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五十二章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1480 2019-08-29 23:53:31

  姜一清在厕所洗完脸,看着自己里的自己:

  “姜一清啊姜一清,你怎么能轻易被男色所诱惑呢?难道你忘了你天天和一群男明星一起工作吗?他还能比男明星好看吗?”

  不过那腹肌的手感,确实比那些娘炮的男明星牛逼多了。

  姜一清回想起昨天晚上她一掌捏上纪然的胸的那种感觉,竟然不由自主的ky了一下。

  她猛的用清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冷静啊冷静!

  一块肉而已,不用在意,不就是胸吗,她也有。

  姜一清无奈地抱了抱自己。

  “咚咚咚!”纪然敲了敲姜一厕所的门,“姜一清,你是不是便秘?要不要我给你拿一瓶开塞露?”

  开,开塞露。

  姜一清脸色铁青。

  “你才便秘了!你全家都便秘了!我只是洗脸洗的时间长了一点好吗?”

  纪然疑惑,他哥确实前几天便秘了,不过他爸妈就不知道了,可是姜一清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上次周纪便秘的时候,就是拿的开塞露啊!?

  开塞露,不好用吗?

  ······

  ······

  外卖到的时候,纪然郁闷的还在想开塞露的事情。

  “你,跟我一起,吃早餐?”姜一清从厕所出来,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的衣服,只是把夹克脱了,于是她就只穿着一剑白色吊带背心。

  虽然她不太有料,但是晴天大白日的,加上她凌乱的发型,竟然有一丝凌乱的性感。

  “我,我,我钥匙丢了。”纪然抓起一个包子,心虚的啃着。

  其实这个小区的住户几乎都是密码锁。

  可是姜一清居然信了。。。

  “哦~那你赶紧找个开锁师傅比较好。”姜一清十分认真的说道,她想拿饭桌另一头的白粥,可是奈何手太短,粥太远,她只是站起身,弯下腰去够。

  然后,纪然正对着姜一清,恰好观摩到了来自对面女士的春光乍泄。

  他猛的倒吸一口凉气:

  然后一屁股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眼睛: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姜一清够到了那碗粥,正心满意足的喝着。看到此时纪然怪异的姿势,像极了蹲厕的便秘大妈,他想到刚才纪然捉弄她的那番话,于是:

  “喂!来瓶开塞露吗?”

  纪然:“。。。”

  开你个锤子露。

  ······

  ······

  有名集团。

  纪允添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dd!纪总。”助理敲门进来,“您说关于继承人立案的文件,何律师那边已经差不多了。”

  纪允添轻轻点点头,潇洒地甩了一下头发:“我让你给我预约的足底按摩怎么样了?”

  “您放心,保证舒服!师傅请的是也是明星同款,小蓝书上很多人都墙裂推荐的!”

  纪允添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小蓝书啊,就是好,改天叫技术部门也弄个什么小黄书啊小绿书啊,我也能跟跟时代潮流是不是。”

  助理谄媚地拍拍手。

  “哦对了,还有一个事!纪然,我二儿子,他是不是,在追星啊?”

  “啊?”助理愣了一下,好像前几天新闻上确实有纪然深情凝望姜一清的照片曝出来,乍一看,像是粉丝看爱豆。

  定睛一看,像羊羔看野兽。

  “就是姜一清啊!啧啧,这孩子,上大学的时候喜欢做手术,现在工作了,还喜欢上混饭圈了是不是?”

  助理:居然连饭圈都知道。。。

  纪允添自顾自继续讲:“不行,该让这孩子干点正事了。”

  ·······

  ·······

  “桀姐啊!当初说好我拿了影后之后,就可以少接戏了!我也想休息一下,干点别的事情嘛。”

  不然信不信她一冲动退出娱乐圈。

  “休息可以多,通告不能少!红姐天天逮着你那几个八卦炒了多久了?她都懒得炒了!天天问我能不能请公司的编剧的编几个,我容易嘛我!”

  姜一清把手机放在一边,点开免提,然后打开电脑,准备开始构思剧本。

  林亚桀开始像念经一样不停的说:“#¥%@¥%¥#@@@!!!!!@@##¥%%¥###@@@!!!???”

  姜一清:。。。。。。

  林亚桀:“@#¥…………$@#$$%%$!@@#!!!!??#¥%……$$#@@???”

  姜一清:能不能换个符号?

  别问,问就是凑字数。

  纪然默默从身后飘过:“这电话里的人,是亚桀姐?”

  姜一清和电话里的林亚桀:卧槽!!??

  “你怎么在这里?!!”

  姜一清赶忙捂住自己的胸口:“你你你!你刚才明明出去了,怎么又回来了?你不上班吗?”

  纪然提了提手里的袋子:“我去买开塞露了。”

  开,开,开塞露。

  “今天我请假了,不用去医院。”纪然说完就顺势往沙发上一坐,疑惑看着姜一清:“你为什么一直捂着胸啊?我没那么邪恶好不好。”

  “关关关,关你屁事啊!”

  她刚才以为纪然出去上班了,所以就把内衣脱了。

  “你要不要试一下开塞露?我哥开塞露特别好用的,上次他用了一下,chua的一下全通了,老爽了。”

  林亚桀:“咳咳,注意一下,我没死。”

  姜一清抱着自己的胸口,万分艰难地终于挂掉了电话:“注意一下,现在你死了。”

  姜一清:“你放假,赖在我家,你想干嘛!”

  纪然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衬衫扣,,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厚框眼镜戴上。

  姜一清警戒地把自己的双腿并的特别拢。

  “借我一件短袖,我要舒服一点看电视。”

  就,就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