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十四章 原来他也有了喜欢一个人的秘密(1)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509 2019-07-14 23:15:40

  姜一清整理好心情,哭没有用,生气也没有用,对别人发脾气,更没有用。

  只要想办法把手表找回来。

  再明天找那个偷表的人干一架。

  姜一清看了看教室后面的钟表,快18点了,天空也有一点暗了。

  纪然看着姜一清逐渐会努力平静,才终于开口:

  “我帮你。”

  那一刻,姜一清只看见向来冷漠的纪然,脸上出现了关心。

  姜一清把出去的黎小秧和吴武武都叫了了回来。

  “今天你们都回家吧,我不想麻烦你们。”

  黎小秧摇摇头:“你不会想晚上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找吧?”

  姜一清愣了一会,然后轻轻的点点头。

  “手表,对你真的很重要?”

  “是爷爷留给我的最后一个礼物。”

  众人秒懂了这其中的隐晦意思。

  “那刚才你书包里掉出来的那一只表,是谁的?”黎小秧又问道。

  姜一清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纪然突然开口:“手表照片?”

  姜一清把手机递给他。

  纪然看了一眼,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拍了一张图,接着打开微信,又不知道发给了谁。

  “我留下来和你一起找。”纪然对姜一清说道。

  黎小秧挽着姜一清的肩:“这句话应该我先说。”

  吴武武看着这两人如此的决绝,叹了一口气:“为了兄弟,我也留下来。”

  姜一清看着这各怀心思的三个人,笑了笑,然后说:

  “我可没有强迫你们啊。不过,谢谢。”

  越来越的教室里,四个人第一次如此默契的笑起来。

  ·当然,除了纪然,依然没有表情。

  ······

  ······

  “亲,你确定是丢了而不是被偷了?”黎小秧举着手机照明,他们已经搜遍了整栋教学楼了。

  “我记得放进书包里,还小心翼翼的检查过了,其实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丢了还是失窃了。”

  “那我觉得,估计就是失窃!”

  黎小秧内心感觉更加笃定起来:“你那手表,好像是什么进口牌子吧?”

  姜一清回忆起送礼物的那天,爷爷好像确实说是什么很火的款式。

  姜一清点点头。

  纪然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打开来,是他爸的助理发来的:

  “少爷,这款已经卖断货了,不过我们集团和厂商合作过,他们可能有。”

  纪然犹豫了一下。

  “纪然!你玩啥手机啊,还不快找!老子可是为了你才留下来的。”吴武武对着纪然嘀嘀咕咕。

  最后,四个人找了两个小时,依然一无所获,最终只能各回各家。

  ······

  ······

  纪然和吴武武走在路上。

  “纪然,你其实喜欢她吧。”吴武武一副看破纪然的表情。

  “啊?”

  “姜一清啊!”

  纪然本来一直低头摆弄着手机,听到吴武武的话,像是见鬼了一样瞪着吴武武,上次易言也这么说过,他们到底是如何判断喜欢的?

  “你就承认吧,我看的出来,从小到大,你身边那么多花花草草,长得比她好看的多得多,你却只对她笑过。”吴武武说这话的竟然还有一点酸。

  “长得比她好看的?有吗?”纪然十分认真疑惑。

  吴武武彻底酸了,都这样了!还不承认喜欢她?

  “我不知道,怎么判断喜欢?套公式吗?”

  吴武武无语,这人脑子里怎么只有学习。

  “比如。你愿意无条件为她付出。”

  纪然前几周他为姜一清拿回手机第一次求了他爸,她摔在跑道上,纪然一把抱起她不让她被运动员撞到,还有今天为了她找手表,他还第一次动用了他爸的人脉。

  他以前最讨厌靠他爸,他不喜欢他的名字前缀有一个纪允添之子,所以自他记事后,他从没求过他爸,公司里的人,他也只认识他爸助理。

  这么一想,姜一清可真是个麻烦精,让他为她破了例。

  吴武武拍了拍正在发呆的纪然:“怎么了,你知道你是不是喜欢了吗?还是你想当作秘密?”

  纪然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可能,真的是吧。

  原来他也有了喜欢一个人的秘密。

  ······

  ······

  次日,理二班教室。

  鲁万一今天很早就来了。

  “说一下,下个月艺术节,我们班要和理一班共出一个节目。”鲁万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着看着门外,李文涛到底什么时候来?因为手表的事情,他已经担惊受怕一星期了。

  尤其是被误会为他是贼以后。

  姜一清从门外进来,昨天晚上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

  七点半的时候,李文涛终于来了。

  “关于最近,各年级发生手表失窃的事情,林主任已经引起重视了。”

  李文涛说到这里,鲁万一的头猛的一抬。

  “现在通知所有的人,最好早点承认,早点解脱,我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情谁心里都不好受。”李文涛扶了一下眼镜,从教室门口出去了。

  鲁万一也随之出去。

  黎小秧用笔戳了戳姜一清的后背:“一清,你和李文涛说了没有?要不现在去说?”

  姜一清点点头,出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了易七月。

  姜一清觉得很有必要要跟她说句抱歉。

  “七月,昨天我对你说了过分的话,抱歉。”

  易七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昨天,你对我说了什么?”

  姜一清觉得很神奇,易七月这么快就忘记了?原来易七月这么宽容?

  易七月见姜一清没回答,耸了耸肩。

  ······

  李文涛办公室。

  鲁万一的手心冒着汗。

  “李老师,是我做的,对不起。”鲁万一给李文涛距鞠了一躬。

  李文涛手里拿着保温杯,好像一副已经知道了的表情。

  “那天,我爸带回来一个手表,似乎很名贵。我偷偷带到学校玩,没想到竟然不见了,我把操场还有整个楼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我没办法,只能……去翻别人的书包。”

  “我翻到好几个很像的,为了对比,我把所有我找到的手表放在一起,没有一个是,我放回去的时候,忘记哪个书包对应的哪只表了,所以……”

  “所以你就乱放?”原本站在门外的姜一清,刚好听到了鲁万一的畏罪自述,此时她只愤怒的恨不得冲上去打一架。

  黎小秧本想拦住这暴脾气哦的姜一清,可是已经晚了。

  “你知不知道你乱放的一只手表,对于某个人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姜一清几乎已经冲进去,抓起鲁万一的衣领,鲁万一瘦不拉几的身体,一下子被举得老高。

  李文涛赶紧扯开姜一清抓着鲁万一的手,

  然后发现根本扯不开。

  姜一清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爷爷的脸,爷爷第一次送她那只手表时,所有人都好好的。

  “对你来说只是一只手表,对我来说却是我们全家的生死存亡。”鲁万一还在不紧不慢的和姜一清对刚。

  黎小秧都替鲁万一捉急,你翻别人书包还有理了?

  李文涛的办公室周围,果真又聚集了不少人,纪然和吴武武挤进人群。

  “只是一只表?我去年买了个表哦!”姜一清情绪激动之时,还爆出了谐音脏话。

  李文涛看了看黎小秧,想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周围的人群都躁动起来,都在议论鲁万一偷表的事情。

  姜一清的表情越发失控,泪水从她的眼睛一直流淌到校服的袖口上。

  扯着鲁万一的手也越来越紧。

  “理科二的班长居然偷表?劲爆啊!”

  “不过姜一清的反应会不会太过了?不就偷了块表吗?”

  “谁知道啊,矫情呗!”

  纪然看不下去了,他猛的拨开那一堆唧唧歪歪的八卦女生,冲到办公室里,拉起姜一清的手就走。

  两只手紧握,掌心的微热只有彼此知道。

  这么一拉,人群更加躁动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