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唯独有藕

第五十回

唯独有藕 二阿农 2699 2019-08-26 22:50:04

  小圆也爬了上来,接过单薄娘子手中琉璃珠灯,递给红藕,而后将单薄娘子拉了上来。三人照旧挤在小小的车厢中,因着有了昏黄的灯光而感到有一丝温馨。

  小圆用气声说:“还真的是去挖宝藏呀……”

  单薄娘子也用气声说:“那我们是来陪葬的吗?”

  三人默了默,不出声。

  红藕用手指做了个走的动作。

  小圆点点头,又摇摇头:“伏龙山很多狼。”

  单薄娘子也点点头:“我爹便是被狼咬死的。”

  小圆瞪大了眼睛,对单薄娘子投以同情的目光。单薄娘子羞涩地笑了笑,照旧又垂下头。牛车走得越来越慢,路也越来越颠簸,而长夜漫漫,最终还是过去了。

  红藕倚着车壁,正迷迷糊糊的看见米雁回烤了一只好大的鸭子,端在面前,笑吟吟地问她:“你吃吗?”

  她极快地点点头,旁边忽然挤来一个人,那人娇声说:“雁回哥哥,清清也想吃。”原来是蒋清清,米雁回便说:“好,给清清吃。”蒋清清又说:“清清不想给红藕姐姐吃。”

  米雁回又说:“好,好,不给红藕姐姐吃,全给清清吃。”

  那蒋清清还得寸进尺:“雁回哥哥,你喂我。”

  米雁回笑眯眯的,撕了一块鸭腿伸到蒋清清面前。

  红藕气得肝都痛了:“那是我的!”她喊着,挣扎着,忽地醒了。

  小圆和单薄娘子都惊愕地看着她。

  红藕笑了笑,看着从外头弥漫进来微弱的光说:“天亮了。”

  紧接着便听着外头有人喊:“下车了。”

  伏龙山名不虚传,果然山峦雄壮,绵延不绝,密林耸立,野草丛生,因是雨后,远处白雾袅袅升起,甚为奇观。

  数十辆牛车、马车停靠在一处空旷的地方,车夫皆着黑衣,带着斗笠隐在草丛中。

  荀娘子骑着马过来,后头还畏畏缩缩地跟着好几个人,正是之前和她们待在一起的那几个绣花娘子。

  荀娘子睨着她们:“乖乖在这里,别乱跑。”说完又往别处去了。

  娘子们都身着夏衫,经过一晚的折腾,个个面容憔悴,唇色苍白,发髻散乱,只缩着自己的肩,竟是不敢看向别处。

  红藕打量着四周,也是野草环生,只得她们来时车轮碾出的一条小路。

  不远处传来骚动声,有人在高声说话,因隔得太远,只模糊听到几个字:“乾坤……北……辰时……”

  竟然还真的摆起挖宝藏的架势了。

  那人说完,又是好一阵没有动静。

  此时白雾尽散,露出山峦的本来面目,晨阳初升,喷薄而出,普照着整片神秘的大地。

  那头的人群忽地一阵欢呼,朝北面奔去,红藕也朝北面看去,竟然在一面陡峭的山壁上看到一条巨大的龙,张牙舞爪,似是要腾空而去。

  小圆失声道:“还真的有龙!”

  太匪夷所思了,红藕看着山壁上那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那是守护伏龙山的巨龙神兽啊!”单薄娘子忽然跪下来,对着山壁不断地叩拜着。有几个绣娘看着她,忽地也跪了下来,跟着叩拜着。

  那群人也没空理她们,拿起工具,就在巨龙所在的山壁底下拼命挖了起来。荀娘子这时却催着马儿赶过来,执着马鞭对红藕她们说:“你们,去捡些树枝来生火煮汤。”

  竟不怕她们跑了吗?

  绣娘们纷纷四散开来,小圆自是和红藕一起,两人默不作声拾了些树枝,小圆看看四周,悄声说:“姐姐,下面是悬崖。”

  红藕看了她一眼:“好好拾柴。”即使要逃跑,现在还不是时候。

  很快拾了好些树枝,一个车夫过来用锄头刨了两个大坑,又搬来两只巨大的铁锅,又有两个车夫不知从哪里抬了水来,放进锅中。

  单薄娘子和一个有些胖的娘子烧火,其他人继续去拾树枝。小圆照旧和红藕一起,拾着拾着就叹起气来:“也不晓得我娘怎么样了,若是我遭遇不测,我娘定会很伤心。”说完又问红藕,“姐姐,若是以后你逃出去了,就到城东的落花巷子去,替我看看我娘,可好?”

