文。她虽然没有吃饱,但是和叶凯聊天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是不是程序员都想你一样很容易害羞呀?”看着叶凯又在泛红的耳尖,夏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被她这么一问,叶凯更是连脸都开始红了起来:“其他的人我不知道,不过我身边的同事都是……挺正经的。”

  夏唯低头笑了起来。

  吃完饭后叶凯把她送到了美甲店门口,直到回店里,夏唯一路上砰砰的心跳才得以平复。

  江之舟和方婉这边也难得进展顺利,他下午回到家后,小姑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询问他相亲的情况,:“之舟啊,和方小姐合得来吗?”

  江之舟道:“还不错,不过今天第一次见面,彼此都不太了解对方,适不适合还不知道呢。”

  “是这样的,以后多约出来见见,熟悉了就好了。”

  “嗯,我们约了星期三晚上一起去吃饭。”

  “哦……吃完饭还可以顺便一起看看电影什么的,你们留有联系方式了吧。”

  “留了。”

  小姑总算是放心了:“那就好,平时可以多和她聊聊,增进了解,希望这次可以成功!”

  江之舟放下电话,解开系在领口的领带,也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从衣柜里取出一套睡衣。他决定洗个澡,走进洗手间后,却发现屋顶有些漏水,地板都湿了一小块了。

  他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放下睡衣出去给物业打电话,“你好,我是3号楼1808的业主江之舟,我楼上住户的主卧卫生间漏水了,麻烦你们联系她尽快修理。”

  “是3号楼1808对吗?已经帮您登记了,我们会尽快联系相关业主的。”

  “嗯,谢谢。”

  再一次挂断电话,江之舟想了想,拿着睡衣去了隔壁的浴室洗澡。

  夏唯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的美甲店一般是晚上九点关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提前。

  换下高跟鞋和外套,她抱着睡衣去浴室时,突然想起下午物业给她打电话,说她的卫生间在漏水。

  “漏水?”她在浴室里面看了一圈,没看出哪个地方在漏水,不过在她楼下的人都投诉到物业那儿去了,她还是找人来看看比较好。

  洗完澡出来,夏唯就趴在床了。

  第二天早晨,江之舟起床后又习惯性地走进浴室洗漱,看见还在滴水的天花板后,他轻轻地皱了皱眉,又转身去了隔壁的浴室。

  楼上的人今天应该就会找人来修了吧。

  夏唯一大早就联系了开发商,不过开发商说她不是房主,要让房主亲自和他们联系。夏唯呵呵了两下,还是只有去给瘦瘦打电话了,“瘦瘦,我刚才联系了开发商,他们说要房主亲自联系他们才能修。”

  瘦瘦嘟囔着说:“过场真多,我今天课有些多,等一下我再找他们。”

  “好的,谢谢瘦瘦。”

  夏唯跟瘦瘦交代完就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没想到晚上回去又接到物业的电话,说她楼下的住户又投诉到了他们那里,催她尽快解决。

  “你告诉他,我已经联系开发商了,他们会安排人来修好的。”

  夏唯第二天起来就接到了瘦瘦的电话,她说:“已经联系开发商了,开发商说会尽快安排人来修,到时候我通知你,你提前在家等着。”

  “好。”夏唯总算是放心了。

  然而3号楼1808的业主江先生并不满意,他的浴室连续漏了三天水,他已经忍无可忍。当他再一次拨通物业的电话时,物业的前台小妹也很忧郁:“江先生,我们已经帮你催过了,1908的夏小姐说开发商会尽快过来修理。”

  江之舟皱着眉头,问:“尽快是什么时候?”

  “这个方法4t5我们不能给您保证,开发商那边也要走程序,应该就是这两天。”

  江之舟抿着唇,问:“1908的业主电话是多少?我亲自跟她联系。”

  前台小妹心里一喜,哎呀妈呀你们终于想自己联系了,早这样不就好了!自从有了物业,邻里之间就好像都不用沟通了,屁大点事都要找他们,“是这样的,江先生,未经她的同意,我们是不能擅自透露电话号码的,不过夏小姐就住在您的楼上,我们的提议是您可以直接上楼找她。”

  江之舟沉吟半天后说道:“我知道了。”

  他重新穿上外套,打开门走了出去。现在是下午四点半,今天又是工作日,楼上这会儿应该没有人,不过他还是想上去碰碰运气。

  他在1908的门口按了一会儿门铃,里面意料之中没有回应。他正打算回去,晚点再来找她。此时隔壁1907的房门却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太太,江之舟之前和她见过几次,还算面熟。

  对方看见江之舟出现在十九层,似乎很意外:“诶,江先生,您是来找夏小姐的吗?”

