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十二章 真相(2)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1961 2019-07-12 23:55:56

  易言的笔记们在姜一清的书桌上躺了不过一天,姜一清就把它们统统打入冷宫了。

  姜一清本来还怀着对知识的渴望翻开那些笔记,可是才看到第三页,她就已经困了,内容实在过于简单。

  有这功夫,还不如自学。

  “叮咚!”手机微博传来一条私信。

  “转发·去腿毛的二十种方法?”

  姜一清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条私信,发信人是020318。

   021318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姜一清前几天上网查了去腿毛方法的?这比她查的还多了十种?

  姜一清出于礼貌给他回了个“谢谢”。

   020318又发来一个罗志祥的朱碧石表情包。

  这家伙有点闷骚啊。

  ······

  ······

  理二班教室。

  鲁万一今天没来上课。

  “上星期的运动会,我们班总分是倒数第一。”李文涛啧了一下嘴。

  李大海站起来:”老师,这个不怪我们吧,运动会有两个项目,都没人参加呢。”

  姜一清紧张了一下,她知道李大海是在说她参加的100米和跳远,因为她临时请假,运动会又规定不能代替别人,所以分数只能记为零分。

  “我知道,姜一清家里有事,临时请假了。”李文涛替姜一清解释。

  “可是老师,这两个项目的分数加上去,我们班好歹不是倒数第一,怎么会输给文科一班啊!”

  “就是啊,文科一班才三个人参加了比赛!”

  “同意,我们班虽然参加人数也不多,但也比文科一班强。”

  李文涛重重的的拍了一下桌子:“安静!谁还不能有个急事了,人还有三急呢!更何况大家都是同学,应该互相体谅。”

  下面又有人在小声嘀咕:“她高一的时候可不在我们班。”

  李文涛瞪了那人一眼。

  “李老师!我申请,罚扫一周!”姜一清主动站起来,她知道民愤不平,大家容易对她有意见,更何况没几个人知道她请假的原因,高二分班没多久,她可不想以后弄出一堆事来。

  李文涛扶了一下眼镜,“你认真的?”

  姜一清点了点头。

  班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下课后。

  “亲,你刚才,太帅了!”黎小秧爬到姜一清的桌前,“你都不知道,你请假的那几天,班里人是怎么说你的。”

  姜一清联想一下,无非就是说她作为一个新来的,还给班级丢了分呗。

  切,也不怕她找他们干架。

  看来是时候要在这个班树立一些她打架厉害的威风了。

  “对了,你听说了没,最近好多班级,都丢了东西!”黎小秧又摆出一副八卦的表情。

  姜一清摇摇头,她这几天都忙着爷爷的事情,哪里还有闲情逸致管这些。

  “这事估计过几天就要闹大了,听说还有人丢了钱包呢。”

  “钱包?偷钱的?监控呢?”

  “监控都是班主任管的,有些班主任比较开明,所以没开。但是巧了,失窃的都是没开监控的班。”

  姜一清假装害怕的点点头,“太可怕了!不过这跟我有关系吗?”

  “啊?”黎小秧被她问懵了:“这不是聊八卦吗?”

  姜一清摇摇头:“要不你下次给我八卦一下谁和谁打起来了,我可能会比较爱听。”

  黎小秧无奈。

  ······

  ······

  放学。

  姜一清在教室打扫卫生,今天就是罚扫的第一天。

  纪然下课从理二班经过,刚好看见姜一清趴在窗户上擦玻璃。

  “哎?姜一清!”易言突然出现,“你打扫卫生啊!”

  纪然看见易言,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更远的地方。

  姜一清回了一下头:“嗯,对了,谢谢你的笔记。”

  纪然虽然在远处,但是听的很真切,笔记?易言也送了笔记?

  “啊,不用谢了,举手之劳。”

  “不过那些内容我可以自学,所以你那一堆笔记我恐怕用不上。”

  易言皱了一下眉:“很多?我才抄了一个小时啊!”

  “别逗了,都快堆成山了。”

  纪然在远处面色阴沉,敢情这丫头以为那一堆笔记都是易言送的?

  他可是抄了足足一天,还被老师罚站了!

  易言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抄了多少。

  纪然冲过去,一把拉走姜一清:“你跟我来。”

  姜一清手里的抹布还没来的及放下,这纪然从哪里冲出来的?

  纪然把姜一清拉到了四下无人的楼梯口:“笔记,你看了?”

  姜一清莫名其妙:“跟你有关系吗?”

  “看了多少?”纪然脸色紧张。

  姜一清想起那翻了三页的一堆笔记:

  “都看了。”

  “那你有没有看到Cure?”

  英语?

  “治愈啊。”

  姜一清刚想走,发现纪然正拽着她的胳膊。

  “手可以放开了啊!不然我打你啊!”

  纪然意识到,猛的放开了手。

  姜一清无语的摇摇头,这男的有病吧?上次升旗手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呢!

  反正她跟纪然,必有一战!

  纪然还站在原地,耳根发红,不知所措。

  ······

  ······

  第二天,有名高中。

  吴武武穿梭在文理科的教室,打听着各种八卦。

  文科三班的教室几乎是已经翻天了。

  “杜老师,我的手表是我爸从英国给我带的生日礼物,很有意义的!”

  “你确定是被偷了,而不是你自己丢的?”杜美梅坐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茶。

  能来有名高中上学的,非富即贵,怎么可能会有人小偷小摸,无非就是学生们自己丢了东西罢了。

  “可是我一直戴在手上,就昨天放在包里了两小时,不见了!”

  杜美梅的办公室门口又围了不少人。

  “这已经是这三天发生的第三起事件了。”黎小秧也出现在杜美梅的办公室门口。

  吴武武转过头:“呦,同行?”

  黎小秧莫名其妙:“我?”

  吴武武磕着瓜子:“就是你!知道这是三天的第三起的不多啊。”

  黎小秧呵呵了一下:“我只是业余爱好,谁不喜欢看热闹啊!”

  吴武武点了点头:“那您觉得,凶手······”

  “有名高中的人家里都是非富即贵的,很有可能,不是我们学校的人!”

  ······

  两天后。

  李文涛办公室。

  “老师,我的手表丢了。”鲁万一低着头。

  “什么手表?贵重吗?”李文涛正在批改试卷。

  “嗯,是限量版。”鲁万一的神色似乎很着急。

  “有多限量?”

  鲁万一犹豫了一下。

  “咱们高中的人,应该家里都不缺钱吧。”

  “不是,老师,是全球仅一个,我爸买来送客户的,很重要的客户。”鲁万一的脸憋红了。

  李文涛停下了笔,“有多重要?”

  “关系到,我们家的生死存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