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四十章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005 2019-08-15 23:59:01

  周一。

  “李老师,期末考试日子定了吗?”姜一清来李文涛办公室交作业。

  李文涛扶了一下眼镜:“你要请假去当明星?”

  姜一清一脸懵:“啊?我没说啊!我只是,随口一问。”

  “噢。”李文涛讪讪的点点头。

  姜一清莫名其,难道她签约娱乐公司当明星的新闻,闹的这么大吗?

  还是说,她红了?!难道真的如林亚桀所说吗?

  姜一清还有些莫名的小兴奋。

  易言刚好也进来交数学作业,正巧看到姜一清。

  易言眼神明显闪避。

  李文涛看到易言进来,说:

  “易言,你正好来了,你最近作业怎么回事,不是没写完就是空了好几页?”

  易言低下头,无言。

  “这周那个补课小组也开始了,你看你还想当吗?我知道你最近家里事情多。”

  易言犹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对不起老师,我落了好几周的课,可能跟不上吧。”

  姜一清一脸神奇的看向易言,开什么玩笑,年级前几说自己跟不上?其实就是照顾易七月太累了吧。

  “姜一清。”李文涛突然看向姜一清,说道:“我知道你呢,一会也有一堆事情会很忙。”

  “嗯。”姜一清搞不懂李文涛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所以这次易言酒交给你了,作为你一会可能会经常请假的代价吧。”

  姜一清睁大眼睛看向李文涛和易言:“啊?我很忙的,最近打架都没空了!”

  静一清说的可是实话,最近找她挑衅打架的倒是没少,可惜她最近公司练习,医院探病,回家准备考试三头跑,都没时间应战了。

  易言忧心忡忡的看着姜一:“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

  姜一清摆摆手:“没事,我愿意。”

  李文涛扶了一下眼镜:“那就祝贺你们。”

  姜一清和易言悻悻地点点头。

  一出门,就碰上了拿着水杯应该是要去打水的黎小秧。

  “唉!好巧!”黎小秧挂着自己的标准微笑。

  “秧,你来的正好,我也想去打水,你等我一下啊!”

  姜一清显然没察觉出此时黎小秧过分开朗的异样,兀自说着话,然后进教室拿水杯。

  原地只剩下好像是在等姜一清的黎小秧,和面色不佳的易言。

  易言看见黎小秧只是笑了一下,然后抬脚就走了。

  黎小秧杵在原地,拿着水杯,心中越发觉得有些酸闷,委屈,不甘。

  明明她高一就喜欢他了。

  “秧,走吧。”姜一清拿了水杯从教室出来。

  黎小秧僵硬的点了点头。

  ······

  ······

  中午,医院。

  易言在给易七月削苹果,黎小秧则静静地坐在一边看书。

  有名高中时规定通校生可以午休出去吃饭,下午上课前回来就行,不过大部分还是选择呆在学校里,因为午休时间难能可贵啊。

  易七月的状况比前几天药好了一些,但是这几天她一直不说话,经常就是睡上一整天,只有黎小秧来的时候和她聊聊天她猜稍微开朗一点,因为她现在连易言也不理了。

  或许是因为上次小路听见易言和姜一清的事情吧,但是易言想解释的时候易七月纪出事了,如果强行解释,恐怕给她带来什么二次受创。

  因为人只愿意听自己想听到的,他在她心里是什么样,做的事就是什么样。

  但是他愿意相信七月,他认为比比那些女子格斗视频要有用的多。

  那天爸妈亲口对他说的话,还是历历在目,他对易七月的好一定要超过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他认为这不是偏执,父债子偿,这道理他懂。

  是,他承认,那些女子格斗视频,都是姜一清的。

  是,他承认,他有点喜欢姜一清。

  是,但他不能喜欢姜一清。

  除了他自己,他现在谁也不能拖累了。眼看着七月的病房就要重新缴费,药费也是,吃饭也是。

  易言突然觉得耳边好像响起了姜一清的声音:

  “那个,我能进来吗?”

  易言猛的转头。

  真的是姜一清!

  里面的黎小秧和易七月都惊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又恢复平静。

  “因为李文涛说那个补课小组是今天开始,考虑到你傍晚肯定没有时间,因为你要来医院照顾七月。所以我就擅作主张来医院了找你了,还好我是通校生。”

  姜一清一边说,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卷子,说道:“这是综合卷,这几天的新内容都在了,你做完我帮你改。”

  易言魔怔似了的点点头。

  黎小秧和易七月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仍旧一脸的“你来干什么”的表情。

  两个人的表情甚至有些出奇的一致。

  姜一清礼貌的朝易七月笑笑,易七月嫌弃地过头,没理她。

  “李文涛让我给他补课,反正说来话长。”姜一清一笔带过,事情真相确实有些长,你也知道姜一清不喜欢讲废话,毕竟打架大于讲话嘛。

  “噢。”黎小秧点点头。

  易七月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姜一清。

  病房里,只剩下易言埋头苦酸的呢喃声,黎小秧暗自纠结的碰撞声,易七月身上插着那些管子的滴滴声。

  还有姜一清,不太自在的表情。

  以前若是这幅场面,她应该会感叹岁月静好,适合真诚的打一架。

  而现在,她只想着下午几点上课。

  姜一清无聊的翻开数学书,拿着笔随意的画,她发现她的数学书竟然如此干净,倒是催发起她潜在的强迫症。

  而且是画了一个,就想画下一个。

  姜一清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都各怀着心事,应该不会看的。

  姜一清突然有些心塞,以前,她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那样的人,现在在朋友面前竟然也开始拘束了。

  想到这里,姜一清拿起笔在书上乱画起来,她悄悄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写卷子的易言。

  然后用黑色的水性笔,同样也悄悄的在书上写下:易言。

  易言。

  姜一清好像还不知道他名字的由来,因此更加好奇了。

  无聊之下,姜一清又写了几个“易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