  “嗯。”江之舟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解释。

  那位太太倒是很热心,说:“这个时候夏小姐还在她的店里工作呢,她要到晚上九点半才下班,”说着,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从手提包中拿出一张名片,“这是夏小姐的名片,上面有她的电话和她的美甲店的具体地址,您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去找她或试着给她打电话。”

  江之舟愣了愣,然后把名片接了过来,说:“谢谢。”他低头扫了一眼名片,名片十分粉嫩,不过不是私人名片,而是店铺的,“美甲店?”

  “是呀,夏小姐是开美甲店的,之前介绍我去做过,我现在手上这个就是她帮我做的。”她说着便下意识地把手伸到江之舟的跟前,江之舟没有留意她的指甲,只是再次跟她道谢,然后就快步离开了。

  回到家里,江之舟研究了一下那个名片,上面有店铺的二维码,也有她的私人号码。他想了一下,还是拨通了那串号码。

  “喂您好,您哪位?”电话那头传来女生清脆的声音。

  “夏小姐,我是1808的业主,您家漏水了,这事你什么时候能处理好?”江之舟冷冷地说。

  此时夏唯的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人怎么连她的号码都搞到手了?!他是侦探吗!

  “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给客人画指甲,很忙,走不开,你三个小时后再打过来吧。”说完这些话,夏唯直接挂断电话。

  江之舟就这么被挂掉电话了,死女人挂他电话!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立马站起身来,走出家门。

  二十分钟后,江之舟站在夏唯的美甲店门前,他往里面看了看,店里的装饰和它的名片一样少女,粉嘟嘟的。然后他抬手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听到门铃的声音,夏唯下意识的抬起头,喊到:“欢迎光……”临字没有说出口,夏唯已经愣住了,这个男人,本事真大呀,连自家的店都找到了……

  “江.江先生,你也是来做美甲的吗?”夏唯无厘头地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江之舟一脸黑线,强压着怒火,才不至于对她喷火。

  “你就是1908的业主吧。”江之舟皱了皱眉头,问道。

  “嗯,咳咳,”夏唯尴尬地咳了咳,又说:“我知道你想要和我说什么,但是我现在走不开,你可以在沙发上坐一会儿,等等我,我把这位客人的指甲画好就可以了。”

  江之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夏唯面前的女客人,她指甲上的草莓刚刚画了一半,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你们知道美甲对人体有害吗?”江之舟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夏唯的眉毛抽了一下,还未说话,江之舟就继续说,“指甲油中的邻苯二甲酸脂会增加女性患乳腺癌的概率,保护指甲的小皮被除去,会导致指甲变脆变灰,严重的甚至会红肿化脓,美甲用的工具也可能传染手足藓等疾病,还有你们用的光疗灯,会造成手部皮肤老化.皱纹增多。”

  夏唯:“……”

  她有一句脏话差点爆出来了!

  空气十分安静,夏唯忍住爆粗口的冲动,朝江之舟挤出一个微笑:“江先生这么了解呀,是经常做美甲吗?”

  “这是常识。”江之舟面不改色地回答。

  “呵呵,江先生说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了,指甲油肯定含有危害成分,但只要选好一些指甲油,危害就会减少一些。像这位客人用的是我们店里最好的指甲油,几乎没有味道。至于美甲工具,我们也是彻底消毒,并且不会和有手足藓的客人混着用。至于光疗灯使用后,我们也会让客人洗手和擦护手霜。只要不做得太频繁。是不会有多大危害的。”

  江之舟站在原地看着她,没有说话。夏唯脱了身上的围裙,对旁边的人说:“小秋,你来接着做,我带这位江先生出去。”

  “知道了店长。”

  夏唯和江之舟走到店外的一条小路上,她脸色特难看地看着他,说:“江先生,卫生间漏水的事我已经联系开发商了,你有必要跑到我的店里来闹吗?”

  江之舟道:“我只是陈述了一下美甲的危害而已,我认为你的客人有权知道这些。”

  “嘁,你以为来做美甲的人都不知道这些危害吗?口号也有害,你能阻止女人涂口红吗?江先生,你可能还需要知道另一个常识——就算明知道对自己有害,但你永远都没有办法阻止女人爱美。”

  江之舟抿着嘴,看着她,道:“我今天来不是和你探讨这个问题的。”

  “嗯,你就说漏水嘛,我昨天联系了开发商,但这个房子是我朋友的,事情也很多,她今早已经和开发商说好了,让他们尽快来修,应该就是今天或明天,可以了吗?”

