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十三章 真相(3)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572 2019-07-13 23:42:35

  又一天后。

  有名高中,理一班。

  “大家安静一下!”李文涛重重的的拍了一下桌子,

  “鲁万一的手表丢了。是十分贵重的东西,大家如果有捡到,务必快点承认。

  全班瞬间寂静,把目光都投向鲁万一。

  “听说文科班最近也丢了好多个呢!该不会真有贼吧?”

  李文涛又咳嗽了一声:“你们还有没有人丢了东西,说出来一起找!”

  全班都开始翻找。

  “老师,我有东西丢了!”

  “老师,我也有东西丢了!”

  “我也丢东西了!”

  “我也是!”

  ······

  黎小秧也在翻书包,“我也不见东西了!”

  姜一清转过头:“什么不见了?”

  黎小秧把声音压了压:“卫生巾。”

  姜一清惊讶的张开嘴。

  这是个怪盗啊!

  “大家冷静一下,鲁万一说丢的时间是这几天,值日的同学呢?”

  “老师,这周值日都是姜一清,中午也是!”

  姜一清紧张起来。

  李文涛看向姜一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姜一清无辜的摇了摇头。

  鲁万一突然站起来:“老师,我觉得应该搜包。”

  李文涛严肃的看着鲁万一:

  “不行。”

  鲁万一失望的坐下了。

  姜一清摸了摸戴在手上的手表,这是爷爷今年送给他的17岁生日礼物。

  可现在只剩下手表。

  姜一清决心要保护好它。

  ······

  ······

  下午,体育课。

  “亲亲!别写了,今天体育课有排球测试。”

  姜一清握着笔正奋笔疾书:“我把这个算出来了就行!你先去抢球,要不软不硬的!”

  “那我先去了,你记得待会把手表摘了,打排球别带表。”

  “知道了,你快去吧。”

  过了一会,姜一清终于解完了题,想起黎小秧提醒的手表,又想了想最近的偷表贼。

  她把手表摘下来,放到书包最里面的一层。

  姜一清想一会,又拿了几本书,挡住里面那层的手表。

  我就不信这样还能看见手表。

  ······

  ······

  “一!一!一二一!”体育老师喊口号,理二班在做热身运动。

  黎小秧踢了了踢旁边的姜一清:“理一的也来上体育课了!我可以看到易言,你可以看到纪然!”

  姜一清刚好做到扩胸运动,张开手狠狠的拍了黎小秧几下。

  “我和那个谁,真的没关系,麻烦您能不能不乱组cp?”

  黎小秧发射出八卦的信息:“那个谁是哪个?”

  “纪然。”

  “那就是有关系楼!”

  姜一清狠狠瞪了黎小秧好几眼。

  “热身运动做完,现在大家跑两圈。”

  “报告老师,我请假。”鲁万一从队伍里出来。

  “准了,回教室吧。”

  黎小秧对姜一清嘀咕道:“鲁万一每次体育课都请假,体育老师也不管他。”

  姜一清摇摇头:“没办法,谁叫人家是资产阶级。”

  理二班全体向右转上了跑道,迎头就撞上了也在跑步的理一,

  ······

  ······

  理一班和理二班因为同考排球,两个班就坐在一起,一个老师打分。

  易言从理一班的人堆里爬到了理二班的人堆里。

  “七月,你热不热?我给你拿冰凉贴。”易言找到易七月,也没等易七月说什么,就直接拿出冰块贴要给她贴上。

  旁边的姜一清和黎小秧都惊呆了,现在都10月份了,这飒飒吹过来的都是秋风啊!

