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三十一章 这次是真打架(1)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1813 2019-08-04 23:57:44

  姜一清接过纪然递来的口红,说:“谢了,我都不敢想象你去网上搜索口红,或者去专柜买口红的样子。”

  姜一清打量了一下这支口红,好像也不是什么常见的品牌,也是,有名集团太子怎么会买常见的品牌呢?

  “这个是定制的。”纪然说,“你打开看看。”

  姜一清旋转出膏体,果然看见有四个英文字母竖着排列:

  “Cure?”姜一清念出来,“治愈的意思吗?”

  纪然点点头,又说:“你值得被治愈,也能够治愈别人。”

  姜一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把口红小心翼翼的收进自己的包里。

   22点半的天台花园,一男一女还在眺望着这片,曾经属于他们的天空,

  即使转瞬即逝。

  “姜一清,吴武武给我打电话说饭局取消了!”

  “什么?!放人鸽子!不怕我跟他打一架?”

  “好像是易七月进ICU了。”

  “阿弥陀佛,请保佑易七月!”

  “他们家好像信耶稣。

  ······

  ······

  有名高中,早晨。

  高三理科五的班草三人组,站在校门口正在等人。

  “老大!快看,鲁万一终于来了!”小跟班1号指着那个瘦弱带着金丝眼镜的男生。

  “在抖出金链子那事之前,我们先给他来个狠的。”班草说。

  “必须狠了,现在我爸妈的公司都受到牵连了,就因为鲁万一他爸不仅破产,还骗人!”小跟班2号说。

  班草和小跟班走到鲁万一面前,借着身高优势,挡住鲁万一的路。

  “学长,你们想干什么?”鲁万一这次的态度恭敬了很多。

  “你爸的公司,骗钱!我们家亏了几百万呢!”班草直接揪起鲁万一的衣领。

  “可我们家真的没钱赔了。”鲁万一被揪住衣领,只能呻吟着说话。

  然而这场校园暴力,总会有大侠出手相助。

  姜一清和黎小秧经过了。

  “清亲,帮还是不帮?这几个人是你小弟吧?”黎小秧拉拉姜一清的衣角。

  “大侠虽然是大侠,可也不是爱管闲事的啊!这是他们的私人恩怨。”姜一清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那你上次为什么帮他?”

  “上次救他,有用才救他啊!不然你以为我真的是什么圣母白莲花?开玩笑,自古以来爱打架的女生都没一个爱路见不平的好不好?”

  姜一清说完就想走,黎小秧看着角落里被还在瑟瑟发抖的鲁万一,只能在心里保佑他三秒了。

  没错,最后大侠选择了无视。

  “等等!”姜一清突然又折返回来,“喂!那个谁,你帮我去隔壁的包子店买点油条。”

  姜一清指着那个班草,俨然不把这位班草的学长身份放在眼里。

  “大,大哥?是是是!大哥的话是王令,必须马上立刻!兄弟们走!买油条!”班草放下鲁万一的衣领,两个小跟班也跟着走了。

  班草又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鲁万一,说::“我去给我大哥买油条,而你,给我待在原地!”

  鲁万一全身都抖了一下。

  姜一清踢了一下战战兢兢的鲁万一:“你赶紧走,你要是不走就是我跟你打架了。”

  鲁万一站起来,朝姜一清小声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就飞奔而去了。

  黎小秧给姜一清比了个“赞。

  “唉,当英雄真烦,其实我不爱吃油条的,我爱吃包子。”姜一清有些得瑟的摇摇头。

  黎小秧疑惑的看向姜一清:“那你干嘛叫他们从包子店买油条?”

  ······

  ······

  下午,放学后。

  姜一清手机传来一条短讯:

  “姜一清你好,我是有才娱乐集团,我们想邀请您参加周六上午的公司的面试,希望您可以抽空前来。公司地址xxxxxxxxxx。”

  姜一清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条短信:“诈骗短信?”