  江之舟没答话,卫生间漏水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应该问题出现在楼上,但对楼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遭殃的是楼下。她可以多等几天,但他一秒也不想再忍受漏水的卫生间了。

  夏唯见他还是一副“本大爷心里很不爽”的样子,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放在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她想了想自己最近没有网购过什么东西,略微迟疑地把电话接了起来:“您好?”

  “您好,请问是夏唯小姐吗,我们接到维修申请,是您的卫生间在漏水吗?”

  “哦对对对,你们什么时候过来修呀?”

  “现在就可以,你在家吗?”

  “我这边只用十多分钟就可以到家了,你们大概要多长时间能到?”

  “半个多小时吧,到了之后和你联系。”

  “好的谢谢。”夏唯把电话挂了,照着对面的江之舟笑了笑,“维修的人说现在过来了,你要去监督施工吗。”

  “不用了。”江之舟丢下这三个字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夏唯返回店里去取东西,小秋见她回来便问:“店长,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呀,气势汹汹的。”

  “我楼下的住户,说我的卫生间在漏水。现在维修的人过来了,也不知道要修多久,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好。”

  夏唯到家后等了没一会儿,维修人员也到了,说是要看看楼住户的情况,确定是哪里漏水。夏唯是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个江先生了,但也是出于无奈,只能跟着维修人员一起下楼。

  江之舟正打算做晚饭,听见敲门声后,走过去看了看,是他楼上的夏小姐和两个穿着工作服的维修人员。他把门打开,夏唯看见他时愣了一下。她每次看见他,他穿的都是正装,就连头发都梳得一丝不苟,这会儿他穿了一身家居服,整个人的气场都柔和了,一点都不像在店里时的咄咄逼人。

  “有事吗?”江之舟问。

  “呃,他们说先看看你卫生间是什么情况,确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夏唯对自己很无语,刚才竟然看这个男人看得分了神。

  江之舟没说什么,直接从鞋柜里拿了三双拖鞋套给他们。夏唯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拖鞋套进去了。她倒是要看看水漏得多厉害。

  江之舟家里的装修风格很简约,没有一点女人的气息,直裸裸的就是独居直男审美。主卧卫生间的水是从天花板上滴下来的,不用说肯定跟夏唯脱不了干系,但她认为远没那么严重到让他跑到店里来闹的地步。夏唯心想江之舟肯定是个处女座。

  维修人员确认了漏水的位置后,就和夏唯回去撬她卫生间的地板了。等全部弄好时,天都开始黑了。夏唯打扫完卫生,也懒得做晚饭,直接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盒懒人火锅。她给发热带加好水,盖上盖子等火锅煮好。

  夏唯想起今天,江之舟在店里闹的情景。她确实想尝试穿高跟鞋跳减肥操,但感受了一下后又觉得这样虐待的是自己,又把高跟鞋换成了拖鞋。看着要到十点了,她把视频点开,跟着里面的教练跳了起来,拖鞋啪塔啪塔的拍在地板上,声音清脆悦耳。

  江之舟洗完澡出来,皱着眉头听了会儿楼上节奏感十足的啪嗒声,拨通了物业的电话。

  夏唯跳得正起劲时,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她差点没有听见,看见来电显示物业的号码,她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

  “夏小姐你好,这里是物业,有住户投诉您扰民,现在已经夜深了,希望您不要打扰到其他邻居休息。”

  物业说得委婉,但夏唯心里清楚,除了她楼下的江先生,还有谁会投诉她?她对着手机呵呵一笑:“你告诉他,他管我房子漏不漏水,还要管我跳不跳操呀!”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十分舒爽,当她又跳了四分之一个小节,物业再次打来电话:“夏小姐,您楼下的江先生说,如果您继续跳操,他就打电话报警。”

  “呸。”

  物业小妹:“……”

  这个年头,混口饭吃不容易。

  夏唯最终还是因为怕江先生真的报警就停下了。运动了一下后,晚上睡眠倒是好了不少。

  比较倒霉的是,第二天出门上班,她又在电梯里遇到了楼下的江先生,江之舟看见她后明显犹豫了一瞬,才抬脚走进电梯。夏唯在心里“呸”了一声,有本事你别进来啊。

  两人站在电梯的两头,都没有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夏唯把手机拿出来,低下头假装在玩手机,当电梯救赎般的提醒音“叮”地响起时,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刚到小区门口,她就收到一条叶凯发来的消息:明晚有空吗?想请你吃饭[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