  易七月似乎没什么兴致,把易言刚要给她贴上的冰凉贴打掉了,掉在了地上。

  姜一清见易言有些尴尬,把地上已经脏掉的冰凉贴捡起来,递给易言:

  “既然脏了,就别贴了吧,。

  姜一清觉得此刻,自己的头上一定又多了几圈“善解人意”的光环。

  易言接过脏了的冰凉贴,像是司空见惯一样,脸上也没有什么起伏。

  “对了姜一清,这周六集训就开始了,刚好,我有点事情想问你。”易言转头对姜一清说道。

  “你有什么事情要问她?”易七月突然瞪着易言,同时又充满敌意的看着姜一清。

  “噢,一些数学题。”

  姜一清看了看易七月的脸色:“好,那尽我所能吧。”

  易七月又瞪了姜一清一眼。

  ······

  黎小秧正在和吴武武聊天。

  “唉,你们班那个短头发的就是姜一清吧。”吴武武问道。

  “是啊,怎么了?”黎小秧回头看了看拥有一头玛蒂尔达同款头发的姜一清,

  吴武武的眼睛里发射出八卦的信号,自言自语:“原来他喜欢这一款啊······”

  黎小秧不知所云:“什么?谁喜欢我们家一清?”

  黎小秧回想起上周纪然对姜一清担心的那个样子······

  吴武武和黎小秧同时把目光对准,理一班坐在位置上的大高个—纪然。

  纪然正望着远处和易言交谈甚欢的姜一清。

  吴武武神秘的一笑:“你那边什么情况?”

  黎小秧胸有成竹:“口是心非,需要助攻。”

  “那要不,我们来个助攻?”

  “可以啊,同行。”

  ······

  ······

  体育课下课,放学。

  姜一清和黎小秧回到教室,准备拿书包回家。

  排球也考完了,姜一清觉得手上空空的,想起手表还在书包里。

  “奇怪,我的表呢?”

  姜一清把书包的书全都拿出来,却怎么也看不见那只表。

  “怎么了?”黎小秧闻声过来。

  “我的手表,手表不见了!那是我爷爷给我的!”姜一清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易七月背着书包刚要走,看见姜一清难得如此慌张的样子,调侃道:“呦,您的表不见啦?看来你爷爷买表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防盗吧?”

  姜一清看见易七月笑着调侃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火:“滚!”

  黎小秧赶忙牵制住姜一清,以姜一清的性格,要是下一秒易七月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估计直接和易七月上手干架了。

  易七月先是愣了一秒,再看见姜一清似乎要哭出来的表情,识趣的就走了。

  体育课下课回来拿包的人被姜一清这么一吼,也全都聚集了过来,甚至还吸引了不少隔壁理一的。

  纪然和吴武武从人群中挤进来,易言站在门口,看见还有些懵圈的易七月,想也没想就带着易七月走了。

  姜一清还在翻找着根本没有那只手表的的书包,她似乎觉得回到了爷爷走的那一天。

  “嘭!”姜一清的书包里掉出来一只手表。

  “这不是我的。”姜一清看了看,没有管那只手表,情绪已经跌进冰点。

  黎小秧叫围着吃瓜的人都各回各家了。

  四周只剩下纪然,吴武武和黎小秧。

  “一清,这个手表你看一看,真的不是你的吗?”黎小秧用温柔的语气对姜一清说道。

  姜一清又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重重的的摇了摇头。

  “吴武武,我和你去别的地方找,纪然,你留这里看着姜一清啊。”

  纪然点了点头。

  黎小秧和吴武武出去了。

  姜一清把头埋在胳膊里,不想说话。

  纪然从书包里抽出一块手帕,然后轻轻拍了拍姜一清的肩,再把手帕放到姜一清沟够得到的手边。

  姜一清的头动了一下,但是没起来拿手帕。

  纪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把头转向看不见姜一清的另一边。

  姜一清透过余光看见纪然转身了,才把自己哭的满脸泪痕的脸抬起来,拿起旁边的手帕一顿猛擦。

  ······

  ······

  “黎小秧你着波助攻可以啊,留他们两个人独处。”吴武武夸黎小秧。

  “什么助攻啊,我们两个人出来找,是因为只有我看见过那个表长啥样!”

  “那你留纪然看着她干嘛啊?”

  黎小秧无语的看着吴武武:“所以我现在后悔了,怎么挑了一个话怎么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