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十七章 顾盼生辉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012 2019-07-17 23:34:26

  清晨,有名高中校门口。

  姜一清把手表放进校服的贴身内兜最里的那一层,这总不能丢了吧?

  纪然骑着自行车经过,手里握着昨天助理给他拿的新表:

  虽然不是姜一清爷爷送的那一块,死马当活马医吧,能让她心情好点就行。

  “姜一清!”纪然大喊远处姜一清的名字。

  姜一清猛的转头,看见是昨天对她黑脸的纪然。

  纪然从自行车上下来,像个傻子一样奔向姜一清。

  “我,我,”纪然明显还没想好关于手表的措辞。

  “亲!几点啦?”姜一清身后又窜出来一个黎小秧。

  姜一清把手表从校服最里面的内兜里拿出来:“七点。”

  “还好还好,回教室还能睡五分钟。”

  纪然看着姜一清刚才拿出来的那块表,和自己手上的那只表一模一样。

  “手表,找到了?”纪然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嗯,易言找到的。”

  纪然听到后,把身后的表藏大衣袖里,原来又有人先他一步了啊。

  不过这凶丫头心情好点了就行,

  真表总比假表强。

  昨天也不该突然黑脸的,还不是因为这凶丫头······

  他明明想演里昂的。

  纪然的脸色又沉了一下。

  ······

  ······

  中午,食堂。

  “黎小秧你哪里抢来的炸鸡腿!”姜一清惊呼,食堂里一向最难抢到的炸鸡腿,黎小秧今天拥有了四个!

  “你下课了在解题,我下课了去食堂抢鸡腿,这就是差距。”黎小秧夹起炸鸡腿朝姜一清炫耀。

  易七月和易言徘徊在人满为患的食堂。

  中午的食堂,座位无比稀缺。

  “那儿!”易言指了指姜一清和黎小秧坐着的四人桌。

  以及在这两人后面,纪然坐着的四人桌。

  当然是选择四人桌,纪然这么闷的性格,每一分钟都好像在下雪。

  易七月无奈的也走向姜一清和黎小秧的四人桌。

  姜一清看易七月最近都不和她说话,不会还在为上次吼她“滚”的那件事生气吧?

  那也太久了吧。

  “七月,我不是要负责理一理二的艺术节吗,我准备了话剧,我觉得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你!”姜一清率先打破僵局。

  我不管,反正我已经跟你开口说话了,你理不理我是你的事。

  这不是傲娇!

  “什么角色?”易七月问道。

  姜一清懵了,什么角色?

  什么角色?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女性角色,除了女主就只有两个中年女性了。

  “杀手。”姜一清急中生智。

  “啊?”易七月愣了一下。

  “如果你不想演杀手也没关系,有别的角色的。”

  “杀手?那个大叔?”

  “嗯。”姜一清脑子抽风了一样纪然重重的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不错。”易七月似乎很喜欢里昂这个角色。

  “易言,那个学生会竞选的事情。”易言旁边窜出来两个人,“同学,能换个位置吗?”那两人看向姜一清。

  “换哪里?”

  “后面有一个四人桌。”那两人指了指后面纪然做的位置,“不好意思,学生会下午竞选,挺急的。”

  易言含有深意的瞄了一眼纪然的背影:“不好意思,能换吗?”

  姜一清内心呵呵了一下,这老娘找的位置,你有事谈我就要让给你啊!你们自己怎么不去后面那桌?不知道挤挤更健康吗?

  黎小秧看来一眼后桌,像是秒懂了啥,拉了拉姜一清的衣角就走。

  ······

  姜一清一屁股就坐在了离纪然最远的那个位置。

  纪然也只顾吃饭。

  黎小秧啃了一口炸鸡腿,这两人什么情况?

  三人吃完饭到收拾餐盘,姜一清和纪然一直很沉默。

  ······

  ······

  周六。

  姜一清收拾好书包,准备去那个传说中的什么集训了。

  集训在有名集团包下的一个会场进行。

  姜一清刚进到会场,就不得不被这会场的豪气给震惊了。

  有名集团真有钱。

  “姜一清?!”易言也出现在会场门口。

  姜一清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这是顾成岸,文科的。”易言旁边站着一个同样眉目清秀的男生。

  噢,就是黎小秧说的那个什么帅哥之一呗。

  顾成岸也礼貌地朝姜一清笑了一下。

  易言和姜一清挑了一个中间的位置,顾成岸因为有认识的人所以坐到别的地方了。

  ······

  “这个奥数教材上,都是一些拓展题······”讲课的教授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开讲。

  姜一清看了看教材,没什么意思,她高一的时候就做过不少这样的题。

  姜一清无聊的开始写艺术节表演的剧本。

  “要么爱。要么死。”坐在旁边的易言低下头,轻声念出姜一清写在草稿纸上的一句话。

  易言因为突然凑过来,姜一清还没来得及躲开,两张脸猝不及防的靠的很近。

  姜一清都能闻见易言身上的味道。

  还有眼睛,顾盼生辉。

  “这个是电影台词吗?”易言终于把头抬起来。

  姜一清刚才差点窒息,怕自己呼出来的鼻息会喷到易言的脸上。

  “嗯,嗯。我觉得不用照着电影全演完,截取重要的,重要的就行。”姜一清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第一次离一个异性那么近嘛。

  ······

  ······

  下课后。

  易言和姜一清刚好在同一个地方等公交车,不过一个坐101路,一个坐12路。

  “姜,姜一清?其实我有话想问你,上次本来说好的,结果被七月截胡了。”

  姜一清点点头。

  “高二开学的时候,你跟七月走得近,吗?”

  姜一清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七月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易言用一种莫名期待的眼神看着姜一清。

  “你想说什么?”姜一清不是很喜欢磨磨唧唧,比起犹犹豫豫的思考问题,她更喜欢可以直接解决问题的打架。

  “七月,有没有跟你讲过什么协议?”

  “协议?”

  “纸质的,是一份条款之类的。”

  姜一清摇摇头,易七月怎么可能跟她说这些,两人也没那么熟,吧。

   12路公交车到站了。

  姜一清朝易言挥了挥手。

  易言显然还有事情没问,但还是挥手了。

  没过一会儿,101路也到了。

  易言上车的时候,手机微信传来一条讯息:

  “恭喜,学生会主席。”

  易言笑了一下,他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可就要意味着,姜一清的话剧,

  他注定有缘无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