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第七章 就你?!

原来我一直都与你有关 黎三二 2624 2019-07-06 21:24:07

  周三,有名高中操场。

  “国旗班的人还没来,我们先等一会吧。”

  纪然和姜一清坐到旗杆旁边。

  姜一清再次幽怨的看着纪然,还不是因为纪然非要拉她提前半个小时出来,还站在班级班级门口等她,导致全班的人都在起哄,姜一清没办法,只能提前出来了。

  话说,上一章说好要打一架的对吧。

  姜一清作势就要撸起袖子,恶狠狠的盯着纪然。

  纪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看见姜一清的手机从校服口袋里滑出来,顺势蹲下。

  姜一清刚想给纪然来一拳好下个挑战书,结果纪然突然蹲下来,让姜一清扑了个空。

  姜一清突然从远处看到了林爱国。

  她吓到赶紧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有名高中不让在学校带手机。

  咦,怎么不在?

  姜一清低头一看:

  纪然从地上捡起了她的手机!

  姜一清赶紧从远处看林爱国:糟了!林爱国发现他们了!

  纪然捡起来刚要还给姜一清,结果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

  “黎小秧来电!”

  姜一清吓得手忙脚乱,情急之下,她拍了一下纪然的手,把手机放进自己的口袋,然而······

  “手机交出来吧。”林爱国的声音如同亡歌一样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姜一清手指发抖,最后还是交了。

  纪然抱歉的看着姜一清:“要不,我帮你偷出来?”

  姜一清嫌弃的看着纪然:

  “就你?!”

  ……

  ……

  纪然家。

  纪然想起那天下午放学,姜一清和易言说话的样子好像很亲密。

  也许就只是认识吧……

  纪然第一次认识姜一清是在初二,那时候全校都开家长会,他妈妈刚好碰见姜一清的奶奶,两个人多聊了几句,竟聊到了两人满月的时候,双方父母口头定下过的娃娃亲,还说以后要务必实施起来。

  大概讲的太大声,因为姜一清的奶奶好像耳朵不太好说话都得吼,“娃娃亲”被人听见了,一传十,十传百,竟然被传成了他和F班的姜一清有着不正当关系。

  明明他们从满月之后就再也没见过。

  后来又一次听说姜一清,是姜一清去找造谣的男生打架,虽然都毫发无伤,但是姜一清依旧被扣了五十分,而那个男生因为买了关系,处分、扣分,都查无此人。

  那天姜一清打架,其实纪然看到了,因为地方太显眼了,就在人来人往的操场上,想看不见都难。

  纪然看见姜一清打架的时候,脸上满是嚣张,与倔强。

  表情全部写在脸上,一副“老娘不干死你就不是人”的表情。

  纪然想到这里,嘴角终于控制不住了。

  打架最后是在那个男生裤子破洞后结束的,边捂着屁股边喊着妈妈。

  姜一清最后还朝着那个男生离去的背影大吼了一句:“看你还敢不敢造谣!”

  纪然一下子觉得这个女生真有意思。

  林爱国找他们当升旗手的时候,他本想逗姜一清,可是姜一清扬言说要找他打架时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

  于是他就十分期待他们还可以呆在一起的时间。

  所以他后来没有找林爱国解释让他换别人。

  “纪然,你爸从公司回来了,去打个招呼吧。”纪然妈妈进来了。

  纪然的回忆被打断,思绪回到2019。

  ……

  瑞城人民医院。

  “你好,我想问杜美梅住哪个病房?”易七月问医院前台的护士。

  “你跟杜美梅患者是什么关系?”

  易七月迟疑了一下。

  “母女。”

  护士领着易七月去了三楼。

  “就是这里了。”护士指了指最前面的一间病房。

  易七月站在门口,又开始深呼吸,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

  易七月走近了杜美梅的床边,拍了拍还在熟睡的杜美梅。

  “薛护士啊,你别吵了,我是不会起床的。”

  “是我。”易七月几乎是低吼。

  杜美梅听见是易七月的声音,猛的睁开眼睛,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模样清秀,黑发长直的易七月。

  “七月!你来了啊。”杜美梅很惊讶易七月能来看她,她本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我来找你,不是要认你的,也不会跟你回去,我只是来告诉你,我只有一个妈妈,那就是潘乐红。”

  潘乐红是易言的妈妈,而她易七月的妈妈,却是杜美梅。

  “七月,我没想让你认我,他们一家十七年前决定收养你,你的母亲从那一刻起,就只有潘乐红。”杜美梅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有些悲伤,“但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对你的爱是血浓于水的。”

  易七月不想说话,如果真的血浓如水,那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来找她?当她知道她叫了十七年的母亲并非亲生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有多崩溃。

  她跟易言同父异母,但潘乐红的儿子只有易言,就算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但易七月始终是个外人……

  杜美梅知道易七月此时在想什么,

  “你还小,什么也不懂,大人的事情不要再问,以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杜美梅板正身子,俨然一副世俗的语气。

  “你讲话能不能大声一点?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可怜你。”

  杜美梅懵了,她刚才说话,很大声啊,是近乎吼着的。

  易七月拿出怀里的“收养协议”,内容是易言父亲(易仁),潘乐红和杜美梅的收养“条约”。

  “每一项条约!你就像一个商人,把我给卖了!”易七月说完,就捂着脸夺门而出,她的袖口,被泪水浸湿了一片。

  杜美梅捡起掉在地上的“收养协议”……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