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四十五章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107 2019-08-21 20:39:52

  整整一年的高三,姜一清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通告里,后来连期中考试也没有参加,她在有名高中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神话。

  微信消息里,黎小秧,易言,易七月,纪然,吴武武,这几个人的对话框像一艘巨轮,一直沉到了海底。

  黎小秧吴武武找过她几次,自来熟本质,但也只是嘘寒问暖。易言和易七月也很久没有联系,至于纪然,他们的关系其实一直是个谜,说是朋友吗,在华盛酒店天台的那一幕,他们确实像极了朋友。

  但是,陌生的时候还是很陌生,直到现在终于成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姜一清听说纪然已经连霸好久的第一了,他爸的公司也成功跻身那个什么福布斯百强了,纪然和蒋乐的联姻也登上了新闻。后来纪然还担任了一个金融项目的策划。

  总之:人长大的时候同时也在变优秀。

  有时候姜一清看到班级微信群的时候,看到李文涛不断发上来的考点复习,还有高三最后的一次运动会合照,她发觉自己身边除了一张行程排到明年的通告表,好像一无所有吧。

  ······

  ······

  其实姜一清高三上册的寒假找过易言,她把高二初遇易言时和现在的心情全都告诉了易言,她大胆的说出了那句喜欢,她把那些心思叫作暗恋。

  ······

  高考前三天。

  虽然红姐每天都在姜一清耳朵边念叨“热度”“话题”“流量”,但是关键时刻给她半个月假期还是很爽快的。

  姜一清现在也算个人物,因为怕被认出来也没法去报补习班,只能在家里看视频复习,好在她有些底子,也不算特别难。

  京华北清她不太指望了,但靠个浙大她还是有把握的。

  红姐想让她报考电影大学,姜一清拒绝了。其实她不想一辈子都做明星艺人,太辛苦了,考大学选个好专业以后还能转行。

  “亲亲啊!”奶奶敲了敲门,在门外叫姜一清。

  姜一清打开门:“怎么了奶奶?”

  “你有个同学在楼下等你,我看他以前来过,觉得眼熟。”

  “啊?”姜一清迟疑了一下:易言?

  姜奶奶进去收拾姜一清的课桌:“赶紧去吧,人家小伙子该等急了。”

  姜一清木楞的点点头,用最快的速度戴上隐形眼镜然后一阵风似的跑下楼。

  姜奶奶笑着点点头:“瞧这孩子,跑的多欢。”

  ······

  “纪然?!”

  姜一清打开门,本来以为会看见易言那双顾盼生辉的眼睛,可是却发现门前站着的是那个冷漠,害羞,容易脸红,胆小于一体的纪然。

  纪然偏过头看着姜一清:“跟我一起去看烟花吗?”

  姜一清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华盛酒店,天台花园。

  “哇!我第一次看见活的烟花!”姜一清开心的像个孩子。

  此刻,她终于可以摘下墨镜口罩,尽情的看这些最美的景色了。

  “那你一定要常来。”纪然盯着姜一清的侧脸,“这里的门永远为你打开。”

  姜一清坐在石阶上:“行了啊,话别说太满。”

  “为什么?”纪然问。

  因为他们以后是不是朋友都不一定呢,姜一清想。

  “因为要高考啊!各奔东西了嘛。”想是那样想,可是话一说出来就不太一样了。

  “我和蒋乐没有在一起,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商业联姻。”纪然看着姜一清的眼神更紧了,可是姜一清却明显想要逃避这种眼神。

  姜一清没有说话。

  “姜一清,本来我觉得这个秘密埋藏在我心里一辈子就好了!而且马上要高考,我也怕我会对你造成影响。”

  姜一清转头:“你发什么神经?”

  纪然笑了一下,继续说:“可是我听亚桀姐说,高考结束后你的行程只会越来越忙,你只会越来越出名,那个时候......”

  纪然突然顿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那么优秀的你,还会回头看我吗?”

  姜一清好像是终于知道了纪然想说什么。

  “我喜欢你,傻子。”

  姜一清即使猜到了纪然想说什么,但当他真正说出来以后,她还是大吃一惊。

  因为“我喜欢你”这几个字,她也曾经那么卑微的说出来过啊。

  姜一清扭头就想要跑,因为面对尴尬的最好方式不就是逃避吗?

  可是纪然却一把抓住姜一清的手:“姜一清。”

  纪然的语气很温柔,可姜一清被纪然抓住的那只手更加地挣扎了。

  “我第一次喜欢人,我也没看过言情小说狗血电影,我不知道什么配不配得上,我只知道喜欢一个人没办法控制,我喜欢你,就是这样。”

  明明有那么多可以感动你的话,可是真正想对你说的只有一句话:喜欢你,就这样。

  “对不起。”姜一清神色黯淡,只是朝纪然微微一笑。

  纪然仿佛早已知道这样的结局,只好安分的点点头。

  天台花园的烟花还在不停的绽放,每一声震耳欲聋的的爆炸,好像都在叙述着这几个人最好的青春。

  “烟花放完啦!”

  ······

  ······

  几天前。

  “你也许不知道,喜欢也是讲门当户对的,我不会喜欢你的。”易言冷冷的看着姜一清。

  “门当户对?”姜一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母条件,人格魅力,家庭教育。在现在这样的快社会,这些全部都很重要。我记得你家里只有你奶奶吧,你爷爷还过世了呢。”

  “你说什么?”姜一清几乎要跳脚:“你拒绝我,我接受,你攻击我的家人是什么意思?”

  “我在陈述事实,你爷爷难道没有过世吗?你爸妈难道没有抛弃你吗?”

  “闭嘴!”

  姜一清脱掉外套,把头发放下来:“打一架吧!”

  姜一清说完就往易言脸上抡了一拳,正好打到易言的眼睛。

  易言趔趄了一下,然后马上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姜一清:“疯子。”

  易言没有还手,只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姜一清捡起外套和皮筋:

  “唉,解脱了。”

  这一场四角暗恋终于不太圆满的结束了,感到解脱的人只有姜一清和纪然,不太圆满甚至未完待定的人,是易言和黎小秧。

  未来依旧未知,但是有名高中的青春已然是过去式。

  无知者无畏,有知者依旧无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