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四十四章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010 2019-08-19 23:57:42

  医院。

  易言深蹲在抢救室门口,心提在嗓子眼上。

  这个月,七月已经进过四次抢救室了,他不知道这次,七月还能不能撑过去。

  每次七月手术结束后醒过来,他看到嘴边一动一动的说:“哥,我好累。”他都觉得好似又一把针插在自己身上。

  爸妈每次交手术费的日子也是他提心吊打的日子,他更恨自己没有能力去承担那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过的十七年是多么幸福。

  为了填补家里钱的空缺,他回偷偷瞒着爸妈去打零工挣钱,爸妈在外面租了一个小房子,算是个落脚的地方。

  有名高中的学费很昂贵,可是爸妈坚持让他继续念,学校里的人知道他家被鲁氏连累破产的事情,因为上过一阵子热搜。他从前用的名牌鞋名牌包,都换成了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样式。

  那段时间是他最沉寂的日子了。

  偶尔打零工的时候,会在某某店里的最新一期时尚杂志上看到姜一清,光芒四射的姜一清。

  后来他见到姜一清的时候,实在高二下册的期末考试,姜一清摘下口罩远远的朝他笑着挥手,可是易言的第一下反应是想把自己身上廉价的包和鞋,赶紧藏起来。

  曾经的易言有多么光茫耀眼,现在的易言就有多么的自卑胆怯。

  那天他看到成为明星的姜一清,他一下子明白了从前那些迷妹,为什么对他那么追捧?原来是因为名人滤镜啊。

  以前的他从不屑于暗恋这种一点也不光明正大的方式,现在他知道了:

  一旦身份不对等,暗恋虽然是最卑微,最无奈,最矫情,但我却能在人山人海中,勇敢的看你一眼。

  ······

  ······

  病房。

  易七月手术结束的次日。

  “七月,小秧说一会来看你。”易言对易七月说。

  “嗯。”易七月身体还有些虚弱。

  易言拍拍易七月的头,然后安静的坐到一边看书。

  “咚咚!”

  黎小秧刚好赶到,敲了敲病房的门:“猜猜今天谁来了?”

  易言和易七月抬起头,笑笑:“不就是你吗?”

  黎小秧笑了一下:“当当当!大明星姜一清,闪亮登场!”

  姜一清从黎小秧的背后窜出来,摘下帽子口罩和墨镜,,然后露出自己像从前一样,那样没心没肺的笑容。

  只是这一笑,把易言刺激到了。

  “你来干什么?”易言的语气包含着冰冷。

  “我,我来看看你和七月啊,顺便来慰问你们!我给你们带了水果!”姜一清把水果篮子放到易七月的桌子上。

  易言没有直视姜一清,只是在易七月的病床旁边坐下,默默的把自己的廉价包放在角落。

  易七月由于身体虚弱,只是向姜一清眨了眨眼,表示“谢谢。”

  黎小秧把易七月的意思翻译给姜一清,姜一清不可思议的看着黎小秧:“你居然懂她的意思?”

  “小事,现在我和七月可是好朋友呢,好朋友怎么可能不心有灵犀啊?”黎小秧笑着看向易七月。

  易七月也眨了眨眼。

  寒暄片刻,姜一清准备离开,易言提出要送姜一清。

  黎小秧看向易言和姜一清:“快去吧。”

  姜一清朝黎小秧笑笑。

  ······

  ······

  医院门口,小路。

  “易言?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姜一清率先开口,小心翼翼的看向易言。

  易言看向姜一清:“为什么这么说?”

  “从我见到你直到现在,你都没有笑过。”

  “我以前很爱笑吗?”

  “嗯。你微微一笑的时候,特像漫画里的暖男你知道吗?”

  易言噗嗤一声笑出来。

  “对对对!就是这样!”姜一清也笑起来,“你心情终于好点了吗?”

  “笑只是一种表情,坏事也能用笑容来伪装。”易言把笑容收起来。

  “那你是因为生活的变故吗?”姜一清说出口后就后悔了,她看过关于易氏集团的新闻,知道这件事对于易言,易七月来说,肯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可是刚才易言的笑容使她一阵恍惚,她以为易言还是跟从前一样的。

  “也许吧。”易言苦笑,“从前的我很爱笑,但现在不是了,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姜一清猛的摇摇头:“不是的!”

  姜一清激动了,她无法想象从前那个开朗,爱笑,总会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的那个易言,怎么会说出这样消极的话?

  “易言,生活的变故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就像我,一年前我还是个天天想着干架的臭丫头呢!”

  易言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望向姜一清那双坚定的眼睛,他在不久的之前,都还只是在视频里看到过她的眼睛呢!

  坚定而嚣张的眼神,迷人且清澈的眼睛。

  现在,还有一份疲倦。

  姜一清见易言没有说话,于是就又上前一步:“易言,你能不能像以前一样?”

  你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做那个爱笑,开朗的易言,做那个可以让我感动的人,甚至是我喜欢的人。

  这些话她当然没有说出来。

  她以为这就是喜欢,因为有些感情,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够轻易察觉的。

  “我会好好生活的,但以前,可能都回不去了吧。”

  “怎么回不去?我可以帮你的!”姜一清没有哭,但却像是哭腔。

  易言皱了一下眉:“什么叫,帮?”

  “就,帮你啊。”姜一清回答。

  这句话,像是让易言的最后一点自尊,都开始在姜一清的面前瓦解,令他无地自容。

  “帮我?”

  易言冷笑了一声,这声冷笑,竟然令姜一清害怕。

  易言把头抬的高高的,说:“我不需要别人帮我,更何况,你算什么?”

  是啊,她算什么呢?姜一清这样想着,她应该学会那一句话才对:冲动是魔鬼。

  易言说完就扬长而去,丝毫不管背后的姜一清,脸上到底有几滴泪珠。

  帮?他不需要人帮,以前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

  易言拿出手机,点开“视频”,然后毫不犹豫的把那些散打视频删了个精光,全是关于姜一清的。

  因为不需要了。

  姜一清还站在原地,眼角的泪珠顺着脸,滑到衣领上。

  心里也像堵了一颗珠子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