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二十九章 流星雨(1)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447 2019-08-02 02:03:51

  隔日。

  杜美梅来到有名医院,她按照上次跟着姜一清的路线,找到了易七月的病房,她特地很早就来了,因为怕撞见易家父母。

  病房里的易七月还在熟睡中。

  杜美梅坐到病床旁边,温柔的看着易七月,门外的护士还在紧盯,因为易七月的手上和身上都插满了管子。

  她上一次这么温柔的看着易七月时,应该是易七月离开她的那一年,那时她生活窘困,不得不把易七月的身世坦白好让孩子过上好日子,她遭受过多少人的轻蔑啊!因为这孩子是她与易父婚外所生,易母又是个母老虎。

  易七月察觉到床边有动静,醒了。

  “杜,杜美梅?”易七月的声音挺虚弱的。

  “七月,你别说话了,快休息吧,我就静静地看着你就行了。”杜美梅把易七月掉下来的被子拉上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谁跟你说的?你又利用了谁?”

  杜美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昨天我跟你的同学们一起来的。”

  易七月虚弱的直起身子:“谁?”

  “就,你同桌,还有几个同学。”杜美梅一点也不害臊。

  “姜一清?她还是告诉你吗?”易七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杜美梅点点头,脸不红心不跳,又把易七月的被子拉上去一点。

  ······

  ······

  晚上,姜一清回到家,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里看新闻。

  以前,这张大沙发是爷爷专用,让他专门各种姿势躺着吃瓜子。

  只是现在,三个人已经变成两个人。

  “本周末,将会有金牛座流星雨,据悉,金牛座流星雨是美好爱情的征兆......“

  姜一清啃着桃子,金牛座流星雨好像是十一月吧,这学期这么快就十一月了啊!不过,什么爱情的征兆,要不要这么迷信。

  姜奶奶刚好从厕所出来,手里拿着姜爷爷之前一直睡着的那只枕套。

  自从姜爷爷过世之后,姜奶奶日日拿着枕套形影不离,麻将也不搓,她说因为她从前搓麻将都要带上她的老头子,她怕她的老头子在天上的时候,眼红她搓麻将,还经常“和”,她不想让她的老头子不开心。

  姜一清叹了口气,切了个频道,正在放最近因为土味情话爆火的言情剧。

  土味情话再甜,也甜不过,用柴米油盐换了一辈子的老头子和老婆子。

  ······

  ······

  整整一周,姜一清都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因为再过不久就是期末考,这次她想要拿回第一。

  终于在周五的时候,黎小秧找她说了本周第一个娱乐消息:

  “亲亲!上周的新闻说这周末有金牛座流星雨,周末去不去啊!”黎小秧戳了戳姜一清的后背。

  “不去。”姜一清正忙着恶补政治。

  “那易言上次邀请我吗周六去华盛酒店呢?你也不去?”

  姜一清顿了一下,想了一会,说:“去。”

  黎小秧耸肩。

  ······

  放学,纪然在门口等姜一清。

  过了好久,姜一清抱着一大摞书出来了。

  “姜一清!”纪然刚叫完姜一清的名字脸就红了。

  他刚才好像喊的有些大声,导致周围的人好像都在注意他。

  “唉?升旗手cp?”

  “纪然不应该和吴武武一对吗?我还以为我搞的cp已经be了呢。”

  “难道易燃cp这是,旧情复燃?继上次操场公主抱之后?”

  周围的人全在窃窃私语。

  纪然无语,这些富家子弟的私生活是有多枯燥?还搞起什么西皮?西瓜皮?

  姜一清朝纪然走过来。

  “姜一清,我有话要问你。”纪然说完,然后把姜一清拉到隔壁小卖部的后门角落。

  很好,这里没有那些吃过群众。

  姜一清有些莫名其妙:莫不是,想打一架?刚好她这几天复习有点枯燥,想活动活动筋骨来着。

  “明天我生日,你要不要来?”纪然直接问了。

  “来什么?”

  “来找我。”

  姜一清皱了一下眉,说:“谁?”

  纪然这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你要不要来找我。”

  语气平淡,毫无波澜。

  ······

  ······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

  纪然第一次灰头土脸的回家了,他就知道,那样带点轻浮的话一问出口,好像对方会把他当深井冰吧。

  他可是百度了一周“如何约女孩子”的,还去把姜一清的微博翻到底,发现她点赞了一位小说作家,叫黎三二,写了不少狗血言情,姜一清还给其中一句“想要,就来找我”这骚的不行的台词点了赞。

  最后他把这句话改良了一下,他自己觉得这句话还带点纯情少男的味道。

  结果还是被拒绝了。

  ······

  ······

  周六,姜一清家。

  姜一清打开衣柜,看了好久,最后决定还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好了。

   cool女孩不解释。

  姜一清决定换衣服之前先洗个澡,于是把手机里的音乐软件打开,一边放歌,一边洗澡。

  ······

  “快快快!急救病人!快准备心肺复苏!”易七月躺在急救病床上呼吸脆弱,被医生和护士从救护车上推下来,还有旁边刚才及时发现报120的易言和易氏父母。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医生摘下口罩走出急救室,“这段时间就不要外出了,看来她的情况是不稳定。,刚才一度很危险。”

  易父易母点点头,易母几乎是瘫坐在地上了,刚才抢救的时候还十指合一,不停祷告。

  易言则一直埋着头,坐在长椅上。

  “易言,你跟今天来吃饭的同学们说一下吧,只能改下次来,这里也走不开。”易母对易言说。

  易言点头,随后拿起手机,第一个打给姜一清: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易言于是想打个黎小秧,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黎小秧的电话或微信。

  易言最后只好打给吴武武,让吴武武转告这两人。

  ······

  姜一清的澡洗着洗着,歌声突然停止,她以为可能是家里又断网了。

  洗完出来后才发现:

  竟然是没电了!

  姜一清赶紧穿好衣服,看了看钟表:

  该死,跟易言的约好的时间就十分钟了,她家离华盛酒店也不算近。

  姜一清想着反正也就吃顿饭,应该也没手机什么事。

  她这样安慰自己。

  ······

  ······

  ”让我们祝未来的大才子,纪然,生日快乐!“

  纪允添又借着纪然的生日,给大搞了一个生日会,其实对纪允添来说,更像一个商界大佬聚集会,全城的商业大鳄都来纪然的生日会了。

  可笑的事,纪然连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这些人却满脸殷勤的对他说生日快乐。

  他爸会唱戏,他却晕戏,这样的戏唱到一半,他都想把刚才喝的饮料吐出来。

  生日的后半程,甚至直接变成这些商界大佬的交谈会了,他妈去接最近刚回国的周纪了,也就是他常年居住国外的亲哥,不过跟妈妈姓。

  纪然实在受不了,干脆就从包房里悄悄溜出去了,打开包房门的一瞬间,纪然终于感受到久违的一股清风。

  终于没烟味酒味和腋臭味了。

  纪然走到空旷的酒店长廊边上,往下俯视,华盛酒店的,富丽堂皇的夜景。

  没意思。

  纪然正无聊着,随便看看这些金碧辉煌的摆设。

  “姜一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