  黎小秧抢过姜一清的手机:“肯定是上次艺术节的时候,林亚桀!当面说要签你的那个女CEO啊!”黎小秧兴奋的可以发出土拨鼠叫。

  “可我没给她我的手机号!肯定是骗子!”

  “那你给她打个电话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吗?”

  姜一清半信半疑的从书包里拿出名片拨号码,名片拿出来的时候上面似乎还有一层灰。

  “喂,哪位?”拨通后,电话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

  黎小秧拍了拍姜一清的肩,想鼓励她继续说。

  “我是姜一清,上次你来我们学校艺术节,你看上我了。”姜一清直言不讳。

  “姜一清?你终于打给我了!我们公司的面试通知你收到了吗?周六上午十点!”电话里的声音很兴奋。

  “收到了,其实我就是确认一下啊是不是诈骗,还有,你们怎么搞到我手机号的?”姜一清问。

  “这个嘛,巧合,”林亚桀心虚的回答道,

  她才不会说是托周纪的亲弟,纪然搞到的呢。

  ······

  ······

  周六。

  “什么!你不能去了?”姜一清在家门口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去公司面试了,为了这个她专门去集训班请假了。

  “对不起嘛亲亲!因为易七月最近情况不稳定,需要人照顾,易阿姨易叔叔的公司出了很大的事情,易言是男的,总有不方便的嘛!所以我主动要求去了。”黎小秧在电话里说。

  没办法,她的追“言”大事,最近毫无进展嘛!好不容易可以易言独处,虽然还有个躺床上的易七月。

  姜一清无奈的挂掉电话,她得找个人陪她一起去,再大型的公司,也得考虑自己的安全问题吧。

  她看了看最近虽然有所缓和,但还是郁郁寡欢的奶奶。

  难道她只能找隔壁邻居家比她还小一岁的初中生了吗?又或者,纪然?

  姜一清果断打给了纪然。

  一段尴尬的电话后:

  成功了。

  ······

  地铁口。

  “你坐过地铁吗?”姜一清问纪然,因为刚才纪然盯着刷地铁卡的机器有足足一分钟,最后好像还是不会用。

  姜一清替他刷卡后,纪然就惶惶不安的死站着,十分僵硬。

  上了地铁后,两人更是一路沉默,而且纪然做什么动作似乎都很僵硬。

  姜一清叹了一口气,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他生日那天,在天台花园,不仅各种面部表情,还特别能讲。

  男人很善变,纪然很分裂。

  “姜,姜一清!你救救我吧!”

  姜一清猛的回头。

  鲁万一?

  “求你了,你救救我吧姜一清,高三的那个学长,说要报警抓我!”鲁万一几乎是跪在姜一清面前。

  姜一清有些惊慌,鲁万一这一叫导致地铁上的人都在看她,什么,不会以为她是什么勒索瘦弱小男孩的毒妇吧?

  坐在姜一清旁边的纪然一把拉起鲁万一,然后把姜一清往自己身边挪了挪。

  “发生什么了?你,强暴他了?”姜一清关键时刻还在开玩笑。

  鲁万一又半蹲下来,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金链子在我这里,他说他要报警,说我是小偷,还说让我和我爸妈一样,等着蹲牢子吧!他还说他要去我家里闹,要把我是小偷的证据告诉我爸妈!”

  姜一清听完后点点头,然后深思了一下:“跟我有关系吗?”

  鲁万一再次跪下来:“我发誓!金链绝对不是我偷的!你会打架,你帮我吧!求你了!”

  地铁里似乎已经有人拿手机拍了。

  纪然赶紧又一把拉起鲁万一,然后把姜一清往自己这边使劲挪了挪。

  姜一清托着下巴,说:“我为什么要帮你?“

  鲁万一镇静了几秒,说:

  “这事过后,我会转学。如果我以后成功了,人情我一定会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