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四十二章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219 2019-08-17 23:04:07

  有才娱乐,演播室。

  姜一清坐在演播室里,有些忐忑,嘴里一直复述这待会要问的问题。

  工作人员像她讲了好几遍一会儿流程,算是比较简单,主要看姜一清的临场反应。

  如果待会纪然和他爸看到她一不小心说出来了,结果是好还是不好?

  是不是意味着她要和纪然炒cp?又或者,

  和他爸炒cp?

  这两种结果都太可怕了!尤其是第二种!

  红姐敲了敲录音室的玻璃,示意姜一清看过来。

  “加-油-。”红姐用嘴形表示,又朝姜一清比了个大拇指。

  姜一清却更紧张了。

  难道是说:加油,加油,加油炒cp?

  膜拜了自己神奇的脑回路:

  但是万事皆有可能对不对?姜一清紧张的咬起大拇指了。

  “嘉宾来了!”姜一清的耳机里响起提醒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演播室里的各种灯光,都笔直的打向姜一清。

  姜一清迅速调整好呼吸,努力地不去看正朝录音室走来的纪允添和纪然。

  “有才访谈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今天的明星mc,姜一清!今天我们的访谈嘉宾,是来自,有名集团的CEO,纪允添~和他的......”

  姜一清正要介绍纪然“有名集团太子的身份”,可转头的时候,发现来的人根本不是纪允添,而是纪然。

  和蒋乐。

  姜一清脑子“嗡”了一下,突然像是忘记了现在正在录制中,下意识的蹦出来一句:

  “什么鬼?”

  录音室外的红姐猛敲了几下玻璃。

  姜一清立马又恢复到录制状态,清了几下嗓子,更紧张了。

  纪然和蒋乐并排坐下来,纪然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蒋乐则是一套白色的礼裙。

  姜一清撇了一下嘴:哼,黑白配,好生相配。

  不过纪然的表情倒是和往常一样,不动如山,毫无生气,除了刚刚进来时看见姜一清的那一点惊讶,不过很快就消失殆尽。

  姜一清在心里”切“了一声。

  “今天我们的访谈嘉宾是有名集团CEO的儿子,纪然!不知道纪先生今天来,是有什么要展示给我们的吗?”

  纪然显然有些为难的看向姜一清。

  姜一清的耳机里传来制片人的声音:“别问那么多了,人家是一对,照台本上的问。”

  姜一清只好打开台本,可是她惊奇的发现,台本上的问题似乎更新了一样,和她刚才在化妆室里看的那一本,完全不一样!

  原来的台本还客客气气的有几个商业问题,可这一本,全是问八卦的,尤其是问纪然和蒋乐的关系。

  姜一清冷哼了一声,看来艺术节那天,蒋乐死活都要吴武武给纪然的那瓶可乐,上面写着“我喜欢你”的可乐,是人家拿来表白的。

  是她错拿了可乐,闹了个乌龙。结果是她搅了别人的好事?

  纪然看姜一清的神色不对,想说点什么,又欲言又止。

  姜一清整理好情绪,在心里默念着:“工作要紧工作要紧。”

  别人的私事她犯不着管,也与她无关,这可是一份珍贵的工作机会,也不能白白浪费了画了两个小时的妆,和这一身好看的衣服才行。

  姜一清露出自己最好看的笑容:

  “纪然先生,蒋乐小姐,所以你们在一起,是家族联姻吗?”姜一清第一个问题就问了台本上最刁钻的。

  纪然脸色铁青,一副不愿意讲话的样子。

  蒋乐倒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不是的,我们目前还是朋友关系,不过未来我们两家的公司会有合作,所以一切还是未知啊。”

  哼,这意思就是,现在没在一起,但是以后会在一起?还因为公司合作,会联姻?

  切。

  姜一清继续问:“那,两位的理想型是什么?”

  “我的理想型,嗯......”蒋乐害羞的看向纪然。

  姜一清又在心里”切“了一声,然后把矛头对准纪然:“那纪先生呢?”

  纪然听见姜一清问自己,愣了几秒,随后答道:“我的理想型?她,短头发,大眼睛,有一点嚣张,但有时候又很傻。她笑起来很好看可她自己不知道,她有时候很二,但是二得很可爱。我一直暗恋她,可她一直认为她与我无关,其实是我一直与她关罢了。”

  姜一清干笑了几声,这两人在一起很久了吧,纪然竟然还暗恋她?而且他说是短头发,所以他暗恋蒋乐的时候她还是短头发,那应该很久之前了吧?

  切。

  姜一清一字一顿地说:“那我们就祝二位幸福啦。”

  蒋乐低下头,脸一阵绯红。

  纪然只是哀叹了一声。

  ······

  ······

  医院,晚上。

  等易言和黎小秧都回去了以后,空荡荡的病房里就只剩下易七月,爸妈有时候会过来陪她,但是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很孤独。

  尤其是她每天都要面对着,这些让她厌恶,却插满了她全身的管子。

  易七月有些无聊,突然看见躺在桌子上的数学书。

  “是小秧还是易言落下的?”易七月伸手想去够到那本书,可身上的管子限制了她的行动,桌子又在离她有些距离的地方。

  易七月用脚够到了桌子的边缘,使劲一推,终于把那本数学书撞到了地上,她下床拿起那本书。

  “姜一清?”

  易七月看见书的第一页写着姜一清的名字,觉得自己刚才真是可笑,白费力气,去捡一个她讨厌的人的东西。

  易七月正想丢掉,可是刚才草草翻过的几页里好像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易言。

  易七月猛的翻开姜一清的数学书,寻找着全是易言名字的那一页,不是很多,但是每一个字都是一笔一画,稀稀疏疏的印在了上面。

  易七月安慰自己,这不代表什么,姜一清和他哥的关系她也没兴趣知道,真相她一点也不在乎。

  她突然想起黎小秧说过,姜一清是她最好的朋友。

  易七月冷哼了一声,姜一清拥有的东西真多。

  朋友,成绩,易言,还有健康。

  易七月重新审视了一遍这些令她厌恶的管子,再看看姜一清数学书上那些一笔一画写的“易言”。

  还有那天易言凶狠的指着那些歹徒的脸,说姜一清是他的女朋友;黎小秧对她说姜一清是她最好的朋友;艺术节那天有知名制作人找她签约;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被选上当运动会的升旗手;她不用每天担心受怕自己病情有没有恶化。

  她不在意姜一清对她做过什么令她厌恶的事情,她在意的只是姜一清拥有了那么多,她是多么幸福。

  可是她,易七月,除了家世好一些,爸妈有点钱以外,她拥有了什么?

  她甚至还有一个见不得人的身份:私生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