  红藕埋头拾树枝:“要看你自己看去。”

  小圆向来是个自来熟:“姐姐,你家在哪里?以后若是咱们都逃出去了,小圆就去看你。”

  红藕没有答她。

  “吭吭,吭吭。”

  小圆笑道:“姐姐,你肚子饿了吗?”

  “吭吭,吭吭,吭吭,吭吭。”

  她没饿啊……

  “啊,姐姐,野猪,野猪!”小圆吓得扔下树枝拉着红藕就跑,后头几只野猪露着獠牙紧追不舍。幸好她们走得不远,很快就跑回了空地。其余的绣娘看见了,都吓得大惊失色,纷纷拔腿就跑。

  一头野猪紧追着红藕和小圆不放,小圆一边跑还一边惊叫,山路湿滑,红藕的软底鞋猛然一滑,手一滑,跌在地上。

  横竖都是死,红藕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猛然转身,朝野猪砸过去。她猛然间转身,野猪愣住,停在原地,吭吭直喷热气。

  “姐姐!姐姐!”小圆也赶紧拿了一块石头在手上。

  野猪反应过来,喷着热气,继续直直冲过来。红藕高高举起石头……

  “咻”的一声,数支羽箭破空而来,将野猪吓了一跳,逐而掉头飞奔进了林子。

  “啧啧,真可惜,没了一顿野猪肉。”一个有些阴柔的男声说,红藕远远看去,只见那人穿着长长的黑袍,上头饰着五颜六色的羽毛,在人群中倒是有些显眼。

  小圆扔了石头,凑近她:“姐姐,刚刚好吓人啊!”

  红藕也将石头扔掉,看着小圆说:“以后你逃你的,别管我。”

  小圆只好说:“好。”

  日落日起,霜降霜解。纵然时间再难熬,也还是过去了三天。这几日绣娘们不停地捡树枝,烧水煮汤煮粥,干粮则是那晚启程时荀娘子给的一袋包子。而那些车夫昼夜不停地轮换凿着石壁,渐渐地也凿出了一个可以容纳几人站立的洞。

  小圆来时脸庞圆嘟嘟的,经历了几日脸颊早就瘦了一大圈,她刚刚给那些车夫送粥去,离那洞有些近,她偷偷给红藕描述:“可以进去好几个人了,一眼望进去,黑漆漆的,怪吓人的。”

  红藕用一张宽大的叶子装了点水给她:“嘴唇都裂了。”

  小圆乖巧地喝了水,又偷偷说:“是不是他们凿不到宝藏,我们就能多活一天哪?”

  红藕道:“但愿是吧。”这几日车夫们干劲十足,似乎是不知疲倦地干活。而马车上明显还藏了不少会武的好手,林子里又有野猪出没,着实是很难逃出去。

  小圆的美好愿望并没有维持多久,在第四日日落时,一个车夫挖到了泥土。他们欢呼了一声,紧接着源源不断地将泥土从洞中运出。到了第五日午时,一个车夫挖到了一副人的骸骨。

  本应乘胜追击,继续深挖,然而一个车夫挖着挖着,忽然抽搐起来,呕吐不已,待到了傍晚时分,竟连连有四五个车夫相继抽搐、呕吐起来。

  荀娘子大步过来,往她们煮水的锅中扔了一大把草药,命令道:“熬出来给他们吃。”

  待荀娘子走远,单薄娘子忽地抖着肩说:“这是,这是巨龙神兽的诅咒啊!”

  小圆有些惊惧地靠近红藕:“姐姐。”

  流言渐渐在人群中传散,夜幕沉下来时,有一个车夫发起高热,不断地说着胡话:“皇上万岁,万万岁。是小的错了,小的不该动您的宝藏。”

  荀娘子则命绣娘们整夜不断地熬草药,隔一个时辰就将草药汁灌给那些车夫。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则沉着脸,来来回回地绕着那些车夫走了好多圈。

  夜色沉沉,山风轻轻刮着,其中一辆巨大的马车上,挂着两盏琉璃珠灯,有人掀开帘子,轻轻唤道:“法师。”听声音是个男子。

  红藕看着黑色长袍男子走过去,恭敬地垂下头。

  山风阵阵,送来那男子无比清晰的说话声:“巨龙神兽小怒,便用女子祭祀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