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三十二章 这次是真打架(2)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1349 2019-08-05 23:58:39

  姜一清不是那种别人有难,就真的会什么都不顾就去帮忙的人。

  除非是像黎小秧那样,从小一起长大,见证人生各种尴尬的灵魂人物。

  更何况,一个小时之后,她还有面试,即使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要当个明星,不过那公司很厉害就是了。

  “还有什么理由让我帮你。”姜一清又问了一遍。

  鲁万一扶起自己的金丝眼镜,又沉思了好一会:“对不起,我实在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姜一清点点头,刚好地铁到站,姜一清拉了拉纪然的衣角示意走了。

  鲁万一也从他们后边跟出来。

  姜一清不想再被纠缠,拉着纪然然后加快了脚步。

  ······

  ······

  姜一清和纪然走在路上,两人一直没什么话讲,不过比刚认识时那种尴尬气氛环绕的时候要好得多。

  “姜一清,求你了!救救我吧!他们追上来了!”鲁万一又从姜一清的背后窜出来。

  姜一清无语看着鲁万一,鲁万一此时的表情像极了一只快要生产的母猴。

  纪然拉了拉姜一清的衣角,然后在她耳边轻声呓语:“他很烦。”

  纪然的言外之意是:你打扰到我们了。

  可惜姜一清没有听出来。

  就在鲁万一还在苦苦哀求姜一清,并且死活不撒手的时候,街道后面冲出来了一伙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高三理科五的班草。

  “我靠!真的有人啊!”姜一清惊呼,“一二三,我靠!十个人!”

  姜一清咽了一口口水,她姜一清再能打,十个人对她一个她也打不过啊!

  姜一清再次拉了拉纪然的衣角:“怎么办,我不一定打得过啊!”

  纪然拍怕姜一清的头。在她耳边轻声吐出每一个字:“我帮你。”

  纪然说完,姜一清的脸有点红。

  “大哥!这家伙爸妈是对欺诈夫妻,我们这些人的家都是因为他们亏了不少钱!有的人家里还被骗的破产了!”领头的班草活动了一下脖子,“您只要不帮他,我,还有我身后的弟兄,就都是你小弟!”

  鲁万一已经吓到不敢动弹了。

  姜一清冷笑了一下:“小弟?”

  “你再厉害,你打得过我们十个人吗?”班草很是嚣张。

  “哼,是他父母骗了你们的钱,你们不应该找他们的父母吗?还自称是我小弟?我姜一清带出来的小弟才没这么不守妇道!”

  “大哥,你用错成语了,不守妇道是形容女人的。”

  “那我马上就让你们知道,你们连女人都打不过!还有,我不是在帮他。”姜一清指了指鲁万一,

  “老娘是在清理门户!”

  姜一清刚说完,吹了一下凌乱的刘海,然后朝那群十人帮冲过去,第一下踢腿就KO了一个人,倒地不起。

  纪然在姜一清背后无比担心,想也没想就朝姜一清的方向冲过去,拉住她的手臂护到自己身后。

  “我学过散打,你别动,我保护你!”姜一清说完,又把纪然护到自己身后。

  “对方十个人呢,我帮你!”纪然说完,把姜一清拉到自己旁边,“一起!”

  姜一清斜过脸,看着纪然的眼睛,然后无比铿锵有力的说:

  “好!”

  ······

  医院。

  “黎小秧,我哥呢?”

  易七月醒了,只看见在自己床边削菠萝的黎小秧。

  “他去买书了,他说怕你待在医院里闷的慌。”黎小秧正削着一块巨大的菠萝,语气里还带着一点兴奋,因为易言跟她讲话了!讲话了!讲话了!

  “哦。”易七月看着窗外,脸上的表情也读取不出来任何的开心或不开心。

  “要不我陪你聊聊天?你也知道,我特别话痨。”黎小秧说,听说易七月住院之后一直没说过话。

  易七月沉默了一会,然后转过头看着黎小秧,说:“做手术的时候,我挺害怕的。”

  黎小秧看着易七月,这事愿意和她聊天了?

  “有一次手术我没有打全麻,那一次我最害怕。”易七月说,

  “我能清楚的听见医生的声音,手术刀的声音,还有我身体的声音,那个时候,我好想握住我哥的手,说我好害怕,我们离开吧好不好。”易七月讲得有些悲伤,

  黎小秧有些心疼起易七月了,她此时应该去享受高中时光才对啊。

  “我知道我的病很严重,我哥不告诉我,爸妈也瞒着我。”易七月看向黎小秧,“你能告诉我吗?”

  黎小秧犹豫了一下,易言走之前说过,如果易七月醒来,什么也不要说。

  “我可能不能告诉你。”黎小秧说,毕竟是易言交代的吗。

  易七月失落的低下头,然后继续眺望窗外。

  ······

  “这女的是不是打职业的啊!我靠也太能打了吧!”

  “这男的也练过吧,老大这找的什么对手!”

  “别说话!我们在装死呢!他们要发现我们了!”

  姜一清和纪然下手不算重,顶多也就擦破点皮,他们不过是往每个人的屁股上店铺重重来了一脚。

  现在只剩下班草还在垂死挣扎,不肯装死认输。

  “怎么着?现在知道你连女人都打不过了吧!”姜一清居高临下俯视着班草。

  班草突然猛蹿起来,然后:

  逃了。

  逃了!

  逃了!

  “我靠,这对手是不知道认输的规则吗?我都还没在他面前数秒数到十呢!或者他原地拍三下地板啊!”

  姜一清笑的肚子疼。

  纪然看见姜一清的鞋带散了:“你鞋带散了。”

  姜一清哦了一声,然后站在原地愣了几秒,几秒后,她尴尬的自己蹲下去系鞋带。

  纪然是直男,实锤。

  偶像剧里的情节不都是该男主帮女主温柔的系鞋带吗?还有罗曼蒂克加持的bgm!

  可他们的bgm,只有刚才被她打趴下的人的呻吟声!?

  鲁万一走过来,踮起脚拍拍姜一清的肩:“谢谢你,金链子我已经还给那个班草的小跟班了。”

  纪然看到鲁万一的手,瞪了他一眼。

  鲁万一赶紧把手放下去。

  “唉!你们干嘛呢!打架斗殴?”路边突然冲出来两个警察。

  姜一清愣了一下,敢情那个傻子班草逃跑是去找警察叔叔告状了!

  “兄弟们!逃!”

  刚才还在躺尸撞死的一个个全都活了过来,警察叔叔们一个警棍,直接制服。

  ······

  ······

  “说,为什么打架!几个高中生,不学好。”

  姜一清纪然,鲁万一和那几个人并排站在派出所里,全都低着头,十分乖巧。

  “你们不是打架吗?怎么一点伤都没有?”警察叔叔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几人,“也是,你们合伙打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伤。”

  其中一个人叫起来:“是她一个人打我们九个!还有一个跑了!”

  “什么!”警察惊呼,满脸神奇的看向姜一清:“姑娘,你没伤啊?”

  “有啊!”姜一清叫起来。

  纪然突然紧张的看着姜一清。

  “我嘴唇破了块皮!”姜一清指着自己的嘴唇,一本正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