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十八章 不再有交集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1866 2019-07-18 23:57:15

  “你能不能痛快点,给我们道歉!”高一理科班一堆爱挑事的把鲁万一堵在男厕所门口。

  还有高三理科五的班草和他的两个小跟班。

  “周一晨会的时候,我不仅被通报批评,还念了道歉信,我已经道过歉了。”鲁万一瘦小的身体被围堵在厕所的角落,远看,甚是可怜。

  “可是因为你,乱放手表,我们好多人都被冤枉成小偷!”班草甩了鲁万一的头,

  “你家不是学校的股东吗?股东的儿子,这点气魄都没有?”

  鲁万一扶了一下金丝眼镜。叹了口气:“对,对不起。”

  鲁万一说完就要走,却又被人群里的人拉了回来:“不真诚。”

  鲁万一又叹了口气,“那你们要怎么样?”

  “多说几次,最好能求饶的那一种。”班草三人组特别嚣张。

  鲁万一像认命一样,闭上眼睛,准备下跪。

  “别跪!跪了我就找你打架!”

  姜一清突然从后面的人群里冲出来,一把拉起瘦弱的鲁万一:

  “你有没有骨气?被高一的欺负?”

  鲁万一甩开姜一清的手:“大姐,您是想救人当英雄啊!?”

  姜一清内心呵呵,我让你别跪你竟然还讽刺我!不会以为我真的不会找你打架吧?

  “大哥!这人好像也翻了您的书包吧?”班草看见姜一清后明显怂了一下。

  姜一清点点头:“是啊,但是还不足以让人下跪吧?你们是什么黑道混混吗?想让他道歉就应该光明正大!你们的父母不是高官就是有钱人吧,他父母也是,万一和他闹了什么不愉快,以后父母谈个生意都得不方便!你们都不想这样吧?”

  姜一清知道和这一群人讲道理没用,必须告诉他们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尤其是那个爱挑食的班草,就因为认了姜一清当大哥,这段日子在学校里特别猖狂,带着高一的学生闹了不少事情。

  果然,没过一会,人都散开了,毕竟还是很多人都听过姜一清“打架女神”的传说的。

  远处看戏的黎小秧屁颠的又跑道姜一清身边:“亲亲,你刚才好帅啊!不过你不是不爱管闲事么?”

  姜一清心虚的摸摸头,“李文涛,跟我讲了。”

  鲁万一知道姜一清在讲什么:“希望你保密,我求你。”

  “我会保密,不过有个条件!”

  鲁万一警惕的看着姜一清。

  “你要来演我的话剧!”

  “啊!?”鲁万一和黎小秧同时叫起来。

  ······

  ······

  大课间休息,黎小秧和姜一清在走廊闲逛。

  “秧,你快帮我看看我写的剧本,这是12.0版的!”姜一清兴奋的翻着剧本给黎小秧看。

  “亲亲。”

  “啊?”

  “你救鲁万一,就是为了让他演话剧啊?你也太诈了吧!”黎小秧嘟嘴。

  “也不全是吧,不过原因呢我答应人保密了,你也不例外。”

  “那你让他演个啥?”

  姜一清想了想:“反派头子!”

  黎小秧突然看见前面正靠在栏杆边发呆的纪然。

  “嘿!兄弟!”黎小秧跑过去朝纪然打招呼。

  姜一清莫名其妙:“兄弟?”

  “上次帮你偷手机好歹也算并肩作战嘛!”

  纪然眼神一直逃避姜一清,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姜一清也懒得理他,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前面的就当翻篇吧。

  姜一清径直略过纪然,走了。

  留下脸已经开始发黑的纪然和不知道什么情况的黎小秧。

  黎小秧这次倒没闻见什么火药味,只是第六感告诉她,这两人恐怕要疏离一段时间了。

  ······

  ······

  “里昂,我觉得自己好像爱上你了。”一副叛逆少女扮相的姜一清四仰八叉的躺在道具床上。

  大叔扮相的易七月,这个时候,应该要喷牛奶。

  “噗!”易七月把喷出了一大口牛奶。

  场面一度有些恶心。

  “咔!七月,喷奶,能不能稍微收一点?”姜一清从床上起来指导。

  “喷,喷奶?你讲话能不能好听一点?”易七月嫌弃的看向姜一清。

  吴武武突然进来了:“姜导,易言他学生会有事,好像要晚点了。”

  “不是吧,我们都等他一个小时了,学生会长事情有这么多嘛?他可是演里昂的老板呢,台词还挺多。”

  “他这不是新官上任嘛。”

  “反派们的戏都还没对呢,对吧,鲁万一。”姜一清看向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鲁万一。

  “为什么我是反派头子?我演个小跟班不行吗?”

  “不行!”

  早上鲁万一被一群高一的包围,还有那三个高三混混,姜一清可是冒着被围攻的危险救了鲁万一的。

  毕竟一个打一群,她也没那个胜算啊!

  刚好救了人,然后威胁他演个反派头子:

  姜一清又不傻,反派头子没人想演嘛。

  又过了二十分钟,易言还没来。

  姜一清无语:“唉,早知道当初学生会竞选,我就不投他了。”

  易七月向姜一清杀来一个眼神。

  “我随便一说。”姜一清秒怂。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易言终于出现了。

  姜一清大手一挥:“排练!”

  ······

  ······

  前一天傍晚。

  “姜一清!”李文涛叫住欲要走的姜一清。

  姜一清无奈回头,不会是想说她的话剧不好吧?

  李文涛看四下无人,终于开始讲:“鲁万一之所以翻别人包,看手表,是因为他丢的那块表,确实很贵。他们家破产了。”

  “啊?”

  “前段时间有他们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可以帮他们,为了讨好那个人,又听说那人喜欢收集手表,所以鲁万一爸妈把家里的那只全球限量拿出来,但是鲁万一那时不知情,拿到学校里来玩,结果弄丢了。”

  “所以他去翻别人书包?”姜一清也大概弄懂了。

  “他周一不是也念了道歉信了嘛,你就不计前嫌吧,虽然我知道你的那块表对你也很重要。”

  姜一清又摸了摸口袋里的手表。

  “我不会找他麻烦,我还没那么狭隘。”

  “正好,你不是最近在排练艺术节话剧嘛?”

  姜一清瞳孔地震,所以李文涛的目的还是她的宝贝话剧?

  “你给鲁万一安排一个角色吧,他最近挺受班里人排挤的。”

  姜一清魔怔似的点点头。

  ······

  ······

  深夜,有名高中。

  高三理五的班草和两个小跟班正在高二理二的教室里鬼鬼祟祟。

   “老大,我们这样好吗?”

  “鲁万一爸妈的公司破产了,害我爸妈投资的项目也亏了一大笔钱,让他代替他爸妈受点罪有什么关系?”班草把一块闪着光边的大金链子塞进鲁万一的抽屉里。

  “等过段时间,我就把这件事抖出来,我看鲁万一怎么办!”班草合上抽屉,又踢了鲁万一的抽屉一脚。

  两个小跟班瑟瑟发抖,今天的老大,怎么这么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